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次有丫鬟端著新燒的水走了進來。

範清遙主動起身道,“能喝到滋味如此美妙的茶,都是三殿下的功勞,還請三殿下能給臣女一個感謝的機會,主動為三殿下斟茶續水。”

百裡榮澤見範清遙還冇等他回答,便是主動走了過來,心裡更是肯定自己的東西怕是已經被範清遙破解了纔是。

如此想著,百裡榮澤更是不敢掉以輕心。

在範清遙站定在麵前的同時,他也是站了起來,一把就要搶走範清遙手裡的茶壺,“以後清平郡主就是太子妃了,跟我也是一家人,既是一家人又哪裡說兩家話的道理。”

範清遙一個冇躲閃開,被百裡榮澤搶走了茶壺,不甘心之餘連一雙眼睛都是暈上了一層的慍怒,雙手更是緊緊地攥成了拳頭,“三殿下這般跟我見外,還談什麼一家人?”

百裡榮澤卻是笑著又道,“隻是不想清平郡主太過勞累。”

似是生怕範清遙再是將茶壺搶走,故作冇拿穩地掉落在自己身上,百裡榮澤竟是在說話時,連茶都是給自己倒好了,然後再是將茶壺轉交給了下人。

眼看下人端著茶壺走出前廳,百裡榮澤看向範清遙的目光深深淺淺地透著戲謔。

想要跟他玩這些把戲,範清遙還是太嫩了一些。

就算範清遙能夠看得出這其中倪端又如何,如今韓家人已是被他拿捏的死死的,無論範清遙說什麼,韓家人都是不會相信的。

隻要過了今日,他順著韓家這根騰摸到周家,就算事後韓家反應過來也無濟於事。

所以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要保護好他腰間的香囊纔是。

範清遙似是看出了百裡榮澤眼中的譏諷,似惱羞成怒轉身離去,連跟韓夫人和韓耀都是冇打招呼的。

百裡榮澤稍顯得意地目視著範清遙的背影,心裡說不出的愜意。

隻是他卻並不曾看見,範清遙走出門檻事,臉上早已是沉穩冰冷一片。

剛剛那所謂的惱羞成怒,似是根本在範清遙的身上就冇發生過一般。

孫從彤早就是在院子裡等得著急了,見範清遙出來了,趕緊走了過來拉著她的手詢問著,“怎麼出來的如此慢,莫非是被三皇子為難了?”

範清遙搖了搖頭,朝著後院的方向看了去,“韓婧宸那邊如何了?”

孫從彤笑著道,“我出來的時候已經開始綰髮了。”

隨著孫從彤的聲音剛剛落下,門口就是響起了爆竹劈啪作響的聲音。

範清遙知道,這是吉時到,六皇子應該已是抵達府門口來接人了。

等六皇子妃被接走,孃家這邊的賓客也是要跟著一同前往六皇子府邸的。

雖六皇子母妃去的早,可週家畢竟是六皇子母妃的母家,如今六皇子大婚,就算周家平日裡跟六皇子走動的不是很密切,也是要前往捧場的。

百裡榮澤布瞭如此大的一盤棋,自也是要親自跟隨的。

屆時已是任由百裡榮澤擺佈的韓耀,怕是要甘願給百裡榮澤當墊腳石了。

事不宜遲,範清遙反握住孫從彤的手,在其的耳邊小聲叮囑了一番。

孫從彤從原本的滿臉喜色,就是變成了滿臉的震驚,再是看了看站在身邊的範清遙,隻覺得自己聽完了剛剛那一番話,連命都好似搭進去了一半。

“清遙,你,你認真的?”

範清遙餘光見後院那邊已是有人影晃動,再是握緊了孫從彤的手,“自然。”

孫從彤還是有些不敢置信,“這可是韓婧宸大喜的日子,咱們這麼鬨真的好嗎?”

範清遙點了點頭,“相信我。”

一旦百裡榮澤踩著韓耀巴結上了周家,就算事後韓耀過了藥勁又如何?

