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後,永昌帝頒佈聖旨。

茲聞瑞王之獨女雲安郡主嫻熟大方,溫良敦厚,品貌出眾,朕躬聞之甚悅,西涼皇三子性行溫良,才貌雙全,當擇賢女與配。值雲安郡主待宇閨中,與鮮卑皇三子堪稱天設地造,為成佳人之美,特將汝許配鮮卑皇三子為皇子妃,一來為成佳人之美,二來為兩國連誼,一切禮儀交由禮鮮卑操辦,望擇良辰完婚。

一時間,主城百姓所沸騰。

此番若是鮮卑當真與西涼聯姻,鮮卑便不會再戰西涼。

接連幾日都在王府裡麵哭嚎的雲安郡主,聽見聖旨的同時,直接就是昏死了過去。

前幾日還特意趕去花家譏諷花家死了滿門的瑞王妃,這次卻是連哭都是哭不出來了,直挺挺地坐在椅子上,眼神灰敗目光渙散,隻覺得天都是跟著塌了。

兒子被處死,如今女兒又是遠嫁西涼……

瑞王妃忽然吩咐著身邊的嬤嬤,“快,讓人準備馬車!”

凝涵在得到訊息的第一時間,就是跑到了範清遙的麵前,“小姐,此番護送鮮卑三皇子與雲安郡主的人馬也已經定下,西涼為表誠意,五月初十,派太子殿下親自率一千精兵親自前往鮮卑,隻,隻是……”

範清遙從書卷之中微微抬頭,“隻是什麼?”

凝涵咬了咬唇,“隻是那聖旨還說,太醫院的太醫皆為男,不好隨行照顧在雲安郡主的身邊,所以皇上下令讓小姐隨行照顧左右。”

範清遙摩挲著手中的茶盞,黑眸沉如水。

該來的終於來了。

如此她便是能夠與舅舅們見麵了,而前提條件是她必須要……

何嬤嬤邁步進了門,“清瑤小姐,老夫人請您前往主院一趟。”

範清遙瞭然起身,此番她心裡的算計,看似是水到渠成實則卻是鋌而走險,就算瞞得過孃親卻也瞞不過外祖二人。

皇宮裡,愉貴妃在聽聞到聖旨後,就是派人將百裡榮澤叫進了宮。

百裡榮澤臉色陰鬱地走進月愉宮,“不知母妃叫兒臣來可有何急事?”

愉貴妃擺了擺手,示意寢宮裡的人全部退下去,“皇上的聖旨你可是聽說了?”

百裡榮澤一聽見聖旨就更鬱悶了,“母妃若是為了訓斥兒子不爭氣的話便是算了,兒臣這幾日已是在府裡麵自我反省過了。”

那日百裡榮澤被白荼押到了月愉宮,愉貴妃在聽聞事情的前因後果之後,竟是怒氣之下給了他一巴掌。

百裡榮澤心知這次的事情是自己辦砸了,本就是被父皇冷落,現在又是在母妃這裡得不到絲毫的安慰,心裡自是不好受的。

愉貴妃看著頹廢的兒子,聲音再次發厲,“不過就是打了你一巴掌而已,你便是要退縮放棄了?從小到大我是怎麼教你的,凡事要看雙麵性,同樣的事情單看一麵纔是蠢中之蠢!”

愉貴妃看著百裡榮澤還紅腫的麵頰也是心疼,走到自己兒子的身邊坐下,“範清遙幾次三番的全身而退,你當真就以為是她命好?如果世上真的有那麼多命好的人,其他人也無需爭取了。”

百裡榮澤一愣,“母妃的意思是……?”

“此事我能夠想得明白,你父皇定也是能夠看透的,不然你父皇也不會放著宮裡麵那麼多的太醫不用,偏偏讓範清遙隨行了。”

百裡榮澤驚得渾身一震,“母妃難道是說!”

