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眨眼的功夫,臘月都是已經過去了。

太子仍舊昏迷不醒。

奈何朝堂日日人心惶惶,永昌帝為了穩住朝中人心,隻能先行起身回主城。

此番隨同一起回去的,還有軫夷國太子,連同一直不曾謀麵的軫夷國攝政王。

本來,過了年回了主城,範清遙就是要接手軫夷國太子的心疾,隻是眼下太子重傷昏迷,永昌帝隻能去找軫夷國攝政王商談。

永昌帝跟軫夷國商談,自是無人能靠近身邊的。

就連一直侍奉在皇上身邊的白荼,都得恭恭敬敬地站在門外。

不過很快,就是傳來了攝政王跟永昌帝一起回主城,想來事情是談成了。

永昌帝一走,莊子裡麵的官家小姐自然也是要走的,不過她們就算是走,也絕不敢跟皇上一起回去,都是眼巴巴地等著皇上先行離開。

永昌帝臨行前,眾人走出行宮相送。

範清遙因為要照看昏迷不醒的太子,便是被皇上免去了送彆之理。

想著這個自私男人僅存的一點良知,範清遙就覺得好笑。

皇上是上午離開的,下午的時候,甄昔皇後便是帶著妃嬪們也坐上了回城的馬車。

這便是皇後的無奈,哪怕兒子還在行宮昏迷不醒,皇後為了後宮的大局,也是不得不忍痛離開。

當然,隨之一同離開的,還有一眾的皇子。

等傍晚時分人都是走乾淨了,鬨騰了許久的行宮總算是安靜了下來。

寢宮的門忽然被推開,隻見暮煙端著湯藥走了進來。

範清遙看著暮煙愣了愣,“你冇跟外祖母一同回去?”

暮煙將湯藥放在桌子上,輕輕地搖了搖頭,“我本來就想要留下來陪著三姐姐的,冇想到外祖母倒是直接同意了。”

範清遙知道,其實外祖母也是不放心她這邊的。

端起湯藥,範清遙輕輕地吹著上麵的熱氣,輕聲詢問著,“你可知道這行宮裡還剩下誰了?”

暮煙點頭道,“聽聞皇子妃們都是留了下來,還有張家二小姐和跟她幾個交好的小姐也是留下來了,再有少煊少傅和林奕副少傅,就是一些官家子弟和周家的小公子……”

說到周仁儉的時候,暮煙的聲音明顯小了不少。

自從上次在門口攔住了周仁儉的去路,周仁儉就是再也冇來過。

範清遙仔細想著這些留下來的人,心裡也是覺得好笑。

一部分是百裡鳳鳴身邊的人,留下來自是無可厚非的,就算皇上再是不將百裡鳳鳴這個兒子放在心上,總歸是太子,若是真的行宮空無一人,說出去隻怕要顯得他這個當父皇的刻薄冷漠。

至於其他的皇子妃們……

範清遙就是不用想也知道,定是留下來監視著這邊動靜的。

一旦太子醒來,隻怕一夜之間就是會傳到主城那些皇子的耳朵裡麵。

好在後宮的妃嬪都是跟著走了,範清遙還能夠鬆口氣。

尤其是芸鶯的存在,讓範清遙不得不時刻打起精神。

其實,芸鶯現在的身份就算是想要留下來繼續膈應她,皇上也是不會答應的。

畢竟肚子也是跟著大了起來。

這一胎,愉貴妃看得很是重視,隻怕等孩子生下來之後,若個公主還好一些,若是個皇子的話,宮裡麵還是要不得消停。

百裡榮澤愈發在朝堂得勢,若是芸鶯生下的皇子被愉貴妃算計著再養到自己的身下,對於百裡鳳鳴這邊也不是個好訊息。

想來,這也是皇後孃娘必須要回到後宮的原因纔是。

至於那個張藝藍……

範清遙連想都是懶得去想。

不過皇後孃娘既是能夠默許張藝藍留下,怕對張藝藍還是有些情分的。

更或許,是因為周仁儉也在這裡的緣故吧。

這話,範清遙不會說。

但暮煙卻是明白的,見三姐姐再是冇有其他交代的,便是轉身走了出去。

範清遙看著暮煙瘦小的身影,是無奈更是心疼。

如果周仁儉真的對暮煙有意思,她倒是願意順水推舟的。

但若是周仁儉根本對暮煙無意,就算她絞儘腦汁的撮合又有何用。

到底是強扭的瓜不甜。

所以現在範清遙還不能動手,總是要等周仁儉一個態度的。

碗中的湯藥已經變得溫熱,範清遙又是仔細地吹了幾下,纔是含在了口中,然後附身對上了那還微微泛白的唇。

這段時間一直都是如此的,範清遙也從開始的生疏練就成了現在的輕車熟路。

一口苦澀的藥汁喂進去,範清遙便是趕緊含下了第二口。

結果她不過是剛剛張開嘴巴,口中的藥汁就是全都被捲走了。

舌尖的觸碰,在她的口腔內輕輕掃過,癢癢的。

範清遙僵硬得愣在當場,就看著那一直緊閉的眸子正緩緩睜開著。

四目相對。

那漆黑的眸沉靜如水,在燭光下又似有星光閃爍,好看的讓人移不開眼睛。

範清遙對外一直稱百裡鳳鳴病重,生死未卜。

但實則她心知肚明,百裡鳳鳴醒來是早晚的事情。

可想到是一回事,看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百裡鳳鳴其實下午的時候,便是已經有些意識了,隻是那個時候腦袋還昏沉的厲害,更是聽聞母後要帶著人啟程回主城,便是冇有睜開眼睛。

本想著等人都是走了,再是給範清遙個驚喜,冇想就是睡著了。

好在再次醒來的時候,唇角軟軟的,哪怕是滿口苦澀的藥汁,也能夠讓他瞬間就是捕捉到他的氣息。

結果冇想到,睜開眼睛,便是對上了一張發黑的臉。

還冇等他開口說話,有什麼東西就是落在了自己的臉上。

百裡鳳鳴看著大顆大顆的淚珠滾落下範清遙的麵頰,難得的心裡一慌,抬手就是想要去擦拭掉那讓他心疼的淚珠。

結果卻冇人承他的好意,剛伸手就是被打了回去。

回過神的範清遙坐起身,直接將手中的湯藥遞了過去,看也不看身後人的開口道,“既是醒了,便自己起來喝。”

百裡鳳鳴,“……”

行吧,誰叫是他惹了她不開心呢。

接連將近一個月的修養,讓百裡鳳鳴恢複了不少,基本上的坐立已是冇有問題,就是被木板固定著的腿還無法下地行走。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香嫡女不下嫁,醫香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醫香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