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西涼寒風依舊,範清遙顧不得披上大氅,便是跟著凝涵一路急行。

乾裂的寒風如道,卻是無法阻止了那前行的腳步。

不過是纔剛站定在門口,就是聽見熟悉的聲音從裡麵傳出,“真是冇想到咱們竟是能活著回來,現在想想都是跟做夢一樣!”

範清遙聽著這闊彆許久的舌燥聲,喉嚨就是滾了滾。

屋子裡,天諭正是跟範昭比比劃劃地還說著什麼。

忽然就是一陣涼風灌進了進來。

天諭隻當是風太大吹開了房門,結果卻在回身時就是看見了門口那清瘦卻永遠筆直著的身影。

門外,寒風仍舊在肆意地吹著。

範清遙隻著一件素色小襖,黑眸沉澱而內斂。

那暗藏其中的淩厲之氣,是那樣的讓人不敢直視。

天諭的眼睛一下子就是酸了的。

這樣鋒芒暗藏的三姐,就連周身都是籠罩著逼人的寒意,可是在她的眼裡,正是如此堅強而又不知服輸的三姐,扛著飄搖的花家一路前行著。

天諭動了動唇,終是喊出了一聲,“三,三姐……”

語落,就是如同一支離線的箭一般,一頭栽進了範清遙的懷裡。

這一刻,一直強迫自己快速長大的天諭,總算能哭得像個孩子一樣了。

範清遙順勢檢查了一下天諭的身體,見真的是平安無事,才徹底鬆了口氣,“回來了就好。”

天諭呼吸著三姐身上的味道,就是覺得整個人都好了,可是她卻不能貪戀更不敢貪戀,因為範昭還傷重未愈。

“三姐,你還是趕緊去看看範大哥吧。”

範清遙點了點頭,就是邁步進了屋。

床榻上,紅果著上身的範昭纏滿著白布,看見範清遙就是要起身問安,“屬下……”

範清遙趕緊握緊範昭的手臂,“謝謝你,辛苦了。”

冇有詢問,冇有質疑,哪怕是人命關天卻還是給予了他最大的信任。

這便是他所跟隨的主子。

就是用命去追隨都值得的主子!

範昭的手臂一抖,纔是梗著嗓子道,“範昭幸不辱命,平安帶四小姐而歸,順利完成主子交代的一切命令!”

範清遙的雙眸也紅了,極力穩住著自己的情緒。

她知道,範昭既然如此說,便是證明一切都水到渠成了。

範昭看著範清遙那有些發紅的眼睛,頓了頓纔是又道,“七皇子死後,您的舅舅們奮勇殺敵,奪回淮上主城,降服所剩全部鮮卑戰俘,隨後按照您的計劃……全部陣亡。”

範清遙聽著最後四個字,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哪怕是她早已預料到了一切,可在親耳聽見時才放下心來。

她的舅舅們乃行得正站的直,上不愧天,下不愧地,何時卻也淪落到要這般寄居在他人忌憚之下,連想要堂堂正正地活著都是一種奢望!

君想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如此可笑的皇權,唯獨渴望重生方為解脫。

天諭看著三姐,心裡佩服的簡直不能自已,“三姐好生厲害,竟是算計到了一切,更是連父親和叔伯們的死都是猜到了,也正是如此我和範大哥纔是能夠……”

“天諭!”

話還冇說完,便是被嗬斥住。

範清遙看著呆若木雞的天諭就是道,“四時萬物皆有變數,需的米已成炊,木已成舟,方成定局。”

天諭諾諾地點著頭,認真記下了三姐的話。

“收拾收拾,一會從後門出去再從正門回來,好好跟三舅娘敘敘舊,切莫讓家裡麵的其他人看出倪端纔是。”

“三姐,再過不久淮上的將士們就要帶著父親和叔伯們的衣冠塚抵達主城,在此之前,我,我能先知會孃親一聲嗎?”孃親若是直接聽見父親的死亡,定是會承受不住的。

若是平時,天諭會迫不及待的將這個好訊息告知孃親的。

但是現在的她不會了,因為她知道,凡事要先想好後果,才能去做。

範清遙欣慰地勾了勾唇,卻是搖了搖頭的,“誰都不可以說。”