愉貴妃點了點頭,“你既是明白便無需我再廢話,但凡咱們的目的能夠達成,此番你去不去鮮卑都無所謂,隻要除掉了該除掉的絆腳石,至於你父皇那裡慢慢哄著也就是了,你彆忘記了,你是唯一一個被你父皇抱著長大的皇子。”

百裡榮澤聽著愉貴妃的點撥,猶醍醐灌頂。

事不宜遲,百裡榮澤出了月愉宮就是前往了集雅齋。

藩王聽聞是西涼三皇子來了,本是不打算見的,倒是婁乾對著侍衛道,“請進來。”

藩王不敢置信地看向婁乾,“難道三殿下還信得過此人?”

若非不是西涼三皇子無能,現在的鮮卑也不會被西涼牽著鼻子走。

西涼的合議大臣更是以鮮卑不尊重西涼為由,又是狠狠地從鮮卑啃下一塊肥肉。

如果不是現在站在西涼的地界上,藩王早就翻臉了。

“信與不信,冇得選擇。”婁乾一想到聯姻宴上的恥辱,便是恨得臉色發青。

如此強勁的藥效,哪怕就是到現在婁乾仍舊四肢發軟,曾經品嚐過範清遙軟骨散滋味的他如何不知此番迷藥的來源?

婁乾活到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接連敗在同一個人身上兩次!

範清遙。

一想到這三個字,婁乾就恨不得將其剝皮剔骨!

但他如果想要取了範清遙的命,就隻能跟百裡榮澤聯手。

百裡榮澤邁步而入,看著癱軟在軟榻上的婁乾那張狠厲的目光,便是知道此人這次是跟在他想到一處去了。

“我有一能解鮮卑三皇子心寬的法子,不知鮮卑三皇子可願聽聽?”

婁乾看著眼中同樣閃爍著陰狠光芒的百裡榮澤,心照不宣地勾了勾唇,“西涼三皇子但說無妨,我自願洗耳恭聽。”

西郊府邸。

主屋裡,陶玉賢一看見範清遙進門,便是連何嬤嬤都給屏退了出去,紅著眼眶將外孫女兒扯到自己的身邊,看著那張暗藏內斂的臉龐,顫抖的唇畔欲言又止。

範清遙知道外祖母這般表情已是什麼都知道了,低聲安慰著,“外祖母無需擔心,清瑤自會萬分小心纔是。”

坐在一旁的花耀庭聽著這話,直接將手中的茶盞摔在了地上。

“哢嚓——!”一聲脆響,五彩釉仰蓮的茶盞碎了滿地。

範清遙趕緊跪在了地上,低頭道,“外祖萬萬不可氣壞了自己的身體。”

花耀庭看著跪在麵前的外孫女兒,氣得幾次揚起滿是老繭的大手。

陶玉賢趕忙握住自家夫君的手臂,“老爺有話就不能好好說麼?”

花耀庭一把掙脫開陶玉賢的拉扯,“你現在怎也變得如此婦人之仁!此事關乎生死如何好好說!”

他是很欣慰更慶幸小清遙能夠平安帶著天諭歸來。

但是他不曾想到小清遙竟用如此極端的手段!

接連幾日主城太平,花耀庭還能夠騙自己此事或許冇他想的那麼嚴重,可今日聖旨都是頒下來了,他還如何能自欺欺人!

“小清遙以你的聰明和城府,帶著天諭平穩脫身本可以做到滴水不漏,可你為何非要將此事鬨得滿城皆知!你彆說你不知曉此番做法會惹來什麼!”

範清遙跪在地上,抬起的雙眸一片清澈見底,“我知。”

花耀庭氣得差點冇是從椅子上彈起來。

陶玉賢再是拉住夫君的手臂,轉頭看向範清遙,“你既然知曉為何還要如此啊!”

範清遙腰身筆直,黑眸堅定毫無悔意和退縮,“隻有如此,所有人纔不會拿花家當軟柿子!隻有如此纔會讓所有算計花家的人,三思而後行!更隻有如此我才能夠順理成章的與舅舅們相見。”

陶玉賢的眼淚直接就是流了出來。

小清遙的心裡從始至終裝著的都是花家的一切啊!

花耀庭怒不可歇到青筋暴起,“可你也將你自己逼上了死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香嫡女不下嫁,醫香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醫香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