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在閻涵柏和潘雨露的眼裡,範清遙的灑脫不過就是死鴨子嘴硬的強撐罷了。

畢竟,現在整個主城的人都知道太子根本不滿這門親事的。

所以無論是閻涵柏還是潘雨露,都不認為她們輸了。

不管範清遙如何的挺直脊梁,被太子鄙夷都是擺上釘釘的事實。

也正是這種篤定的想法,讓一直被範清遙踩在腳下的她們心裡得到了絲絲慰籍。

就連走在最後麵的二皇子妃和八皇子妃,看著範清遙一個人走在前麵的背影,都是忍不住在心裡慶幸和自我安慰的。

西涼女子都以柔弱唯美,就是當今的聖上也是喜歡柔若無骨的美人。

她們可是冇見哪個強出風頭的女子受到過男子青睞的。

說白了,太子妃的強勢,還不是因為太子的不待見?

韓家府邸的台階下,正安靜地停著一輛馬車。

夕陽下,地上悠悠掠過一輛線條雅緻的馬車倒影。

馬車四麵皆是昂貴內斂的黃花梨木所打造,棚頂的蛟龍石像栩栩如生。

蛟龍馬車,是皇子們的特權和象征。

一時間,幾個皇子妃都是愣在了原地。

雖冇有人主動上前,可是心裡麵誰不希望那馬車是來迎接自己的?

閻涵柏下意識地看向身邊的潘雨露。

她倒是聽說過,三皇子一直對潘雨露是不錯的。

潘雨露自是希望坐在馬車裡的人就是三皇子,如今被閻涵柏這麼一看,她心裡的期望和篤定不免就是更勝了了一些。

三皇子那個人溫潤又平易近人,若當真親自來接倒也是情理之中。

跟在潘雨露身邊的丫鬟,已是匆匆跑到了馬車邊,看向趕車的車伕,“你這奴才怎麼如此不懂事,還不趕緊下來迎接我們小姐?”

車伕冷冷地掃了一眼丫鬟,隨後輕便跳下馬車。

一經落地,足足高了丫鬟一個頭。

車伕麵無表情地掃了丫鬟一眼,“讓讓。”

丫鬟冇想到這車伕如此高大,驚訝的一愣。

似是被這車伕的氣勢給嚇到了,真的就是乖乖的後退了數步。

台階上的皇子妃們看著這一幕,也是驚訝不已的。

難怪三皇子是唯一能跟太子平分秋色的皇子,就是連身邊的奴才都如此有氣勢。

潘雨露卻是微微皺眉。

隻因她並不記得三皇子身邊有這麼一個人。

而就在眾人的沉默之際,那車伕卻是最終站定在了範清遙的麵前。

範清遙自是認識眼前人的,便是主動開口道,“少煊少傅怎得親自來了?”

少煊少傅……

那不是東宮太子殿下shen邊的人麼!

此言一出,周圍的皇子妃們都是一愣。

她們不敢置信地看了看眼前的少煊,又是震驚地朝著不遠處地馬車望了去。

如果說站在這裡的是東宮少傅的話,那此刻坐在馬車裡的該不會就是……

太子殿下?!

少煊跟範清遙的關係已並非一朝一夕。

說得近一些,以少煊跟範清遙之間的交情,早已不用如此正式的稱呼。

可是現在,範清遙卻是以官銜稱呼。

其舉動明顯就是在擺正和抬高少煊的身份。

少煊如何不知清遙小姐的用心。

也正是如此,他才更加的為清遙小姐不值。

放眼那些靠著架勢和拚爹才當上皇子妃的小姐們,何以跟清遙小姐相提並論?

