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出了明月院冇有馬上跟著何嬤嬤走,反倒是把何嬤嬤給帶走了。

何嬤嬤“……”

總感覺好像哪裡不大對似的。

範清遙直接來到了花家的庫房,就著現有的藥材挑挑揀揀了一通,這才又來到了廚房,趁著燒水的功夫親自沏了一盞茶,又是將挑選好的藥材磨碎成末,這才轉身交給了何嬤嬤。

“勞煩何嬤嬤先將這盞茶送去愉貴妃那邊,就說我在給孃親煎藥,以茶賠罪,還望愉貴妃莫要怪罪。”

何嬤嬤隻覺得自己這雙端著茶水的手都在哆嗦,“清遙小姐,哪裡有讓貴妃娘娘等的道理?”

範清遙很是篤定,“何嬤嬤放心去就是,貴妃娘娘會等的。”

不管在宮裡如何的,到了宮外總是要給自己留個好名聲的。

她與愉貴妃婆媳二人相處了一世,自是清楚愉貴妃是個怎樣的人。

何嬤嬤見此,也隻得點了點頭,“那清瑤小姐可是要快著點。”

範清遙看著何嬤嬤匆匆離去的背影,依舊是冷靜的很。

許嬤嬤進宮就算最快見到皇後孃娘將事情說明,也是需要一段時間的,而她當先要做的就是拖延時間。

愉貴妃此番前來必定是有十足的把握逼她和孃親回到範府,既如此自不屑多等片刻纔是。

當然,滿心勝券的愉貴妃並不知道,那杯加了料的茶,足以讓她忘記時間的長短。

也就是說,她還有一個時辰的時間。

範清遙下意識地攥緊雙手,隻希望許嬤嬤快點,再快點。

許嬤嬤一路急三火四地來到了皇宮,正想著去跟宮門口的侍衛探探話,就看見一個眉清目秀地小太監匆匆跑了過來。

“您可是花家清瑤小姐身邊的人?”

“您是……?”

“奴才廉喜,是太子殿下shen邊的人。”

許嬤嬤懵,“……”

廉喜則是壓低聲音又道,“嬤嬤無需緊張,太子殿下知道愉貴妃出了宮,已經去麵見皇上了請求皇上出宮前往花家了。”

許嬤嬤不懵了,聽了這話險些冇激動的哭出來。

雖然她不知道太子殿下怎麼願意幫著她家小小姐,但既然太子殿下都是出馬了,她隻需等在這裡就好了。

此時,禦書房裡,不但有永昌帝,還有三皇子百裡榮澤。

前去護國寺祈福的皇子們平安而歸,所有的皇子前來請安,永昌帝卻獨獨留下了三皇子,可見對其的重視和喜愛。

百裡鳳鳴在看見百裡榮澤的時候,並不驚訝,恭敬地給永昌帝請了安。

永昌帝看著忽然前來的太子,疑惑道,“有事?”

百裡鳳鳴輕聲道,“兒臣聽聞剛剛戶部尚書又來覲見,特來為父皇分憂。”

永昌帝有一種被兒子戳了心窩子的感覺。

江都戰事吃緊,戶部年初大部分征收的稅銀都是搭了進去。

奈何江都是持久戰,無論糧草還是兵馬細算下來都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戶部尚書一向是個出了名的鐵公雞,如今自不能眼睜睜地看著白花花的銀子都流去江都,所以很明顯剛剛是來給他哭窮了。

“你且說說看。”永昌帝收回思緒,強迫自己不去想戶部尚書那張死了老孃一樣的臉。

“兒臣聽聞,此番花將軍帶兵出征,花家長外小姐範清遙足足往軍營裡投入軍餉三百萬餘兩,而這些銀子並非是多年積攢,均是一個月賣木炭所賺的銀子。”

“朕讓她奉旨賣炭,她知道感恩也是應當的。”

“花家一向重女輕男,若是花家長外小姐繼承家業,以後投入到軍中的軍餉隻怕遠遠會超過現在的數字。”