七皇子的死定會讓皇宮的那個人憤怒難平,雖然估摸著此刻信使已是將花家男兒的死訊報進皇宮,但是以那個人的敏感多疑,隻怕未必真的就會相信信使的捷報。

隻怕……

後續還有一場硬仗要打,才能讓花家男兒的死在那個人的心裡徹底根深蒂固。

隻有讓花家男兒在那個人的心裡死了,花家男兒才纔是真正的死了。

現在的天諭已徹底明白了三姐的苦心,更知三姐凡事定會有自己的思量,見三姐搖頭雖然心裡有些失望,卻還是聽話地點了點頭。

不多時,天諭就是換好了乾淨的衣衫從後門悄悄地溜走了。

範昭看著天諭離去的背影就是輕聲道,“四小姐真的長大了。”

範清遙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

此番淮上之行雖艱難險惡,卻讓天諭不會再意氣辦事懂得揣摩心思了。

她的四妹是真的長大了啊。

真好。

正是要如此的裡應外合,才能夠倒了的花家重新站起來。

很快,前院那邊就是傳來了嘈雜的聲音。

範清遙知道應當是天諭佯裝從外祖家回來了,便是趁機讓凝涵回院子取來了自己的藥箱,仔細地給範昭重新處理好了傷口,又是讓凝涵找來了兩個嘴嚴的婢女照顧在這院子裡,這纔是起身離去。

正院那邊還在熱鬨著,天諭嘰嘰喳喳的聲音很是響亮。

範清遙一把拉住跟隨在身後的凝涵,就是在她的耳邊低語了幾句,“你現在準備一輛馬車從後門溜出城,然後……”

凝涵驚的一愣,“小姐真的打算……”

範清遙沉穩的黑眸閃過一絲精銳的光芒,“就算你不去,也會有人去的,早去早回,報完訊息馬上回來,切莫耽擱。”

雖然此番迴歸或許仍舊充滿著陰謀,但好在花家人都是在一個個的往回走了。

隻要回來了就好……

隻要回來了就有希望!

主城旁一個不知名的小鎮子上。

月色高掛,蟲兒名叫。

早就是已經陷入了寂靜的村子裡,卻隱約能夠聽見破風疾步的聲音。

一間不起眼的小院子裡,兩個身影正於夜色之中互相過招,上躥下跳。

明明隻是在切磋著武藝,可是兩個人的手下絕不留任何的情麵。

“呼呼呼……呼呼呼……”

在陣陣發沉的呼吸聲之中,是兩個人抱著必死決心的鬥誌。

他們很清楚他們今日之所以站在這裡,就是為了以後更好的出現在小姐的身邊。

倘若他們今日懈怠,他日又如何能保護好小姐?

“叩叩叩……”

一陣輕輕的敲門聲響起。

纔剛還是在對打著的兩個人身影,瞬間就是飛竄到了門口。

其中一個打開門,另一個隱藏在角落裡隨時準備出擊。

兩個人於無聲之中配合的天衣無縫。

“吱嘎……”

隨著房門打開,一張熟悉的麵龐就是顯露了出來。

“凝涵?”站在院子裡的人影就是當先喊出了聲。

凝涵看著月色下那大汗淋漓的人兒,喉嚨一陣酸澀,半晌踩開口道,“姐。”

凝添對著隱藏在暗處的狼牙擺了擺手,纔是看著自己的妹妹道,“你怎麼來了?”

凝涵如實道,“是小姐讓我過來的。”

凝添跟隨在花老將軍身邊的這幾個月,行為思想早已耳熟目染的與軍-人無意。

聽了這話哪怕再是想要跟麵前的妹妹多說幾句話,她當即壓下了心裡的所有想念,帶著凝涵進了院子且敲響了花老將軍的房門。

不多時,房門打開,凝涵邁步走了進去。

凝添則是看向一旁的狼牙道,“再來一回合。”

狼牙無聲地點了點頭。

屋子裡,凝涵按照小姐的交代,將所有的事情如實告知了花家二老。

“你,你說什麼?”

花家二老當即就是繃緊了全身,哪怕已是經曆慣了風雨,卻還是震驚的如遭雷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香嫡女不下嫁,醫香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醫香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