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昌帝看著麵前衣衫不整,滿身是傷的兒子,是心疼更是欣慰。

萬萬冇想到,生死關頭,他的兒子想到的能夠是太子。

如此也好,不愧是他親手帶大的兒子。

“既是如此的話,你便是好生休養著就是。”永昌帝說著,對範清遙擺了擺手。

範清遙微微垂眸,給屋子裡的人跪了安後,就這麼在愉貴妃的盯視下,大搖大擺地走了出去。

甄昔皇後看著三皇子那死裡逃生的模樣,還有什麼不明白。

小清遙當真是個聰明的,知道愉貴妃死鴨子嘴硬,便是想辦法讓三皇子開口。

隻怕三皇子是被小清遙折騰的不行了,纔是不得不出麵認慫。

再是看著愉貴妃那黝黑的臉,噴火的眼睛,甄昔皇後心裡是真的舒服啊。

自己那麼要強有什麼用,結果還不是被兒子給拖了後腿?

“皇上,既三皇子這裡已無大礙,臣妾便也是告退了。”甄昔皇後緩緩起身。

永昌帝自然知道皇後這是要去看太子的,想著自己一直的偏心,也是跟著起了身,“朕同你一起過去。”

愉貴妃這會子是真的冇心情阻攔了,看著皇上跟皇後一併走了出去,連話都冇說。

一直等皇上跟皇後的身影徹底消失在側殿,愉貴妃纔是滿眼怒火地看向兒子訓斥道,“你怎能如此的沉不住氣,多讓範清遙在這裡呆上一刻,太子那裡便是多一分的危險,連這點道理都需要本宮教你不成?”

百裡榮澤渾身仍舊疼得厲害,聽完母妃的訓斥,心情也是不好,“範清遙那麼聰明,又是怎麼會不知我根本不曾昏迷,若是再裝下去,誰又知道範清遙還會做出什麼。”

愉貴妃這個氣,“皇上還在這裡,她瘋了敢要你的命?”

百裡榮澤其實還想說什麼,隻是看著母妃臉色不好,最終還是閉上了嘴巴。

愉貴妃的臉色卻是一直陰沉著。

太醫們見此,也是不敢多呆,忙匆匆退了出去。

側殿內,氣氛壓抑得厲害。

最後還是百裡榮澤開口打破了這份窒息的沉默,“母妃放心就是,兒子親眼看見太子從山崖上摔落,就算範清遙醫術再是高明,也絕冇有起死回生的本事。”

愉貴妃心裡還悶著氣,不過見兒子那狼狽的模樣,到底還是冇忍住開了口,“太子落山崖是咱們之前算計好的,如今二皇子那邊怕是已把勢造起來了,本宮也已讓人傳出你救太子受傷的訊息。”

百裡榮澤微微皺眉,“會不會太快了些?”

輿論這種東西,時間越長才越是說不清楚。

愉貴妃卻是道“打鐵需趁熱纔好,當時亂成那樣,誰又是真的敢肯定你冇有救太子,隻要這次你救太子的名聲落實了,朝中大臣必定要高看你一眼,等太子真的一病不起……你便是最為有聲望成為下一個儲君的人。”

百裡榮澤點了點頭。

心裡卻道,再是彆出什麼差池纔好。

行宮裡站著等訊息的人依舊很多,密密麻麻的。

陣陣寒風吹過,些許的官家小姐冷得都是快要站不住了。

可瞧著前麵仍舊排排而站的皇子妃們,她們隻能咬牙繼續硬挺著。

範清遙回到寢殿的時候,陶玉賢剛剛檢查完了太子的傷勢。

見範清遙進門了,便是趕緊走了過去,“三皇子那邊如何?”

範清遙看了一眼床榻上的百裡鳳鳴,纔是道,“生龍活虎,根本冇外界傳言那般的傷勢嚴峻。”

陶玉賢就是皺起了眉,“你是懷疑此事跟三皇子有關?”

範清遙點了點頭。

事情已經是擺在了明麵上,冇有什麼再是懷疑的了。

百裡榮澤那個人的手段範清遙還是瞭解的,陰險狡詐,無所不用其極。

如今百裡鳳鳴在皇上的麵前愈發被重用,百裡榮澤自是坐不住的。

此番狩獵皇上又未曾參與,對於百裡榮澤來說自是再好不過的機會。

其實當初,這些範清遙早已是想到的。

隻是百裡鳳鳴雖對外一直保持著柔弱的形象,但她卻知道他其實是懂武的。

這也是當初範清遙放心讓百裡鳳鳴進林子的原因。

這也是,現在範清遙想不通的地方。

百裡鳳鳴的武功,若想要防備百裡榮澤,自是輕而易舉。

可偏偏就是……

寢宮外,忽然響起了腳步聲。

很快,皇上和皇後就是邁步而來。

範清遙壓下心裡的思緒,跟祖母和暮煙一起跪安問候。

永昌帝似是冇想到花家老夫人也是在的,不過稍微一想便是明白,如今範清遙是太子妃,花家擔心太子也是理所應當的。

甄昔皇後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不過在看見陶玉賢的時候,還是故作驚訝的道,“冇想到連花家老夫人都是給驚動了。”

陶玉賢微微頷首道,聲音清淡,“聽聞太子殿下出事,臣婦自是要來看望的。”

永昌帝瞧著陶玉賢的冷漠,倒是微微放了心。

隻怕在花家的眼裡,太子跟範清遙聯姻,是皇家想要監視花家纔是。

如此甚好,花家跟太子相互防備,總是要比相互扶持來得讓他放心。

心是放下了,永昌帝就是抬眼看向了床榻上的太子。

一眼望過去,哪怕是已經知道太子傷勢嚴重,卻還是被震得一愣。

太子在永昌帝的心裡,一直都是孱弱的,不然小時候也不會在東宮修養那麼久。

如今看著渾身是傷,臉色發白的太子,永昌帝雖冇有對三皇子那般的在意,卻多少還是有些心疼的。

說到底,還是自己的兒子。

“太子的傷勢真的如此嚴重?”永昌帝轉頭看向範清遙。

範清遙低頭回著,“腿骨斷裂是小,傷及心肺是大,如今命是保住了,但能不能醒過來卻是未知的。”

這番話,不要說是永昌帝震驚了,就是皇後都心中一凜。

如果太子真的傷重不治,範清遙是絕對不可能去三皇子那邊的。

哪怕就算是違抗皇命。

甄昔皇後雖冇有看著範清遙長大,但這點自信還是有的。

如今故意把太子的傷勢說的如此嚴重,甄昔皇後想著或許是讓皇上內疚,故而更加的重視太子,可想著範清遙的話,甄昔皇後就是蹙著眉。

會不會說的太嚴重了一些。

如此一來,太子若是早早甦醒,皇上那邊豈不是又要起疑心了?

陶玉賢已是診斷過太子的傷勢,雖嚴重卻並不致命。

如今聽著小清遙這般說,心裡也是狐疑,卻到底是什麼都冇說。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香嫡女不下嫁,醫香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醫香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