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於範清遙剛剛的那番話,鮮卑聯姻一事,永昌帝隻能含糊其辭先行敷衍拖延。

婁乾就算賊心不死,也不敢跟在西涼的皇宮裡真的逼迫永昌帝答應。

戌時末了,眾人紛紛走出宮門,坐上了回府的馬車。

鮮卑聯姻花家的訊息不脛而走,很快就是傳遍了主城的大街小巷。

西郊府邸裡的花家女眷們驚愣不已,憂心忡忡。

坐在主位上的陶玉賢捏緊扶手,心涼如冰,目光如炬。

既然皇上處處把花家往死路上逼,就彆怪花家為了自保而無情了。

範清遙跟著外祖一經回來,就是被眾人給圍了個水泄不通。

花月憐更是急的眼睛都紅了,“月牙兒,那些傳言可是真的?”

範清遙握住孃親的手,輕哄著,“鮮卑是有意,皇上卻不會同意,孃親可是把心放在肚子裡就好。”

花月憐仍舊不放心地朝著花耀庭看了去,見自己的父親點了頭,這纔是鬆了口氣。

“時辰不早了,既小清遙平安無事,你們也都回去歇著吧。”陶玉賢發了話,眾女眷不敢久留,紛紛請安告退。

隻是在眾人走出正廳的時候,笑顏和暮煙卻是直接把天諭給拐走了。

花家幾個兒媳見此,也是心照不宣地跟在了後麵。

她們可是得好好問問究竟怎麼回事,那鮮卑的三皇子怎麼就那麼不要臉了!

半晌,正廳裡徹底安靜了下來。

陶玉賢對著範清遙招了招手,“淮上那邊,你可是都安排妥當了?”

範清遙落座在外祖母的身邊,如實道,“給舅舅們調理身體的丹藥已經做好,等哥哥再在蘇家學一段時間,就可以將那批丹藥給舅舅們送過去。”

等到時候不用她說,舅舅們也會跟哥哥說清來龍去脈。

屆時哥哥就算失態也不打緊,淮上那邊天高皇帝遠,並不會節外生枝。

陶玉賢點了點頭,纔是又問,“你可是打算好如何前往淮上了?”

“還需要一個契機,不過應該也快了。”前往鮮卑是路過淮上的必經之路,所以隻要她能夠爭取到,聯姻後西涼隨行護送鮮卑未來三皇子妃的隊伍裡即可。

陶玉賢看著年紀小小,卻穩重內斂的小外孫女兒,是心酸更是欣慰。

範清遙見時辰不早,便是起身告退。

結果就在出門時,卻是聽見外祖的聲音傳來,“皇上雖不會在給我兵權,可我留下終能為花家打通人脈,你且好好忙碌招兵一事,主城這邊我定會拉攏同道中人與你裡應外合。”

範清遙驚愣回頭。

她知道外祖不反對招花家軍,卻也一直冇有讚同過。

陶玉賢目中含笑,“待有機會,也是時候給我和你外祖引薦一下太子殿下。”

既為同僚,總要見麵。

站隊太子扶持登基,雖說是為保全花家,但也並不算推翻西涼江山,也算是對得起那些曾經幫西涼打下江山的列祖列宗了。

範清遙感動於心,雙眸泛紅地點了點頭。

她感謝外祖和外祖母的信任,更感謝二老願意給她一個為上一世贖罪的機會。

回到院子裡之後,範清遙就是寫下了一封信,讓踏雪叼著送進了宮。

正在看書的百裡鳳鳴打開沾滿了口水的信,狹長的眉眼滿是濃濃的暖意。

甄昔皇後好奇地挑眉,“寫了什麼?”

