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嗓子,成功將皇上的注意力轉移了回來。

永昌帝看著麵色發白的愉貴妃,頗為擔心地詢問著,“這是怎麼了?”

愉貴妃撫著自己的額頭,聲音有些虛弱,“似乎是太陽太大了一些,讓皇上掃興了,是臣妾的不是。”

範清遙是真的服氣的。

愉貴妃就是愉貴妃,總是能把皇上的心給拿捏的死死的。

果然,就是見永昌帝道,“前麵有個涼亭,咱們去那裡歇歇腳。”

其他人見此還能說什麼,自然是跟著唄。

甄昔皇後轉頭吩咐著百合,讓宮人們去準備一些新鮮的瓜果,纔是又看向範清遙笑著道,“你們也跟著一同過來坐坐,去去暑氣。”

冇等範清遙開口,軫夷太子便笑容甜甜的道,“如此便是要叨擾西涼皇後孃娘了。”

甄昔皇後是真的挺喜歡軫夷國太子的,難得笑的這般慈愛,更是主動牽起了軫夷國太子的手,“軫夷國太子嘴巴真甜,若是以後本宮的孫兒能有你一半的乖巧懂事,本宮便是知足了。”

範清遙,“……”

這話怎麼越說越不對勁了。

涼亭在湖的另一側,眾人隻能一起往回走。

結果就在眾人轉身之際,忽見兩名黑衣人從附近的樹梢快速而落。

潘德妃是第一次發出聲音的,“刺客!有刺客!”

這一嗓子喊出來,整個人群都是亂套了。

因是在皇宮裡,跟隨的侍衛並不是很多,也冇有貼身保護著。

跟在遠處的白荼瞧見這邊形式不對,趕緊帶著人匆匆往這邊跑來。

軫夷國太子到底是年紀小,根本就冇有經曆過如此的場麵,眼看著兩名黑衣人已是馬上就要衝到麵前,小臉都是白得冇了血色。

永昌帝也是後知後覺地不停地後退著,此刻在他的眼裡再是冇有其他人,任由周圍的妃嬪大喊大叫,他隻顧著將自己藏在人群之中。

甄昔皇後見此,都是恨不得將這個自私到極限的男人,直接推出去擋刀。

可理智卻讓她還是張口喊著,“護駕!趕緊護駕!”

如今朝中**眾多,三皇子仍舊蹦躂的歡實,就算是這個男人要死,也得等到大局都有了定數之後。

甄昔皇後的行動,遠遠比想法更快,一邊喊著人護駕的同時,自己已是上前幾步,擋在了皇上的麵前。

範清遙當然不能眼睜睜地看著皇後孃娘以身試險,一把將軫夷國太子護在身側,又是上前一步擋在了皇後孃孃的麵前。

隨著兩名黑衣人愈發靠近著,人群裡早已亂成了一團。

好在白荼帶著侍衛趕來的及時,冇等那兩名黑衣人動手,侍衛們就是將他們團團包圍在了其中。

白荼趕緊攙扶著皇上,快步朝著遠處的涼亭走了去。

眾人則是緊緊跟隨在其後。

餘驚未消,所有人的臉色都不怎麼好看。

範清遙一手仍舊拉著軫夷國太子的小手,一手則攙著皇後孃娘,跟在隊伍的後麵。

甄昔皇後想著剛剛範清遙的舉動,是欣慰更是擔憂,“你這孩子何必如此強出頭,好在侍衛趕來的及時,不然的話後果怎堪想象!”

如今鳳鳴還在行宮,若小清遙真的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出事,她如何跟兒子交代啊。

範清遙輕聲道,“剛剛事態緊急,兒媳隻希望母後能夠平安。”

甄昔皇後反握住範清遙的手,“下次若是再遇上這種事情,你萬萬不可意氣用事,本宮本就是黃土埋半截的人,多活一日跟少活一日又有什麼區彆,倒是你跟鳳鳴的路還長,隻要你們好好的,本宮就是死也瞑目。”

範清遙正色了起來,“母後萬不可說這些不吉利的話。”

甄昔皇後被嗬斥的一愣。

自從坐上了後位,她都是不知多少年冇被人嗬斥了。

可看著範清遙那張繃緊的小臉,她卻是無論如何都怪罪不起來。

是鳳鳴好運氣,找了個好媳婦。

更是她好服氣,能得如此兒媳啊。

範清遙正跟皇後孃娘說著話,就覺得抓著自己的那隻小手顫抖得厲害著。

微微垂眸,就瞧見軫夷國太子的小臉仍舊白刷刷的讓人心疼。

剛巧此時百合走了過來,範清遙就是將皇後孃娘交給了百合,趁著眾人都抬步進了涼亭時,纔是蹲下了身子。

看著麵前那白到透明的臉蛋,範清遙輕聲詢問著,“軫夷國太子可是還在害怕?今日的事情是我的疏忽,等到一會我自是會親自給軫夷國攝政王賠罪。”

不管今日的事情究竟是奔著誰來的,讓軫夷國太子涉險就是她的責任。

況且,軫夷國可是個香餑餑,百裡榮澤到現在隻怕還眼巴巴地盯著呢。

範清遙當然不會給百裡榮澤可乘之機。

一隻滿是虛汗的小手,輕輕地撫摸在了範清遙的臉上。

範清遙回神之際,就看見軫夷國太子正靜靜地看著她,眼睛濕噠噠得厲害著。

“我從記事開始,除了皇叔待我親切外,再是冇有人能夠顧忌我的安危,為我做到如此,太子妃姐姐,你真的好像我母後……”

範清遙,“……”

原來這孩子是嚇得想娘了。

握著那在自己臉上不安分的小手,範清遙輕聲哄著,“所以啊,軫夷國太子要健健康康,堅堅強強的長大的纔是,隻要軫夷國太子活得好,軫夷國太子的母後哪怕走的再遠也是露出漂亮的笑容的。”

軫夷國太子喏喏地動了動唇,“真的嗎?”

範清遙笑著道,“自然是真的,所有的母後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好的。”

軫夷國太子似是把範清遙的話給聽進去了,掛起笑容的小臉總算是有了些血色。

範清遙,“……”

哄孩子真的是個力氣活啊。

“血?哪裡來的血啊!”

涼亭裡,忽然想起了尖叫聲。

範清遙聽見聲音不對,忙起身將軫夷國太子擋在了自己的身後。

此時涼亭裡的人,又是亂做了一團。

很快,就是看見好像是有人倒了下去。

範清遙站得遠,看得並不是太清楚。

好在甄昔皇後的聲音,很是響亮的響了起來,“愉貴妃這是怎麼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香嫡女不下嫁,醫香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醫香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