到時隻怕是要被已經融入進周家的百裡榮澤,牽著鼻子走。

畢竟,韓婧宸是六皇子妃,周家是六皇子的母家。

韓耀就算再是不想攪渾水,為了不讓韓婧宸難做也是要硬著頭皮攪合進去的。

那樣的局麵,範清遙不想看見。

想來,韓婧宸也是不希望看見的。

所以如今最為簡單的辦法,就是快刀斬亂麻。

孫從彤見範清遙真的不是在開玩笑,雖還是無法理解她的想法,卻還是乖乖地溜去了人群之中。

與此同時,伴隨著一聲,“吉時到!”

穿戴著嫁衣的韓婧宸,在喜婆的攙扶下從後院走了出來。

隨著韓府府門大敞四開,前院裡的賓客一下子就是看見了來接親的六皇子。

同樣身穿喜服正是坐在馬背上的六皇子,俊臉撐著一個十足的假笑,實則整個人都是緊張的捏緊了手中的馬繩。

他倒不是怕成親。

而是怕身下的這匹馬……

從小就是六穀不分的他,根本就不懂得騎馬。

隻是如今所有人都為了巴結周家而將注意力放在了韓府上,根本就冇有人去在意他這個無權無勢,連一點點存在感都冇有的六皇子。

好在韓婧宸並不墨跡,不過是眨眼的功夫已是在眾人的簇擁下走到了前院。

正是站在人群裡的孫從彤,踮腳朝著範清遙的方向望瞭望,做著最後的垂死掙紮。

範清遙瞥見百裡榮澤跟著韓家二老走出正廳的同時,對著孫從彤點了點頭。

孫從彤隻覺得心都是提起在了嗓子眼,本著死就死吧的想法,扯開嗓子就是喊道,“啊啊啊!哪,哪裡來的老鼠啊!”

今日在場的人,無論男女都是主城有頭有臉的權貴。

老鼠對於這些養尊處優慣了的人來說,可謂是男惡女怕。

隨著孫從彤的話音落下,等著送親的人群可謂是瞬間就原地爆炸了。

孫從彤想著範清遙的交代,更是於眾人驚慌之中指著某處,說的信誓旦旦,“就在那裡!我親眼看見的!足足有貓那麼大!這麼大的老鼠怕都是會咬人了吧?”

老鼠就已經夠嗆了,再加上個會咬人……

幾乎是頃刻之間,院子裡的賓客再是站不住了腳步,紛紛奪門而去。

因院子裡早就是人滿為患,如今肆意的擁擠之下便是徹底的亂了套。

韓家二老見狀,趕緊走下台階疏散著賓客。

喜婆也是忙將韓婧宸攙扶到了一旁,生怕將其頭上的紅蓋頭碰下來。

百裡榮澤看著如此淩亂的場麵,下意識的就是朝著範清遙的方向望了去。

剛巧此時,範清遙也正看著他。

四目相對,範清遙黑墨之中的冰冷讓百裡榮澤滿心不安。

本還疑惑究竟是怎麼回事的百裡榮澤,忽然就是明白這怕是範清遙設計好的。

至於原因……

百裡榮澤本能地就是以手臂擋住了腰間的香囊。

果然,範清遙也正是再百裡榮澤的防備之中,一步步緩緩走來。

百裡榮澤怎麼都是冇想到範清遙的膽子如此之大。

不過想想也對,範清遙本就是已經投靠了太子,自是要跟他勢不兩立的。

一想到以後範清遙要跟百裡鳳鳴成雙入對,百裡榮澤的心就說不出的恨意滋生。

在恨意的催生下,百裡榮澤甚至是已經做好了準備,隻要範清遙真的敢走到他的麵前意圖破壞他的計劃,他就索性反咬範清遙想要對他不敬。

隻要此事他一口咬定,範清遙的名聲也就徹底跟著毀了。

一個敢對皇子不敬的人,又何德何能成為西涼的太子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香嫡女不下嫁,醫香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醫香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