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王跟花家的是非早已隨著瑞王的死而終了。

範清遙從不婦人之仁,也冇有殃及滿門的殘忍。

但是今日的雲安郡主卻是踩到了她的底線上,讓範清遙無從隱忍。

不管雲安郡主此番與百裡榮澤聯手是為了什麼,都不該計劃著以天諭的名聲作為賭注,就算天諭真的最後因此嫁去了鮮卑,也會揹負上一輩子不貞不潔的惡名。

如此歹毒的手段,怎不讓人髮指!!

在範清遙的注視下,婢女已成功將本是要來捉姦的雲安郡主給引進了木屋。

木屋內遲遲冇有動靜,很顯然雲安郡主也是中了迷藥昏死了過去。

少煊從暗處走來,站定在窗邊道,“一炷香後,鮮卑藩王會按照之前與鮮卑三皇子計劃好的那般,佯稱鮮卑三皇子遲遲不歸,並帶著人在周府大肆尋找。”

正常來說,最後藩王會帶著人找到木屋,並且抓天諭和婁乾個現行。

但是現在,藩王會將雲安郡主和婁乾堵個人贓並獲。

也就是說,事情進行到這裡已經成功。

無論是範清遙還是百裡鳳鳴,都可以抽身旁觀等著看事態的發展了。

“我要去木屋一趟。”範清遙忽然開口。

少煊一愣,“……”

難道他剛剛的解釋不夠具體全麵以及客觀?

“藩王很快就會帶著人找過來,無論清瑤小姐想要做什麼,都怕是來不及。”少煊勸阻著。

範清遙卻無動於衷,“你們帶著小四先走,我稍後就來。”

今日的事情,無論是皇宮裡的那個人還是百裡榮澤亦或是雲安郡主,無疑不是想要聯合起來踩花家一腳。

若她不做些什麼,又是怎對得起這些人的看重。

她說過的……

今日冇有善罷甘休,隻有不死不休!

“可是……”

少煊還要說這麼,百裡鳳鳴抬手製止,“你先送花家四小姐回去。”

少煊,“……”

殿下您這麼慣著媳婦兒真的好嗎?

您怕不是忘了您這媳婦兒還冇過門呢是麼!

太子的命令,少煊不敢違抗,一個飛身落定在天諭的麵前,根本不給天諭詢問的機會,就是拉著天諭又是朝著遠處飛躍了去。

範清遙提前將兩顆丹藥倒入掌心,自己服下一顆,又是遞給了百裡鳳鳴一顆。

百裡鳳鳴連猶豫都是冇有,仰頭服下。

木屋裡,婁乾和雲安郡主正是一左一右地倒在地上昏迷不醒著。

已然明白範清遙想要做什麼的百裡鳳鳴,當先走進了屋子,將婁乾拎起放在了旁邊的木床上。

範清遙則是徑直走到雲安郡主的麵前,一把扯開了雲安郡主的衣衫。

“撕拉!”一聲。

本是想要轉身的百裡鳳鳴,又是停下了腳步。

範清遙從懷裡掏出隨身攜帶的針包,單手執針,快速地將銀針分彆紮在了雲安郡主肋骨下方的幾處穴道上。

原本昏睡正沉的雲安郡主,秀美蹙了蹙,已是有了意識。

範清遙再從針包裡取出了幾根較長的銀針,再是朝著雲安郡主的四肢關節處的穴道刺入,銀針微微地轉動下,有鮮血順著針孔緩緩滲出。

而就在這時,雲安郡主已經徹底甦醒。

她猛然睜開眼睛,當看見蹲在麵前的範清遙時,黑白分明的瞳孔在震顫著。

對於花家,雲安郡主自然是恨之入骨的。

無論是她的父親還是她的哥哥,隻要沾染上了花家就都不得善終!

她一直暗中蟄伏,為的就是找到機會報仇雪恨。

終於,她等來了百裡榮澤。

百裡榮澤告訴她,若是想要讓範清遙痛不欲生,就要將花家女子嫁入鮮卑。

雲安郡主一切按照百裡榮澤的指示辦事,可是結果……

為什麼現在倒在這裡的會是她!!

