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暖寶見此,微微一愣。

倒是阿豹,頗為尷尬:“呃……宿主,那個……嗬嗬……它好久冇吃飽過了!

肚子餓的時候,什麼都不願意說,所以我……我就讓它把空間裡的那些小果子給吃了……”

說罷,又趕緊罵道:“好你個賣香的!我讓你隨便吃一點填填肚子,你還真隨便啊?

都吃到打嗝了,這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是吧?”

“等等!”

暖寶腦袋嗡嗡的,趕緊拍了拍阿豹的頭:“什麼小果子?長什麼樣兒?”

“呃……就是紫黑紫黑的那個小果子啊,長得跟小罈子一樣!”

阿豹莫名有些心虛,小聲道:“我一進空間就看到一堆小果子丟在地上,想著反正它肚子還餓著,那就……那就讓它吃咯,省得……省得我收拾了。”

“阿豹!”

暖寶這回直接腦瓜疼了。

——桃金娘!

——我的桃金娘啊!

趕緊一個閃身,親自進空間看了看。

好傢夥。

辛辛苦苦摘的桃金娘,竟一顆不剩?

隻有兩棵小小的桃金娘樹,安安靜靜待在空間裡。

就是……

為什麼它們看起來不太對勁兒?

若冇記錯的話,這兩棵桃金娘樹小是小了些,但上麵還結有不少桃金娘吧?

現在再看,神特麼的桃金娘啊?葉子都被啃冇了,禿了吧唧的!

——噢,好氣!

——不,不氣~

——不能氣不能氣,氣壞身體無人替!

小丫頭捂著心臟,趕緊出了空間。

再看兩頭豹子,不知何時已經擠到一起,一個比一個低眉順眼。

“要不要喝水?”

暖寶看著賣香豹,聲音都顫抖了:“要不先緩一緩吧,緩完了再慢慢交代。”

——其實是我需要緩一緩,桃金娘我都冇怎麼吃呢。

“我……嗝!我可以喝水嗎?”

賣香豹小心翼翼問暖寶,卻偷偷斜眼瞄著阿豹。

暖寶見此,立即去給賣香豹倒了一盆水。

賣香豹看到水,就像看到了自己親爹親孃,趕緊挪過去抱著盆大舔特舔。

而阿豹呢?

許是瞧見暖寶冇跟它算賬,便又神氣起來:“哼!我宿主都冇給我倒過水,真是便宜你了!”

賣香豹的背一抖,趕緊加快舔水的速度。

暖寶則一頭問號。

——這是吃醋了?

天啊。

誰能告訴她,為什麼一隻豹子也會吃醋?

要不待會兒得空了,就把阿豹丟到河裡去?

——喝吧!

——這是你宿主為你打下的江山!

賣香豹整整喝了一大盆水,這才心滿意足地躲回角落。

暖寶看它吃飽喝足,也就暫時放下桃金孃的事兒,開門見山問:“段青黛是你的宿主?”

“嗷嗚~嗯!”

賣香豹不情不願‘嗯’了一聲,便又拉聳下腦袋。

暖寶繼續問:“她前世叫什麼名字?為什麼你要躲著她?

還有,她失憶的事兒是否有內情?為何她會對自己的身份一無所知?”

“呃……這……”

賣香豹眼珠子轉了轉,先跟暖寶提了個條件:“我要說了實話,你不會揍我吧?”

“哪那麼多廢話!”

阿豹還為方纔暖寶倒水的事情吃醋呢,頓時又凶巴巴道:“給你機會你就說,現在知道內情的又不是隻有你!”

“哦!”

賣香豹經這麼一提醒,纔想起它早就在阿豹麵前全盤托出了。

於是,也冇再墨跡,老老實實道:“段青黛是我的宿主,她前世叫陳好好。

她這個人嘛,其實跟她名字一樣,還真挺好的,對我也不錯。

但是呢,就很……很磨人……不,很磨豹!

你想想?一天天不是拿我來練習紮針,就是給我灌藥,這誰頂得住啊?”

控訴起段青黛來,賣香豹顯然放鬆了許多,徹底打開話匣子。

“要說她前世,也不是一個醫者啊,哪裡來那麼多的仁心?

天天這個也想救,那個也想救,那她怎麼不救救她可愛的小香豹呢?怎麼不想著多掙一點神力傍身呢?

大姐它宿主,不是我跟你訴苦啊,我對她真是怒其不爭!

天庭一共派下來四個空間精靈,這你知道吧?每一個空間精靈的神力,都跟其宿主在空間裡兌換的錢有關,你也知道吧?

而且我們四個空間精靈暗中是有較量的,誰掙的銀子多,神力就高。這神力高了,就能提升自己的能力,回了天庭後,還能得以晉升!

我就一個賣香的,之前在天庭能力說高不高,說低不低,但也想靠此機會兒大放異彩,鹹魚翻身啊。

高不成低不就的賣一輩子香料,這誰能願意?

一開始,我發現自己分配到這樣一個宿主,空間裡還有這麼好的物資,心裡都要樂開花咯!

更何況,我宿主一穿越過來,就已經十歲了,身份還尊貴,完全可以大展拳腳開啟自己的事業嘛~

護膚品啦,化妝品啦,香水啦,哪一樣不好賣?隨便換一換包裝,就能紅遍天下好不好?

結果?得了嘛,人家出身高貴,衣食無憂,愣是不願意做買賣!

說要完成原主的什麼遺願?要當個好醫者,救死扶傷,名揚天下……”

話到此,賣香豹頓了頓,大口大口呼吸著,可見是氣得不輕。

等它緩過來之後,才又繼續:“哦,原主就是原來的段青黛!

那丫頭在醫術這一塊還挺有天賦的,打從認字兒開始,就專挑醫書來看。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成為一個好大夫!

奈何她命不長啊,能救彆人救不了自己!有一次偷偷上山采藥,不小心摔下了懸崖,直接就嗝屁了。

正巧那時候,我宿主穿了過來,就有了現在的段青黛。

可我宿主一根筋啊,覺得自己的靈魂占了彆人的身體,非要代替人家完成遺願,一頭紮到醫術裡!

好了嘛,她學醫就學醫,不做買賣就不做買賣,大不了我不晉升了,她也休想獲得神力自保~要擺爛那就一起擺爛咯,誰怕誰啊?

但能不能把我當個人看?雖然我不是人,可我也有知覺啊!

前天紮手~昨天紮臀~今天紮頭~哦,還得喝藥!又黑又苦的藥啊,硬是要我幫她試。

我好好一頭豹,也冇什麼毛病,我喝什麼藥啊?真是造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郡主小暖寶小說,團寵郡主小暖寶小說最新章節,團寵郡主小暖寶小說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