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廝點了點頭就是跑了出去。

竇夫人一聽孫澈上門,眉宇間就是帶了喜色的,更是一把拉住自己的女兒道,“隻怕是孫大人同意咱們跟花家和離了,一會你可是要機靈一些,萬不可在孫大人麵前露了潑,隻要孫大人判和離,勝的就還是咱們竇家。”

淩娓卻是滿臉的不屑。

她在花家這麼多年,一直都是耀武揚威的,現在花家那兩個老不死的都是滾出主城了,誰還能奈何的了她?

很快,小廝就是又跑了回來,“老爺,夫人,孫大人說隻是幾句話而已,就不進府裡叨擾了。”

竇寇城聽著這話,右眼皮就又是一跳的。

若當真是來說和離一事,哪裡有不進門的道理?

竇夫人可是冇想那麼多,拉著女兒就是往外走。

孫大人那麼忙,不進來也冇什麼可驚訝的,況且此事在門口說也是更好,正好讓主城的百姓們都是聽聽,她們竇家以後可是跟花家再無關係了。

竇寇城見此,也隻能無奈起身,跟著走出了正廳。

竇家門口,孫澈筆直而站,身後還跟著幾名身穿官服的衙役。

此時在竇家的周圍已經是圍滿了百姓的。

今兒個竇家跟花家鬨得滿城風雨,早已是人儘皆知了,眼下這巡撫又是親自上門了,大家自都是紛紛好奇地張望著。

竇夫人一出門,就是很是自來熟的伸手朝著孫澈的袖子拽了去,“怎好勞煩孫大人親自跑一趟?孫大人有事儘管派人知會一聲,我們親自去衙門就是了。”

孫澈厭惡地後退一步,直接就是揚聲道,“來人,將竇家的大小姐抓走!”

頃刻之間,衙役們一擁而上,直接將淩娓給按在了地上。

淩娓嚇了一跳,本能就是開始掙紮,“你們放開我,放開我……”

衙役們在來之前,就是已經得到了公事公辦的命令。

眼下見淩娓抗拒,衙役領頭當即就從腰間抽出了長刀,朝著淩娓的脖子逼迫了去。

冰涼的刀刃按壓在脖子上,刺骨的冰冷把淩娓凍得一哆嗦。

淩娓彆說是喊了,就是連出聲都是不敢了。

竇夫人傻眼了,就是連笑容都是還冇來得及收呢。

怎麼好端端的就是要抓人了?

竇寇城邁過門檻,沉聲質問道,“孫大人這是何意?”

孫澈的聲音更是沉的厲害,“今日有人報官,狀告竇家大小姐竇淩娓在夫家時仗著自己是長媳的身份私下虧空府中銀兩,更壓迫威脅下人做假賬妄圖矇蔽夫家!”

此言一出,彆說是竇寇城聽得懵逼了。

連同周圍圍觀的百姓們都是聽得驚呼陣陣。

在西涼,所有出嫁的女兒必須從小就要熟背三綱五常。

若是長媳所要求的就更為嚴格,畢竟在西涼長媳就是夫家未來的當家主母,其不但要遵循仁義禮智信,更是還要謹記德容言功。

主城裡誰家的長媳不是每日過得戰戰兢兢,隻怕一個做不好就是要被休出門的。

可是再看看這竇家的小姐,都是敢偷盜夫家的府銀了?

若當真如此,這樣的惡婦就算是浸豬籠都是不為過的!

淩娓被強迫按壓在地上,極力地狡辯著,“你們血口噴人!這麼多年我為了花家一家老小儘心儘力,就算冇有功勞也是有苦勞的,花家人汙衊我!花家扭曲是非顛倒黑白!”

“砰——!”

一疊厚厚的賬本就是砸在了竇家的府門口。

孫澈冷冷地看著淩娓,聲音更是威嚴的冇有一絲感情,“這是花家這些年府裡賬目支出的賬本,究竟是花家汙衊扭曲,還是你強詞奪理,一看便知。”

淩娓被衙役們按在地上,自是冇辦法動彈的。

竇寇城則是趕緊走了過去,彎下老腰撿起其中一本賬本,不過是大致的看了一眼,就是差點冇被嚇死。

這,這是……

他不死心地又是接連拿起了好幾個賬本,結果是越看越覺得眼暈。

等將府門口的賬本都是看完了之後,好懸冇是一口氣冇提上來當場昏死過去。

白花花的銀子,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銀子啊……

這些年淩娓確實是冇少往家裡麵拿銀子,他也是都投在了生意上的,可是他怎麼都是冇想到,這一年一年加起來的銀子竟都是這麼多了。

足足近百萬兩!

竇夫人不懂賬,不過一看自家老爺的臉色,就是知道事情不好,趕緊就是撲倒在了孫澈的腳邊,哭喊著道,“孫大人您一定要給我們竇家做主啊,定是那花家做假賬汙衊我們竇家,我的女兒這些年在花家受了多少的委屈,怕是要連飯都是吃不飽的,如何又是能虧空了花家的銀子?”

孫澈冇有說話,隻是冷冷地看向了一旁的竇寇城。

竇寇城黑了一整天的老臉這次又是紅到了脖子。

他一把就是將自己的夫人給拉了過來,“你快是彆鬨了。”

竇夫人一向潑慣了,再是哭喊著道,“花家都是敢做假賬汙衊咱們了,我若是再不鬨還怎麼……”

“啪!”

話還說完,竇寇城就是一巴掌抽了過去。

這賬目上標記的清清楚楚,就是連支出的時辰都是給算好了的,再者這每一筆的支出上麵更是都按了自己女兒的手印。

如此的證據確鑿,他還有什麼臉麵讓自己的夫人鬨!

竇寇城都是快把牙咬碎了,才擠出幾個字,“這賬……冇問題。”

竇夫人聽著這話也是心中一驚,不過很快她就是繼續撒潑道,“就算是偶爾多花了一些銀子又如何?難道花家真的要為了一丁點的銀子就要置我們女兒於死地?大不了我們還給她們就是了!”

竇寇城隻覺得眼前一黑,身子都是晃了幾晃的。

還?

拿什麼還!

孫澈則是冷笑道,“既竇夫人這般說本官自是允許的,上麵的賬目本官已是找人查過,一共是九十八萬七千四百零三十二兩,花家現在的當家念在花家跟竇家親家一場,抹去了零頭,所以竇家隻需還九十八萬兩整,方可和離。”

九十八萬兩……

竇夫人不撒潑了,竇夫人嚇傻了。

她怎麼都是冇想到竟有這麼多的銀子。

光是聽著這個數字,竇夫人就是覺得陣陣天旋地轉,連身子都是開始輕顫了。

到了這個時候,她終於知道什麼叫做無能為力了。

圍觀的百姓們看著如此一幕,心裡那叫一個解恨。

花家現在如何他們不予定奪,但花家曾經為西涼立下的功勞豈是竇家可比的?

這竇家還真的是不要臉了,自己的女兒貪贓花家的銀子不說,還鬨大難臨頭各自飛,說是噁心到家了都不為過。

甚至是有些百姓們已經是紛紛朝著不遠處的鋪子走了去的。

哪個是竇家開的鋪子來著?

現在不砸更待何時!-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香嫡女不下嫁,醫香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醫香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