範清遙將雲安郡主的震驚儘收眼底,“很意外?”

雲安郡主下意識地要起身,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動彈,“範清遙,你想要做什麼!”

範清遙麵色平靜,“可我不想解釋。”

雲安郡主喉嚨翻滾,死死咬著牙,不信邪地想要再次起身,餘光卻是忽然看見了背對而站的百裡鳳鳴以及……

婁乾!

一股不詳的預感忽然將雲安郡主所籠罩。

“範清遙你不能如此對我,我可是雲安郡主!若是你敢設計陷害我,我孃親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我也會跟皇上明鑒一切都是你主使的!”雲安郡主嚇得眼淚橫流,她不要嫁去鮮卑,她不要!

“雲安郡主覺得,瑞王府還有幫你出頭的實力麼?”

雲安郡主喉嚨一梗。

範清遙一根根拔掉雲安郡主身上的銀針,“既然知道無人出頭,就應該安分守己,雲安郡主與其有空在這裡與我浪費口舌,倒是不如省些力氣好好去想想,一會要如何麵對眾人的目光纔是。”

計劃失敗,雲安郡主就是成了一枚放棋。

無論是皇宮裡的那個人還是百裡榮澤,又哪裡還會在意雲安郡主說了什麼?

“隻剩下那裡還冇有找過了,你們幾個快點走,一定要確保鮮卑三皇子平安無事!”周淳的聲音,遠遠地響了起來,隻怕現在在他的身邊,還跟著一眾參加宴席的人。

雲安郡主瘋了似的哭求著,“範清遙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求求你饒了我吧……”

範清遙緩緩起身,黑眸冷漠,“恭喜雲安郡主即將成為鮮卑三皇子妃。”

正是在側耳聆聽的百裡鳳鳴察覺到來人已走進了院子,忙伸出手臂一把摟在了範清遙的腰身上,腳尖點地朝著木屋的後窗越了去。

院子裡,已是密密麻麻地站滿了人。

百裡榮澤聽聞著木屋裡的響動,勝券在握地勾了勾唇,隻怕是事成了。

藩王偷偷朝著百裡榮澤看去,見百裡榮澤微微頷首,才大步流星地朝著木屋走去。

木屋裡的雲安郡主聽著愈發靠近的腳步聲,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唇畔,隻要她閉口不出聲就冇事了,反正進來的人一定會是鮮卑三皇子的人,到時候隻要將此事掩蓋下去,便是冇有人知道今日的一切。

如此想著,雲安郡主更是屏住了呼吸。

未曾想就在這個時候,一條巨蟒從牆縫的角落裡鑽了出來,手臂粗細的芯子一伸一縮,水缸一樣的蛇身龐大到讓人頭皮發麻!

雲安郡主臉色發白,嚇都是要嚇死了。

眼看著那蟒蛇朝著她的方向遊移而來,雲安郡主本能地想要起身尖叫。

“啊啊啊——!”

一道撕心裂肺的尖叫聲,忽然就是從木屋炸響。

院子裡的人都是被嚇得渾身一顫,就連心知肚明的藩王都是嚇得倒退了一步。

可正是如此,院子裡的便是更加瞪著眼睛朝著那木屋看去,尤其是周淳和周寧麝,更是一臉的不敢相信。

百裡榮澤暗自勾唇,心裡已經是想好了一會藩王破門而入的時候,他要如何表現才能夠凸顯自己的震驚,部署的暗衛早已等候在府門外,隻要他驚呼一聲,花家四姑娘跟鮮卑三皇子的事情便會瞬間傳遍主城。

隨著藩王打開木門,果然就是看見一個衣衫不整的身影跑了出來。

隻是看著那人的臉,原本都是已經做好驚呼的百裡榮澤,卻是如遭雷擊愣在原地。

雲安郡主?

為什麼會是她從裡麵跑出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香嫡女不下嫁,醫香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醫香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