-

雲月一愣,明顯冇反應過來皇後孃娘這話背後的意思。

甄昔皇後則是趁機看向皇上,雙眼發紅的道,“前段時間,太子妃還遭遇危險,當時就在主城,可見這太子妃是皇上欽定的,但主城就是有一些亂臣賊子,打心眼裡不認太子妃的存在。”

愉貴妃眉頭一皺,開口就道,“太子妃到底未曾大婚,難道皇後孃娘打算讓太子妃冇進皇家的大門前,就享受旁人的跪拜大禮麼?”

“主城的百姓輕視太子妃是小,但本宮絕不能任由那些人否定皇上的決定!”甄昔皇後轉頭看向愉貴妃,沉穩的目光透著不可置疑的堅定。

這是隻有皇後纔有的魄力,就連愉貴妃都是被壓迫的心頭一窒。

這一刻,就是連永昌帝都是被震撼到了。

從他坐上這把椅子開始,所有人便是都依賴著他。

漸漸地,永昌帝也習慣了這種感覺。

原本,永昌帝是以這種感覺為豪的,但是現在看著坐在身邊的皇後,他忽然發現,其實被人保護的滋味也是不錯的。

就好像現在,皇後那麼堅定的擁護著他。

這種感覺,讓永昌帝想到了幾十年前。

那個時候,他跟其他的皇子們一起,為了爭取到皇後而勾心鬥角。

其實在一眾的皇子們之中,當時的永昌帝真的不算是出頭的那個,但偏偏皇後就是排除萬難的選擇了他。

永昌帝記得,當時的皇後也是這般堅定的站在他的身邊,與他並肩而立。

愉貴妃瞧著皇上的神色,心頭就是重重一跳。

果然,待永昌帝再次開口時,所有人的心裡都是‘咯噔’了一下,“還是皇後細心,顧忌到了朕不曾顧忌的,對於太子妃大婚一事,太子先前確實太過固執己見,原本朕想從中彌補,奈何天師預言不可輕易試探……”

眾人聽著這話,心都是跟著懸了起來。

尤其是愉貴妃,表麵上風平浪靜,心裡都是已經翻江倒海了。

她就覺得皇上開口絕對冇有好事,但皇上在說話的時候,誰又是敢打斷?

“從今日起,主城上下不得擅自私議太子妃大婚一事,太子妃待遇均按大婚一切後流程,大婚一事暫且延遲,待明年再議!”

永昌帝這一番話,差點冇把大殿內的人都給震耳鳴了。

這是什麼意思?

大婚能延遲,但太子妃已經是太子妃了?

如此說來的話,就算太子妃還冇大婚,但以後他們見了太子妃都要按照流程行禮問安了?

原本,眾人都在等著看範清遙的笑話,也都在等著範清遙的大婚被延遲。

結果現在大婚是延遲了,但是他們卻都笑不出來了。

雲月的臉都是青了,萬萬冇想到自己不過是說錯了一句話而已,就讓皇後孃娘抓到把柄把事情扭轉成這般模樣。

潘雨露看著此情此景,說不嫉妒是假的。

同樣都是皇家的兒媳,也同樣都是受著委屈過來的,就是後宮之中的那些娘娘們,哪個又不是吞嚥著委屈一路走來?

可怎麼範清遙受點委屈就是不行了?

範清遙究竟憑什麼!

甄昔皇後瞧著愉貴妃那咬牙的樣子,心裡就是嗬嗬噠。

果然是,愉貴妃就是愉貴妃,歲數見長,反應卻仍舊迅速,隻是可惜雲月卻冇有這份靈活的心思,要怪就怪自己生出的女兒是個蠢貨吧。

範清遙靜默地坐在席位上,任由周圍風雲暗湧,她卻始終悄悄觀察著皇上。

幾日不見,皇上的氣色明顯要比上次她進宮時還要好上些許,除了神態仍舊如同一個年過半百的人之外,身上哪裡還有一點年邁的痕跡?

這樣的變化對於其他人來說,或許並冇有什麼稀奇的,但是對於範清遙這種懂得醫術的人來說,卻是非比尋常。

生老病死,是一種不可抗拒的規律,這是每個人都必須要經曆的。

隨著年紀的增長,不但是皮膚會隨之老化,神態會自然萎靡,就連體內的各個器官也會開始跟著衰竭枯萎。

但是現在的皇上,明顯就是在背道而馳!

範清遙再是想著剛剛那所謂天師的話,眉頭就是皺得更緊了。

她若是冇記錯,上一世的宮裡麵可是從來都冇有這號人物。

隻是如今皇上猜忌頗深,皇後孃娘又為她請來瞭如此榮譽,皇上暫時反應不過來是有的,但不代表會一直想不明白,為了避嫌,範清遙隻能暫且壓下心裡的狐疑,等著有機會再進宮詢問皇後孃娘。

伴隨著皇上對範清遙身份的肯定,這頓飯眾人可謂是吃的五味雜陳。

開心的那是真開心,就好比和碩郡王夫婦,韓靖宸,閻涵柏以及大皇子妃,還有那些暗中站在太子身後的大臣們,從他們的角度上看,太子妃有了名正言順的身份,也是皇上對太子的一種認可和肯定。

但鬨心的人也是真的鬨心,就比如三皇子一黨,雲月,包括百裡榮澤……

百裡榮澤做夢都是想不到,事情會被扭轉成如此麵目全非的模樣,如此就算是範清遙再不大婚又如何,反正在所有人的眼裡,她已經是名副其實的太子妃了。

以範清遙的智商,隻要自己不主動作死,隻要百裡鳳鳴命足夠硬,能繼續活下去,那麼無論是誰,都無法將範清遙從太子妃的位置上給薅下來。

愉貴妃是真的有些坐不住了,麵前的筷子連動都是冇動一下。

可就算再是不想承認又如何呢?

皇上既是已經開了口,就不會輕易的收回自己說過的話。

兩個時辰後,宴席結束,眾人終於能夠光明正大的逃離這場揪心的宴席了。

隻是在出門的時候,哪怕三皇子一黨再是窩心,在看見範清遙時,都是要恭恭敬敬地行禮問安,誰不是要說上一句,太子妃金安?

這個年,真的是想想都糟心!

和碩郡王纔是不管其他人是要死還是要活,當天晚上回到了府邸後,便是派人將訊息給傳了出去。

等到第二天一早,訊息直接傳遍了主城的每一個大街小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香嫡女不下嫁,醫香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醫香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