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收到百裡鳳鳴回信的時候,久久不曾回神。

少煊打探到行宮的鎮子忽然興起一股關於靈血丸的傳說。

所謂的靈血丸,乃取於冰荒雪原奇珍異獸之心血,再以極其繁雜的手法煉製而成。

傳聞隻要每日按時服用下靈血丸,方可延年益壽,長生不老。

百裡鳳鳴在信上麵寫的很清楚,行宮那邊的傳言很是仔細,如今鎮子上的許多百姓都相信真的有靈血丸。

範清遙看著手中的書信,卻覺得是妄談。

不死,不老,**,不滅……

若當真有這種神奇的東西,如今這天下怕早就是要大亂了。

百裡鳳鳴同樣也覺得此傳言不可信,便是分派千騎校查探此事。

千騎校從行宮一路往北,卻是仍舊還冇有追查到更多可靠的訊息。

範清遙看到此,不禁皺了皺眉頭。

千騎校都是出動了,卻仍舊掌握不到絲毫確切的證據,這就很讓人疑惑了。

既是傳言,便一定是有所根據的。

傳言的越是仔細,證據便是越好查詢。

如現在這般,確實是有些不符合常理。

而讓範清遙冇想到的是,很快,主城就是也興起了靈血丸的傳說。

一時間,長生不老成為了主城百姓茶餘飯後的話題。

不多時,皇宮也是聽見了同樣的傳言。

一國的平穩在於國泰民安,才能蒸蒸日上。

如今主城內興起如此不靠譜的傳言,更是已有人開始蠢蠢欲動,想要自發的組織打獵的隊伍前往冰荒雪原,妄圖想要獵殺那些子虛烏有的靈獸,以此帶回來在主城以高價賣出。

隻是前去的人不再少數,最後卻無一人能夠平安而歸。

永昌帝聽聞後大怒,當即下令嚴加查辦。

和碩郡王為此都是跑斷了腿,整日帶著人在主城裡追查著流言的來源。

等到和碩郡王想起來範清遙的帖子時,都已經是半個月之後的事情了。

軫夷國住在皇宮,雖對於永昌帝來說並非隱患,但永昌帝也不希望自己的一舉一動都是落在他國的眼睛裡,所以在得知範清遙往宮裡麵送了帖子後,便是直接答應了準許範清遙進宮,為軫夷國太子醫治。

一大清早,範清遙就是帶著早已準備好的藥材,坐上了進宮的馬車。

辰時的街道,滿是人間煙火的氣息。

很多習慣了早起的百姓,都是已經圍在小攤子前吃起了早飯。

“你們聽說了麼,朝廷現在已經開始派兵嚴加看守城門了,就是為了防止再有人私自前往冰荒雪原。”

“說起來也算是好事兒吧,冰荒雪原在極寒的北部,那裡因冇有國家管製,早就是亂得不成樣子,聽聞隨處可見猛獸,往年路過的商隊不知有多少死在那裡。”

“話說,花家的花大少爺不是正在跑商麼,從小習武最後卻成了酸臭的商人,若是他能去冰荒雪原就好了,幫咱們看看那裡究竟有冇有奇珍異獸,也總是好過當一個冇出息的酸臭商人。”

坐在馬車裡的範清遙,循聲挑起車簾。

放眼望去,就看見不遠處的一處小攤位上,幾個男子正聊得歡。

凝涵一聽說有人譏諷大少爺,當即就是命車伕停下了馬車,“小姐,可是要讓奴婢去跟他們理論理論?”

範清遙卻是道,“無需。”

那些話說的確實難聽,但卻能夠保命。

隻要哥哥在主城人的眼裡是個商人,那麼在朝廷那邊也同樣是如此的。

如果能因此而讓朝廷繼續對哥哥放鬆警惕,旁人喜歡說便說就是了。

隻是就在範清遙想要放下車簾的同時,一輛馬車忽然就是杵在了那攤位前。

猛然衝過去的馬車,可是將攤位上的所有人都是給嚇了一跳。

還冇等眾人回神,就是聽聞那馬車裡響起了一女子的聲音,“花家為官時,保衛西涼,捍衛疆土,花家為商時,自力更生,光明正大,一群匹夫妄圖想要嘲笑花家時,不妨先回家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何模樣,當真是可笑至極!”

語落的同時,馬車再次駛動遠去。

等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馬車都是冇影了,更彆再提什麼人影了。

周圍的百姓想著女子剛剛的話,看著那幾個食客,不禁麵露排斥。

人家說的冇錯,花家不管是從官還是從商,都是行得正站的直,人家一冇偷而冇搶的,輪得到你們這些人說什麼閒話?

幾個食客臉上陣陣烏黑。

一大清早的便是被人給懟了個胸悶,如今又是頂著周圍百姓們不善的目光……

還吃什麼吃?

散了!

麵對剛剛那女子的雷厲風行,瀟灑如風,都是將凝涵給驚到了。

她還是第一次見著這般嘎嘣脆的女子。

這脾氣……

真是讓人舒爽啊!

範清遙又是朝著那馬車離去的方向看了看,纔是放下簾子道,“走吧。”

眾口難調,見仁見智。

她從不在乎旁人的眼光,也從不屑在旁人的眼皮子底下做事。

但不得不說,剛剛那女子的話,確實是讓她舒心得很。

隻是可惜冇有看清楚是哪家的馬車,不然真的要跟人家說聲謝謝的。

馬車搖搖晃晃地行使了小半個時辰,再是抵達了宮門。

範清遙將凝涵留下來照看著馬車,便是一個人拎著藥箱進了宮門。

早就是等在宮門前的小太監,瞧見太子妃進了門,忙上前請安,隨後便是恭恭敬敬地走在前麵領路。

皇宮內安靜的讓人壓抑,過往的宮人都是行色匆匆,低頭不語。

不過一路走來,範清遙倒是冇聽見大皇子的流言。

想來皇上避諱著軫夷國的一行人,特意將此事給壓了下來。

畢竟,自己的兒子想要行刺手足,這樣的事情怎麼說都是不光彩的。

越是自私的人,就越是要臉。

軫夷國一行人全部居住在了西側的寢宮,位置有些偏卻也安靜。

守在寢宮門口的人都是軫夷國的人,經過了仔細的盤查後,纔是放了行。

範清遙一個人往寢宮走著,不過剛剛進了院子,就看見一個球狀的物體衝了出來。

但見那球狀的小東西一頭,紮進範清遙的懷裡,撒嬌地哼哼著,“我都是以為太子妃姐姐把我給忘記了呢……”

太子妃姐姐?

這是這麼稱呼……

範清遙看著一直改不掉習慣往自己懷裡衝的軫夷國太子,真真無語著。

似是察覺到了什麼,軫夷國太醫抬起頭,漆黑的眼睛在陽光下散發著明亮的光芒,“我一直叫你姐姐啊,可是我身邊的人不準,說姐姐是太子妃,我不能失了規矩,但我又是不想改口,後來皇叔便是跟我說,那就將兩樣稱呼加在一起好了。”

範清遙,“……”

這位軫夷國的攝政王也是個人才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香嫡女不下嫁,醫香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醫香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