“話雖冇錯,但花家嫡女卻已嫁給範侍郎,因不是上門女婿,花家長外小姐隻怕難以繼承花家家業。”

永昌帝確實覺得可惜,若當真有人能一直支援軍餉,戶部尚書也就不用跟他哭窮,他的耳根子也就能清淨清淨了。

百裡鳳鳴卻不緊不慢地道,“正常不能,但若和離,花家長外小姐自名正言順。”

永昌帝,“……”

因為自己的軍餉就攛掇人家夫妻和離……

這是人乾的事兒?

百裡榮澤皺著眉,他怎麼都冇想到一回宮就聽見了範清遙的名字。

想到這些日子自己每日被煤煙燻到流淚的日子,他這心裡就堵得厲害。

“此番雪災之際,所有人都是受到了花家長外小姐的饋贈,既太子也說花家長外小姐還填了軍餉,如此大仁大義之女子,太子怎好看著昔日的恩人父母分離?”百裡榮澤看向百裡鳳鳴。

從小他們便是冇有合過,隻要是百裡鳳鳴的東西,他都會搶一搶。

彆說是現在他與他唱反調,就是日後那把椅子他也要跟他爭一爭。

百裡鳳鳴施施然地掃了百裡榮澤一眼,“報恩者,其為授恩本與,三皇兄一直在護國寺為父皇祈福,不知花家長外小姐的所需所求也是情理之中。”

言外之意,連人家想要什麼都不瞭解,還是閉嘴吧你。

百裡榮澤被懟得臉色發黑,想要再與爭辯,百裡鳳鳴卻根本不再與他對視。

永昌帝聽著這話,倒是醍醐灌頂。

那日在大殿之中的情形還記憶猶新,那孩子雖小卻是個極其有主見的人,對待一直對其不管不顧的範家也是冷漠異常。

與此同時,門外響起了宮人來報,“啟稟皇上,守門的侍衛報,半個時辰前愉貴妃獨自出宮,所報之處乃是花家。”

永昌帝不淡定了。

他知道最近風言風語傳的厲害,說是範丞相想要認回範清遙母女。

同樣的,他也一直都是知道範丞相私下跟三皇子走動的近。

若當真按太子所說,此番愉貴妃出宮隻怕是要順從範丞相的意,強迫範清遙母女回範府纔是。

本來,永昌帝不屑管家務事,但現在不同了,這可是關係著未來軍餉的大事。

正所謂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想要讓以後範清遙乖乖填充軍餉,這個時候的他自是要去幫她撐個腰的。

“白荼,準備馬車,朕要出宮一趟。”永昌帝說話的時候,人已經朝著禦書房外走了去。

百裡榮澤想著剛剛宮人的傳報,心急地想趕緊出宮去給母妃報信。

今日百裡鳳鳴在禦書房來這麼一出,根本就是擺明瞭想要幫範清遙逃離範府的掌控,虧得他還能跟父皇說的如此深明大義。

當真是陰險狡詐的一批!

百裡鳳鳴則是忽然就走到了他的前麵,“母後已知道三皇兄回宮正惦念三皇兄安康,眼下已在鳳儀宮等著三皇兄請安了。”

百裡榮澤氣的都是咬牙切齒了,“你故意的!”

父皇出宮去找母妃,偏巧個時候皇後孃娘等著他請安。

怎麼就這麼巧了?

百裡鳳鳴淡然而笑,不說是也不說不是。

至於究竟是不是,你自己慢慢猜就是。

百裡榮澤雖是愉貴妃所生,卻也不敢公然忤逆的皇後孃娘,所以眼下就是再不甘心,隻能黑著一張臉轉身離去。

另一邊一直在花家廚房站了足足一個時辰的範清遙,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

深呼吸一口氣,邁步朝著正廳走了去。

一彆兩世,她也是時候會會這位曾經的婆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香嫡女不下嫁,醫香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醫香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