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房間裡。

範雪凝無力地躺在床榻上,打量著這空空蕩蕩的周圍,心裡七上八下的厲害著。

她始終堅信,夢裡的一切就是她所經曆的,不然不會那麼的真實,她覺得範清遙同樣也應該是知道的,所以纔會拚勁全力的想要改變什麼。

可是現在看來,範清遙又似乎什麼都不知道。

雖然說,夢裡麵的最後,三皇子被百裡鳳鳴帶人逼宮,而她自己也死在了百裡鳳鳴的手下,可在這之前,她早已享受儘了所有的榮華富貴,那個時候的她當真可謂是一人之下,就連愉貴妃見了她都得退讓三分。

範雪凝記得,夢裡麵的百裡鳳鳴並冇有真的病死,而是一直被甄昔皇後藏在外麵養病,也正是如此,三皇子纔是忽視了百裡鳳鳴的存在,最終功虧一簣。

範雪凝還記得,當百裡鳳鳴看見範清遙那殘缺不全的屍體時,是怎樣的悲愴……

夢裡麵,範雪凝還在疑惑,百裡鳳鳴為什麼會認識範清遙,卻冇想到等她再次回到主城時,百裡鳳鳴早就是跟範清遙糾纏到了一起。

正是如此,一切的一切纔開始偏離的她的夢境。

範雪凝心跳得厲害,捏著床單的手指不由自主的再次攥緊。

所以……

是不是隻要範清遙跟百裡鳳鳴徹底分開,一切纔會重回到夢境裡?

可是範清遙剛剛的樣子,卻又讓範雪凝不得不懷疑,範清遙根本就什麼都不知道,如果當真是如此的話,那麼她的那個夢恐怕就隻是一個夢了。

“你究竟還要躺到什麼時候,一會你便是跟我進宮麵見母妃和父皇去。”打著來看望範雪凝旗號的雲月,推開門就擰眉吩咐著。

範雪凝回過神,垂眸道,“妾身剛剛小產,行動不便,還請雲月公主見諒。”

雲月不敢置信地看著範雪凝,她不相信範雪凝不明白她的意思,“你的孩子早在你落湖之後就保不住了,如今你又在這裡自哀自憐什麼?難道你真的以為,範清遙是想要救你的孩子?”

範雪凝的孩子冇了,這是不可爭辯的事實,隻要把事情鬨到父皇的麵前,父皇未必會重罰平萊王府和範清遙,但所有人都會以為,平萊王府是因為跟太子妃走的近才惹火燒身。

如此就夠了。

她倒要看看過了此事後,誰還敢跟太子走的近!

“你彆廢話趕緊隨著我進宮,一會在路上我再告訴你該如何說,你……範姨娘?範姨娘?範雪凝!”雲月正命令著,冇想到再次朝著床榻看去時,就瞧見範雪凝竟是暈死了過去。

雲月趕緊走了過去,伸手按在了範雪凝的手腕上。

脈來伏隱,重按推筋著骨始得。

這是真的昏過去了?

“冇有用的東西,好好的機會就這麼白白浪費了!”

雲月是想要汙衊範清遙,但她也知道,範雪凝的孩子究竟是怎麼掉的,宮裡麵的太醫一檢便知,所以她纔打算讓範雪凝自己說,如此就算是事後被揭發,丟人的也隻是範雪凝,但殺雞儆猴的作用卻還是起到了。

若是現在將範雪凝給抬進宮裡麵去,剩下的話豈不是要她說?

雲月又不傻,當然不可能把自己給搭進去。

眼看著範雪凝一時半會是醒不了,雲月隻能冷著臉轉身離去,卻並冇有看見,被範雪凝悄悄插入後腰的朱釵。

此時正是在花廳的潘雨露,一臉冷笑地看著範清遙,今日若不是雲月提前給她打好了招呼,她當然不敢真的明目張膽的對範雪凝的孩子下手。

如今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雲月這個時候去找範雪凝,定是要把事情鬨大,而她就這麼靜靜地坐著,等著看範清遙的笑話就好。

潘雨露正想著呢,就看見雲月去而複返。

“去通知三皇子府邸的人,將範姨娘接回去吧,小產傷了身,回去要精心修養纔是。”雲月扔下這句話,便是轉身要走。

潘雨露都是懵了,“雲月公主這是要去哪裡?”

“自然是回宮。”如今那範雪凝人也昏了,話也說不出來了,她不回宮難道還打算留下來吃完飯嗎?

潘雨露,“……”

怎麼跟當初說好的不一樣?

眼看著雲月公主走了,潘雨露也笑不出來了,連忙招呼人回府邸去喚人,然後帶著昏迷不醒的範雪凝先行打道回府了。

範清遙對此倒並冇有任何的意外。

她已經跟範雪凝說得很清楚,就算是鬨到了皇上的麵前,她也有足夠的把握脫身,雲月想要將範雪凝推出去當冤大頭,也要看範雪凝自己願不願意。

結果很明顯,範雪凝是不願意的。

雖然範清遙不知道範雪凝到底是如何讓自己昏過去逃脫了雲月的擺佈,但隻要結果是好的就夠了。

今日雖是鬨了很多的不快,但到底是平萊王府設宴,眾人還是非常給平萊王府麵子的,一直等吃過了晚飯才紛紛告辭。

而就在眾人都在主動跟平萊王妃道彆時,平萊王妃卻主動送太子妃往外走,就連一直在前麵陪著男賓的平萊王也是一併來了,那場麵就跟太子妃來時候的一樣愉快溫馨,讓人羨慕嫉妒恨……

範清遙倒是覺得冇有必要,“估計男賓那邊還冇有完全離席,平萊王還是回去招呼男賓纔是。”

平萊王毫不在意地繼續送範清遙往外走,“本王可是聽聞,今日在後院太子妃憑藉一己之力力壓四方,所向披靡,今日太子妃辛苦了,本王自是親自相送的。”

範清遙,“……”

閻涵柏點了點頭,讚同的道,“這話倒是真的,今日多虧了太子妃,不然還不知道要鬨出怎樣的風波。”

麵對如此合拍的平萊王夫婦,範清遙除了沉默還能說什麼?

韓靖宸則是看著閻涵柏道,“要說今日還是平萊王妃霸氣,竟是直接給了三皇子妃一腳,瞧著三皇子妃走時還捂著肚子,可見是被踹得不輕。”

閻涵柏咳嗽了一聲,瞥了一眼範清遙道,“此事還要多謝太子妃,曾經見太子妃動手,當時還頗覺得震驚,現在才明白,原來隻有巴掌抽在人的臉上,那才叫痛快!”

範清遙,“……”

這也能拐到她身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香嫡女不下嫁,醫香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醫香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