百裡鳳鳴將信扔進燭台,“抽空要去見一見花家二老了。”

甄昔皇後淺淺一笑,倒是不覺奇怪。

聽聞今晚皇上竟是打算讓小清遙自己做決定,隻怕花耀庭已是對皇上徹底心灰意冷,朝堂本就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花耀庭若是想要保住花家安穩,找人站隊尋求安穩再正常不過。

百合低頭走了過來,輕聲道,“剛剛宮門那邊傳來訊息,說是三殿下還在月愉宮。”

甄昔皇後挑眉看向兒子,琢磨著,“鮮卑使者還在宮裡麵,以愉貴妃那種極其好麵子的人,這個時候卻不顧口舌留下三皇子在宮裡麵這麼晚,隻怕是非奸即盜。”

百裡鳳鳴淡淡一笑,“若是阿遙順利嫁到鮮卑,愉貴妃等於不費吹灰之力就解決了一個心頭大患。”

甄昔皇後端起茶盞,“看樣子,月愉宮又該有動作了纔是,你可是要精心點。”

百裡鳳鳴頷首點頭,“母後放心。”

甄昔皇後見兒子心裡有數,便是不再多言。

隻是出了東宮後,她纔是吩咐著身邊的百合,“聽聞最近賢妃想要巴結愉貴妃,本宮聽聞月愉宮最近缺做粗活的宮女,你找幾個臉生的讓內務府送到賢妃那。”

隻有她活著一日,月愉宮就彆想打她未來兒媳婦的主意。

賢妃是二皇子的母妃。

本來二皇子在兵馬司做的好好的,結果犯下一點小錯就是被皇上禁了足,賢妃也是無奈纔想要投誠愉貴妃,剛巧內務府給她送來了幾個宮女,她忙不迭的就是借花獻佛的送去月愉宮。

愉貴妃聽聞是賢妃送來的,便是擺了擺手將人留下了。

等英嬤嬤帶著那幾個宮女離開,愉貴妃纔是看向坐在對麵的兒子,“本宮跟你說的事情,你考慮的如何?”

“聯姻是大事,多少雙眼睛看著,這個時候動手怕是要節外生枝。”百裡榮澤是恨範清遙,但是他卻並不想把人送走。

他更想將範清遙囚禁在身邊,折磨淩辱,再強迫她為他所用。

“平日裡本宮教給你的東西,你都是學到狗肚子裡去了?鮮卑主動聯姻範清遙,咱們隻要稍加推波助瀾便是能讓範清遙永遠消失,你難道想要因為一個女人連那把椅子都不坐了!”愉貴妃恨鐵不成鋼。

她的兒子她瞭解,越是得不到就越想得到。

百裡榮澤愣了愣。

愉貴妃趁熱打鐵,“隻要你坐上那把椅子,想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現在又何必將心思浪費在一個根本就不正眼看你的女人身上。”

百裡榮澤猛地就是想起了護國寺的種種。

待再抬頭時,他的目光已全然陰狠冰冷,“母妃說得極是,兒臣明白了。”

愉貴妃這纔是滿意地點了點頭,“打鐵就要趁熱,皇上怕是不想讓範清遙嫁去鮮卑,但是不要緊,隻要鮮卑和輿論想讓要範清遙滾出西涼就可以了……”

月色正濃,百裡榮澤一直拖到了宮中落匙才離去。

愉貴妃在百裡榮澤走後,又是將英嬤嬤給叫到了身邊,將幾張銀票遞了過去,“剛剛賢妃送來的人裡麵,挑一個機靈的,明日出宮一趟。”

英嬤嬤小心翼翼地接過銀票,慎重地點了點頭。

百年花家中立於朝堂,此番花耀庭下定決心站隊太子,雖是迫不得己心裡卻總是惴惴難安,畢竟這終是破了祖訓。

將一切看在眼裡的陶玉賢知道,想要讓夫君徹底下定決心,唯獨天意如此。

第二天一早趁著花耀庭去上朝時,陶玉賢便是坐上了前往護國寺的馬車。

結果,就是看見了早已等候在馬車裡的範清遙。

陶玉賢一愣,“小清遙,你這是……”

範清遙握住外祖母的手坐下,順勢依偎在外祖母的懷裡,“前段時間我剛巧在護國寺清修了一段時間,如今正好給外祖母領路。”

陶玉賢心中一軟,欣慰地點了點頭。

花月憐帶著月落等人目送著馬車離去,正是要起身前往青囊齋,就看見先行抵達青囊齋的鵬鯨氣喘籲籲地跑了過來。

“夫人,有人要買走青囊齋所有的貨品,五小姐讓夫人速速過去一看究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香嫡女不下嫁,醫香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醫香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