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把這頓飯吃完!”崔雲汐朝著他眨巴了一下眼睛道。

寧司禦也不急,耐心地陪著她吃完了這頓飯。

吃完後,兩個人手拉著手走了出去,不許人跟隨,就在街市上信步由韁地走著。

“朕還等著你說呢?”寧司禦捏了捏她的手道。

“夫君如今是坐在頂端的位置上,每天要處理很多很多事情。夫君可能會忽視彆人的意見,變得多疑而專斷。”崔雲汐依舊笑著道。

她不相信寧司盛和季珍珠會是那次刺殺的幕後主使。

雖然她冇有任何證據,可是崔雲汐就是不相信。

“汐兒的意思是朕不該懷疑盛王?”寧司禦一把拉住她的手,看著她道。

“盛王是皇上的兄弟,我隻是不想夫君懷疑兄弟,夫君的親人本就不多,切不可因為懷疑而疏淡了親情。”崔雲汐道。

寧司禦沉默了一會兒,一把拉住她道:“朕會慎重的。你放心,若不是盛王,也絕不會冤枉了他去。”

正在這時,護衛押著一個人走了過去,拱手道:“主人,此人鬼鬼祟祟地跟著,實在可疑得很。”

崔雲汐定睛一看,是個瘦弱的書生模樣的人。

“你是誰?為何跟著我們?”寧司禦冷聲凝眉道。

“草民是祁山人士,乃是一個落第的舉子。如今天子駕臨祁山,特來毛遂自薦,草民自認可做一個幕僚,為天子分憂。”書生拱手道。

崔雲汐一笑:“你如何知道我們的身份?”

“娘娘見笑,草民雖然落第,但是這世上有人就是不善八股文。草民正好就是這樣的人。雖然不才,但是自認有些本事。草民有個特殊的本事,那就是看人很準。”書生笑道。

“你倒是實在,但是我們貿然相信你,萬一你是個細作呢?”崔雲汐笑問。

“娘娘所慮極是。不過天子一定會調查清楚的。至於草民麼,本事是有的,至於能不能叫天子看上,那也看草民的運氣。草民今日也是想搏一番出路。”書生道。

“好。你倒是實在。帶上吧,要是不合用趕走就是了。”寧司禦朝著那護衛道。

護衛帶走了書生。

“夫君為何這麼草率,此人不明不白,來路不明,怎麼可以就這樣相信?”崔雲汐不解地道。

“朕會查清楚的。他敢毛遂自薦,必然有一定的本事。況且朕也想看看他到底有什麼本事。”寧司禦道。

“夫君,剛剛我說的話,到底聽進去了嗎?”崔雲汐點頭,突然又想起季珍珠,努嘴道。

“聽進去了。皇後的話,朕何嘗聽不進去?”寧司禦笑道。

兩人在外麵閒遊了一會兒,便回了行宮。

且說那個書生叫做曹裴,出自本地一個望族人家,自小也是飽讀詩書,可就是不喜歡做八股文章,專門喜歡做一些“淫詞豔曲”,被父親叔伯認為是廢材。

如今,他在悠然居裡第一眼看到寧司禦和崔雲汐的時候,就認定自己命中註定的貴人終於出現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妃傾城_王爺_您失寵了,醫妃傾城_王爺_您失寵了最新章節,醫妃傾城_王爺_您失寵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