尤其一想到這些皇子妃們剛剛那譏諷的嘴臉,少煊就是噁心得不行。

如今自是故意抬高了音量的道,“屬下奉太子之命,前來迎接太子妃。”

範清遙如何不知少煊這是在給她撐場麵,淡淡一笑,“走吧。”

少煊走到範清遙的身側,護著她一路走下台階。

其強大的氣場,好似身後站著的皇子妃們都是洪水猛獸似的。

範清遙對於少煊的到來,雖是有些奇怪,但卻並不驚訝。

少煊是東宮的少傅不假,但也可聽命於皇後孃孃的吩咐。

或許今日隻是皇後孃娘讓少煊過來接她一程。

就算她跟百裡鳳鳴麵上不合,皇後孃娘佯裝做個和事老也不奇怪。

畢竟,她現在是皇上賜婚的太子妃。

隻是就在範清遙剛剛站定在馬車邊時,馬車門便是由內向外的被推開了。

一隻骨節分明的手從裡麵緩緩伸出,雪白的闊袖半遮手背,與白皙的肌膚相互輝映,修長的手指如同曇花般緩緩綻放。

看著這隻手,範清遙是真的驚訝了。

冇想到百裡鳳鳴竟是自己過來了?

未曾等範清遙多想,那手便是主動握住了她的手。

燥熱的掌心溫暖著她微涼手指。

台階上的所有人都是已經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著兩個人握在一起的手。

潘雨露的臉色已是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了。

自己的丫鬟還站在那裡,結果前來迎接的人卻完全對她不屑於顧。

其他皇子妃的臉色,其實也冇好看到那裡去的。

剛剛她們還在譏諷範清遙的不受寵,如今這太子就是堵上了門。

好在附近並冇有路過的百姓,不然她們的臉真的不知該往哪裡擱了。

眼看著範清遙坐著馬車揚長而去,台階上的眾人也都是各自鑽進了馬車之中。

甚至是連離彆時的虛偽奉承都是給省了,均是灰溜溜地打道回府了。

韓府裡,跪在地上的清水正渾身顫抖個不停著。

韓婧辰掂量著手中的一袋碎銀子,滿目冰冷,“就為了這麼些銀子,便就是讓你將我給出賣了?”

若非不是受人指使,清水如何有如此大的膽子敢忤逆她的心思?

結果她不過是稍微一詐,清水就是全盤托出了。

“不是奴婢非要幫著大皇子妃,而是大皇子妃說的冇錯,潘家二小姐若是能跟小姐一同嫁去六皇子府,那是能夠幫小姐的,不然就算今日冇有潘家二小姐,來日也是要有其他人嫁與六皇子當妾的!”

清水跪在地上哭得淚眼模糊。

哪個皇子不是三妻四妾的,潘家二小姐過門起碼還是自己人。

說白了都是清平郡主耽誤事。

韓婧辰真的覺得自己把清水叫到麵前問話是最愚蠢的行為。

看著錯不自知的清水,她都是懶得再開口了。

若是今日範清遙不來,她或許也是對父母安排的認命了。

但是範清遙所教會她的卻並非是對命運的抗衡,而是要堅定的走下去。

她可以容忍六皇子以後再是納妾迎娶側妃,但她絕不能任由旁人打著任何為她好的旗號,做出碾壓著她的舉動。

那潘玉靜還未曾進六皇子的門就敢這般的算計她,若是以後當真進了門還得了?

故……

她真的是很慶幸,在她的身邊還有範清遙的。

隻是這樣的話,韓婧辰知道清水根本不懂。

她對身邊的嬤嬤示意道,“拖出去吧,送去雜物院。”

嬤嬤趕緊叫進來了兩個小廝,拖著清水就往外拽。

清水哭喊著道,“小姐您一定要聽奴婢的啊,奴婢都是為了您好,您不知道那清平郡主根本就是蛇蠍心腸,閻家小姐之所以能嫁大皇子,都是清平郡主暗中促使的,奴婢親眼所見有人給大皇子妃寫的字條啊……”

韓婧辰聽著這話,心口就是重重一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香嫡女不下嫁,醫香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醫香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