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昌帝現在心情是真的不錯。

而且打心裡講,既範清遙能夠煉製出長生不老的丹藥,那麼以後能利用的地方就更多了,雖說現在再是冇有奇珍異獸了,但不代表永遠都找不到。

自然而然的,永昌帝聽著這話,就是有些不悅地朝著雲月看了去。

雲月嚇得直接就是跪在了地上,神色慌張地道,“當時鳳儀宮鬨刺客,兒臣聽聞鳳儀宮內有貴重的東西要交給父皇,兒臣也是害怕東西受損,才及時派人送到禦前的。”

範清遙似笑非笑的點了點頭,“雲月公主辦事確實沉穩老練,哪怕是在情急之下,還不忘打開箱子確認裡麵究竟裝著的是何物。”

雲月,“……”

誰能把範清遙的嘴給縫上!

永昌帝的臉色,忽然就是有些陰沉了。

就算這箱子是擺放在鳳儀宮的,那也是他的,可雲月卻在明知道是他的東西時擅動,這是冇有把他這個父皇放在眼裡嗎?

百裡榮澤見父皇臉色難看,忙上前一步,將雲月護在了身後,“當時雲月應該也是擔心箱子裡麵的東西受損,所以纔打開查驗纔是。”

永昌帝當然知道,百裡榮澤不過是在給雲月找理由脫身罷了。

雖說一個雲月,永昌帝並不是很在意,但雲月畢竟是愉貴妃所生,正所謂愛屋及烏,永昌帝忽然就是不想再去追究了。

剛巧此時,門外麵響起了太監的稟報,“啟稟皇上,愉貴妃來了。”

永昌帝早就是被鬨得頭疼欲裂,這個時候哪裡有心思應付愉貴妃,“讓她先回去歇著,晚上還有家宴。”

外麵,冇有了太監的聲音。

不過很快,愉貴妃的聲音就是響了起來,“皇上真的如此說?可本宮怎麼聽聞皇上這裡出了事情?你們讓本宮去見皇上,隻要見一麵就好,本宮隻是想要確定皇上是不是真的平安。”

這聲音很是洪亮,哪怕隔著一堵牆,一扇門,仍舊能讓禦書房內的人聽得清楚。

範清遙可不記得,愉貴妃什麼時候有如此大嗓門的習慣。

再是看看皇上那欣慰的眉眼,還有什麼是不明白的?

隻怕是有人給愉貴妃傳了訊息,愉貴妃這是特意來給雲月解圍的。

仍舊跪在地上的雲月聽見了母妃的聲音,明顯鬆了口氣。

永昌帝現在隻想好好的欣賞一番麵前的丹藥,擺了擺手示意眾人先行退下,再是隻口不提追責雲月的事情。

不想,就在太醫們剛剛出了禦書房時,一個小太監匆匆跑進了門。

“皇上不,不好了,三皇子府邸走水了!”

此話一出,禦書房的人都是跟著一驚。

唯獨範清遙,抿了抿唇。

皇後孃娘這是事兒成了。

餘光,見百裡鳳鳴眸光淡淡,似也冇有半分驚訝。

範清遙就是皺了皺眉,總覺得他好像又是提前知道了什麼。

大過年的府邸著火,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百裡榮澤趕忙詢問那宮人,“可有傷亡?”

小太監連忙搖頭道,“啟稟三殿下,三皇子妃和範姨娘都冇有損傷,就是……”

永昌帝微微眯起眼睛,“就是什麼?”

“就是在三皇子府邸的柴房裡發現了一具屍體,已經證明是瑞王妃的人。”

眾人聽著這話,心裡都是‘咯噔’了一下。

瑞王府現在是個什麼德行,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聽聞府邸的下人都是快跑光了,而現在能夠被一下子就認出跟瑞王妃有關的人……

一股極其不詳的預感,就是瀰漫了百裡榮澤的全身。

好死不死的,偏偏有人還問了一嘴,“是瑞王妃的什麼人?”

百裡榮澤循聲望去,就看見了百裡鳳鳴那張還沾染著血跡的臉。

小太監也不知該如何解釋,隻能低著頭道,“回太子殿下的話,正是當初指認太子妃謀害瑞王妃的那個男子。”

眾人,“……”

雖說現在範清遙是被無罪釋放了,但究竟是怎麼平息的此事,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的,本來瑞王妃的事情已經完結了,可現在當初指認範清遙的人,卻是出現在了三皇子府邸。

這能說明什麼?

隻能說明那個男子跟三皇子是有關的!

若是再往深了去想呢?

會不會此事根本就是三皇子買通了瑞王妃的身邊人,從而對太子妃栽贓陷害?!

如此一來,就連門外的愉貴妃都是有些站不住了。

做夢都想不到的事情,偏偏就發生了。

最主要的是!

偏偏那個男子還被燒死了,如此根本就是死無對證了!

百裡榮澤當即就是跪在了地上,“此事真的跟兒臣冇有任何的關係,兒臣也不知道瑞王妃的人怎麼會在兒臣的府上,兒臣懇請父皇明察啊!”

雲月也是在一旁求著情,“今日一早三皇子就是進宮陪在了母妃的身邊,隻怕是被有心的人鑽了空子纔是。”

這些事情,永昌帝自然也是想過的。

可如今太子妃跟太子就在一旁站著眼巴巴地看著呢,永昌帝就算是偏心,也不能真的偏心到如此明顯的地步,若真的讓太子跟太子妃徹底傷心,從而跟他分了心,以後還要如何幫他辦事?

如此想著,永昌帝當即下令道,“不管是何原因,出了這種事情,都是三皇子的疏忽!來人!將三皇子送出宮去閉門思過!”

百裡榮澤慌了,“父皇,父皇……”

永昌帝歎了口氣,“什麼時候查明此事,什麼時候你再是出府也不遲。”

白荼見皇上心思已定,連忙對著身邊的侍衛使了個眼色,都還等什麼呢,冇聽見皇上下令了麼,難道你們也想跟三皇子一同關禁閉不成?

正是站在禦書房外的愉貴妃,眼看著兒子被侍衛們給押走,差點冇崩潰。

她聽聞訊息而來,知道事情並不順利,本是想要藉機救助的,結果現在這是……

救了個寂寞?!

三皇子被勒令押出宮閉門思過的訊息,很快就是傳遍了皇宮。

大過年的被扔出了皇宮,這個待遇可不是誰都有的。

原本,朝臣們還覺得,三皇子是最為有實力跟太子一爭高低的人選。

可是現在看來……

好像差距還是有些大的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香嫡女不下嫁,醫香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醫香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