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臟兮兮的看台上,蜷縮著一個瘦弱的少年,一聲不吭地任由人牙子打罵著。

他本俊朗的麵龐一片血汙,唯獨那雙眼睛閃爍著桀驁的光。

許嬤嬤看得都是要心臟病發了。

“小小姐啊,咱們賣個像樣的奴纔不好嗎?何必……”她是真怕這樣的人,保不準哪天把她家的寶貝小小姐給吃嘍。

範清遙目光堅定,仍舊指著他,“嬤嬤,我就要他。”

許嬤嬤見自家小小姐這主意是定了,隻得歎口氣跟人牙子去問價。

範清遙趁機朝著少年走去。

那少年滿眼的生性和凶悍,不停地發出類似野獸的警告聲。

範清遙也不怕,隻是站定在他的麵前輕聲道,“我不管你現在是什麼,但從現在開始,我要你成為我的夥伴。”

夥伴兩個字,似是超出了少年的認知,他一下子就愣住了。

許嬤嬤回來的時候,便是看見自家小小姐不要命地如此靠前,嚇得差點都是要喊娘,趕緊把花家的地址給了人牙子,便是拉著範清遙走遠了。

許嬤嬤以為,那個少年是個個例,難得小小姐喜歡,要是實在難馴服就當個粗使奴才也是一樣的,可是接下來她發現,她真的是……

開了眼界了!

當天晚上,四個下人在範清遙的麵前一字排開。

一個滿眼精光的少年,一對賊眉鼠眼的雙生子,一個風韻猶存的半老徐娘。

許嬤嬤的嘴角真真是抽了又抽。

她家小小姐的品味都是這麼獨特的嗎?

“稀裡嘩啦……”

隔壁的屋子傳來了響動,緊接著便是聽見丫鬟哭喊著奪門而出。

許嬤嬤無奈,隻得轉身就往外走。

她都是忘記了,隔壁還有著個不靠鐵鏈拴著都是要吃人的存在呢。

範清遙細細地打量著麵前的幾個人,眼神灰濛濛的。

上一世,醉伶為了讓她舒舒服服地當個傻子,特意買了這些個彆人不要的下人送給了她,偏生的,就是這些人死心塌地的一直跟著她。

哪怕就算是死,在他們的眼裡也都是隻有她一個主子。

他們或許不是最好的,但他們是忠心的。

而她,曾欠了他們所有人一條命。

“你們都叫什麼?”範清遙輕輕地開口,打破了屋子裡的安靜。

“奴才鵬鯨。”滿眼精光的少年當先跪在了地上。

當初他便是死在了醉伶的手上,死的時候連眼睛都是不曾閉上的。

“我是姐姐,我叫凝添。”隨後走出的雙生子,是個冷臉。

“我是妹妹,叫凝涵。”跟著出來的倒是個喜歡笑的。

她們姐妹倆被範雪凝隨意找了個偷盜的理由,送去了一個貧苦的村子,聽聞給好多個男人當老婆。

凝添當晚就切斷了自己的手腕自儘了。

凝涵一夜之間成了傻子,冇幾年也是跟著去了……

“小姐安好,奴婢月落。”最後走出的女子已有二十五六,也是這些人其中年紀最長的。

隻有她還算是好的,起碼死的乾淨,有個全屍。

範清遙點了點頭,“以後私下見我無需下跪更無需自賤自己是奴婢,你們是我的人不是我的奴隸。”

幾個人都是聽得懵懵的。

他們跟其他的奴隸相比,不夠出眾更不夠出色,隻想著有個主子要了他們就不錯了,怎麼都是冇想到這個主子竟是能這樣好。

許嬤嬤黑著臉走了進來,看樣子是被隔壁氣的不輕。

範清遙指著他們道,“許嬤嬤,讓鵬鯨跟月落先跟著程義,凝涵你先帶著,凝添則是先養著好了。”

養著……

其他幾個人都是對凝添投去了羨慕的目光。

凝添倒是神色淡淡的,好像什麼都冇聽見一樣。

許嬤嬤見自家小小姐都是安排妥當了,也不好再多說什麼,趕緊帶著幾個人出了屋子,將這些人都安置好了之後,這才又去了主院,將今兒個的事兒都是如實告訴了老夫人。

“老夫人,這是小小姐讓老奴給您的。”許嬤嬤將一張銀票放在了桌上,“小小姐說了,她的人她來買,老夫人的錢留起來給您自己買好吃的。”

陶玉賢一想起自家小清遙那孝順的模樣,唇角便是勾了起來,“冇想到這麼多的孩子,我倒是第一次沾了她的光,那些下人便是由著她去吧,她大了,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許嬤嬤點了點頭,低頭看著陶玉賢手中的賬本,“老夫人如此愁眉不展,可是出了什麼事情?”

陶玉賢的臉色不怎麼好看,“就算她將賬本做的再漂亮,也是瞞不過我的眼睛,本來我想著再等等,現在看來倒是無需再給誰留什麼顏麵了。”

許嬤嬤知道,這個她指的自然是大姑奶奶。

明月院裡。

範清遙趕在孃親睡覺之前給孃親檢查了一遍身體,一直陪著孃親睡著了之後,這才端著許嬤嬤一直為她溫著的飯菜,朝著東側的廂房走了去。

打開門,就看見那狼一樣的少年正蜷縮在角落裡。

範清遙將飯菜擺在桌子上,然後走到他的麵前,緩緩朝著他伸出了手。

他如同野獸一般呲著牙表示抗議,俊朗的麵龐上寫滿了猙獰。

範清遙將手握在了他的手腕上,已是做好被他咬的準備了,卻冇想到,他看著那隻跟自己膚色分明的小手,又是漸漸地安靜了。

範清遙如實道,“我以為你會咬我。”

少年用很是生澀的聲音,費勁地開口道,“你說過,我們是,是……”

範清遙補充,“夥伴。”

少年一愣,隨後點了點頭。

“既然我們是夥伴,你便是要融入進我的生活,這樣我們才能一直扶持前行,那麼第一件事,你就是要學會吃飯。”範清遙說著,將少年拉到了桌子邊,並將筷子塞進了他的手裡。

少年雖是有些抗拒的,卻還是笨拙地學習著。

此時的他又哪裡知道,兩世從小被狼群養大的野孩子,其實是在做著同一件事。

上一世他也是被迫學習著如何用筷子,正常走路,學習跟人交流。

隻是那個時候的他是因為咬了範清遙一口,被範清遙哭的內疚了,才決定要變得跟她一樣,這樣才能保護她。

而這一世,雖然他是自願的,但是他的想法卻從未改變。

變成她,保護她。

“從今天開始,你叫狼牙”

“好。”

範清遙麵上在笑,心裡卻是痛的。

她不想更不願去回憶狼牙的死。

因為她不敢……

往後的日子,真可謂是忙碌了起來。

買來的身邊人都被範清遙打發了出去,都是忙著個學本事。

範清遙也是冇閒著,每日趁著給百裡鳳鳴治眼睛之後,都是會親自去藥鋪挑選藥材,回來便是將自己關在房間裡研究著各種各樣的藥材。

本來,她是打算一點點的進貨的,結果冇想到三天之後,皇後孃娘陪嫁的那個宅子裡麵便是堆滿了各式各樣的藥材。

範清遙有些傻眼。

百裡鳳鳴則是笑的若無其事,“喜歡什麼直接挑走便好,既然入股了,我總是要出點力的不是嗎?”

範清遙,“……”

暗戳戳地將最開始與百裡鳳鳴的四六分,變成了現在的五五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香嫡女不下嫁,醫香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醫香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