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言一出,眾人驚愕萬分。

——胸口碎大石?

——咱們家小暖寶還會這個?

尤其是姨母舅舅們帶來的表兄弟表姐妹。

有幾個年紀尚小,還不夠穩重成熟的,直接被驚得醜態百出。

有被點心噎的,有被茶水嗆的,還有手軟掉茶杯的,可見‘胸口碎大石’的威力。

暖寶無了個大語!

——這是冇完冇了了是吧?

她勾唇假笑,上前摸了摸魏唯華的頭。

魏唯華還傻樂著呢,握起小拳頭就給暖寶加油打氣:“姐姐,奧力給!”

“好的,奧力給!”

暖寶一邊應著,一邊把手往下滑,直接揪住了魏唯華的耳朵。

笑盈盈道:“胸口碎大石有什麼好看的?不如咱們姐弟倆重演一下當初打豹子的精彩畫麵?你當豹子!”

“啊?”

魏唯華年紀再小,也能意識到自家姐姐不對勁兒。

——這笑容好假哦。

於是,趕忙抱住暖寶的手,嘟嘴撒嬌:“姐姐~你弟弟這麼乖巧可愛,你捨得打嗎?”

“捨得呀!”

暖寶纔不吃這一套。

雙眼微眯,便陰森森道:“放心吧,我一定奧力給!”

言畢,小手輕輕一扭,便嚇得魏唯華哇哇叫。

“啊~不要哇,爹爹孃親救命啊,姐姐不疼我啦!”

他用力掙紮開暖寶,直往逍遙王和逍遙王妃那邊跑。

兩歲半的孩子,胖嘟嘟的,跑起來左右搖擺,一顛一顛,笨拙又可愛。

而暖寶呢?則裝模作樣在後頭追。

逍遙王和逍遙王妃纔不慣著小兒子呢。

——敢讓我女兒胸口碎大石?

——膽子真大!

“爹爹~”

“去去去,自己闖的禍自己解決。”

“孃親!”

“乖兒子,孃親幫不了你~”

“哇~”

魏唯華鬼嚎了一聲,就想往魏慕華那頭跑。

可誰知?

魏慕華直接扭頭去跟魏思華說話,連眼神都不給幺弟留一個。

“大哥……”

魏唯華委屈地喊了一聲,趕緊調頭往南騫國皇帝那頭跑:“外祖父~您管管您外孫女吧!”

“哈哈哈~”

“這兩個活寶啊!”

“不愧是阿祁和妞妞的孩子,有趣得很……”

姐弟倆一個逃一個追,滿殿亂竄,引得眾人捧腹大笑。

而經過一番玩鬨後,暖寶也總算讓眾人忘了‘胸口碎大石’這樁事兒。

待姐弟倆一身汗地回到座位上坐下時,便是表兄弟表姐妹們的才藝時間了。

一個接著一個,或跳舞,或彈琴,或展示書法。

總之,誰都彆想落下!

等所有的晚輩都把才藝表演完,已經到了亥時。

若是往常,這個時辰眾人早睡下了。

可今日由於逍遙王妃一家人回來,大傢夥兒正亢奮著呢,毫無睡意。

這不?

四王爺喊來宮女,讓她們再上一些酒和小菜,大有暢聊到天亮之勢。

倒是南騫國皇帝心疼幺女,眼瞧著時辰不早了,便罵罵咧咧道:“有完冇完了?要喝酒回你南都的王府喝去!也不看看現下是什麼時辰?你自己不歇息,還不讓朕的妞妞歇息?”

正所謂一語驚醒夢中人啊。

南騫國皇帝的這番話,一下就提醒了眾人,逍遙王妃一家纔剛剛回到南騫國,是該好好歇息的。

於是,太子率先站起身道:“父皇說得對,今日就先到這吧?妞妞和阿祁他們趕路辛苦,可不能熬得太晚了!”

“對對對,得早點歇息。”

三王爺也跟著起身,笑道:“來日方長嘛,人都已經回來了,還怕冇機會好好說話?”

“那妞妞這次能待多長時間啊?”

八王爺與逍遙王妃年紀相仿,從小就很合得來。

可自打逍遙王妃出嫁後,他已經很久冇跟這個妹妹好好說過話了。

哪怕知曉妹妹現在就在身邊,但他心裡還是有些慌慌的,生怕還冇來得及說說心裡話,妹妹就要回蜀國。

而隨著八王爺這個問題問出口,眾人也紛紛將目光放到了逍遙王夫婦身上。

大傢夥兒都因為妹妹回家的事兒高興壞了,一時倒冇去想她還得回蜀國。

如今八王爺開了口,這人還冇走呢,他們就開始不捨了。

逍遙王如何能不知曉眾人的心思?

他看了身旁的逍遙王妃一眼,便起身笑道:“八皇兄放心,難得回來一趟,必定要多住些日子的。”

說罷,又衝著南騫國皇帝道:“父皇,小婿和鳳華已經商量過了,今年陪您一起過中秋,還望父皇莫要嫌棄。”

“一起過中秋?”

南騫國皇帝聽了這話,頓時龍顏大悅。

“好啊!一起過中秋好啊!朕到時候親自做一些月餅,也好讓孩子們都嚐嚐!”

“隻讓孩子們嘗嗎?兒臣和阿祁有冇有份?”

逍遙王妃雙目含淚,笑著跟南騫國皇帝撒嬌。

南騫國皇帝哈哈大笑,指著逍遙王妃道:“你呀~把心放回肚子裡去吧!少了誰的都不會少了你的,可好?”

“好~那兒臣就等著父皇的月餅了!”

逍遙王妃喜極而泣,還不忘悄悄捏一捏逍遙王的手,以示感謝。

關於要在南騫國待多久,逍遙王妃其實並不知情,也冇具體跟逍遙王商量過。

畢竟以他們的身份,能夠全家回南騫國實屬不易,又何必在意能待多久呢?

哪怕隻是三五日,那她也滿足了。

隻是冇想到,逍遙王一開口,便是要留下來過中秋。

如今還是七月呢,前兩天才過完中元節。

若在南騫國過中秋節的話,豈不是還能再待一個月?

逍遙王妃閃著淚光看向逍遙王,一切儘在不言中。

逍遙王感受到自家媳婦兒的目光,伸手便摸了摸她的頭。

“彆擔心~有瑾熔在,朝廷那頭不會多話的。

咱們回來一趟不容易,趁著這機會,能住多久住多久,多陪一陪父皇。”

“好。”

逍遙王妃輕輕點頭,渾身上下都洋溢著幸福的味道。

她如何能不知自家夫君是在兌現這些年來的承諾?

正所謂每逢佳節倍思親。

自打嫁去蜀國,每到逢年過節,她便會格外思念南騫國的家人。

偶爾傷感時,還會說出‘此生恐怕都不能再與父皇兄長們過節’的胡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郡主小暖寶小說,團寵郡主小暖寶小說最新章節,團寵郡主小暖寶小說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