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怎麼的。

看著自家閨女那自信的笑容和歡快的步伐,逍遙王的心裡突然生出了一種預感。

——有人要倒黴咯!

果然。

小丫頭剛走到眾人麵前,便開口來了句:“爹爹,我知道那些壞人為什麼要來蜀國了。”

此言一出,魏瑾熔和上官子越都有些驚訝。

倒是逍遙王,沉思了片刻後,便朝她招手:“你跟我來。”

自打知曉暖寶經常會夢到老神仙,還能憑空變出很多新鮮的物品後,他對暖寶‘神女降世’的身份便深信不疑。

也知道,很多對彆人來說複雜的事情,到了他家閨女手裡,興許就會變得很簡單。

不過在逍遙王看來,暖寶即便是神女降世,那這一世也是他們的女兒。

無論她多厲害,也依舊是個孩子。

因此從昨晚到現在,哪怕北國人的嘴再嚴,他也冇有第一時間想到暖寶。

如今暖寶主動站出來,倒讓他看到了一些希望。

隻是這人多嘴雜的,他可不想彆人知曉暖寶的秘密。

於是,拉著閨女的手,沿著小溪一路往下遊走去。

直到遠離了眾人,尤其是遠離了上官子越那個‘千裡耳’,這才放心問道:“他們為什麼要來蜀國?”

“為了以後的裡應外合啊。”

暖寶認真應道:“爹爹是知道的,我跟老神仙經常有聯絡。

隻是有時候老神仙很忙,不能時時刻刻保護我,所以就往我的金鐲子裡注入了不少神力。

說是若我遇到了不能解決的事情時,這些神力可以幫我。

我剛剛就是動用了一些神力,感應到了那些北國人的內心。

他們對北國忠誠得很,根本就不是什麼逃兵。

之所以帶著這麼多兵器偷偷潛入蜀國,是因為京都城那頭有他們的內應!

嗯……也不對……說起來好像還不算內應?我感應到的,是他們還冇真正談攏呢。

還有啊,這一批兵器應該隻是一小部分,先拿過來給彆人看的。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近期還會有大批的兵器偷偷運往京都城!

不過想要兵器的人是誰,一共有多少,我倒冇有感應出來。

可能是這些人的官太低了吧,知道得也不多?

反正他們的目的是距離京都城一百裡外的正赤縣,到了正赤縣後,自會有人跟他們接應。”

言畢,暖寶又瞧見逍遙王手中的地煞宮令牌。

趕緊道:“哦對了,他們跟地煞宮應該是有關係的!不過具體是什麼關係,我也感應不到。看書喇

隻是那些北國人中,有幾個特彆憎恨我們蜀國。

他們在心裡罵我們呢,說什麼地煞宮會幫他們報仇?

地煞宮為什麼要幫他們報仇啊?又不是吃飽了撐著!

既要幫他們報仇,那肯定是一夥的啊。”

“竟還妄想著讓地煞宮幫他們報仇?”

逍遙王聽完暖寶的話,冷笑道:“我本還以為,他們身上的衣裳和這塊令牌,都是從地煞宮弟子的身上扒來的。

冇想到,竟是有人光明正大地提供!”

說罷,想起了華頭江的事情,又道:“我倒說呢,怎麼華頭江太平了這麼多年,突然就出來了一個地煞宮?

如今想想,地煞宮在華頭江當水寇,興許就跟北國有關。”

逍遙王的腦子轉得極快。

暖寶這頭纔將話說完,他立即又有了新的猜測。

畢竟方纔他們談起地煞宮的時候,上官子越曾說過一句:地煞宮不缺銀子。

既不缺銀子,為何要當水寇?

指不定就是為了控製華頭江,從而方便北國偷運兵器進來!xyi

想到此,逍遙王的臉色越發難看。

而暖寶瞧見了,心裡也有些擔憂。

於是,扯了扯逍遙王的衣袖:“爹爹?咱們有什麼辦法治一治他們嗎?

這些人好可惡啊,天天不乾正事兒,就想著欺負咱們蜀國,真讓人生氣!”

“好孩子,咱不生氣。”

逍遙王意識到閨女還在,趕緊掛上慈愛的笑容,彎腰把她抱到了懷裡。

“你要知道,老天爺永遠站在正義的一方。

對於那些不把黎民百姓當回事兒,喜歡欺淩弱小,天天想著發動戰爭的國家,等待著他們的,將是血淋淋的教訓。

咱們啊,隻要好好做自己,努力變得更強大,就什麼都不怕了。”

說罷,又低頭看向暖寶手腕上的金鐲子。

小聲叮囑道:“老神仙給你的神力你要留著,以後不許輕易用了,知道嗎?

萬一用完以後再遇到什麼危險,那可怎麼辦?”

“我有武功呀!”

暖寶笑嘻嘻看著逍遙王:“爹爹,你閨女很厲害的好不好?又不是除了神力外,什麼本事兒都冇有。

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子越哥哥,他都誇我進步很大呢!

爹爹您放心~即便冇有神力,我的武功也能保護自己,保護家裡頭的人。”

“是是是,我家閨女最能乾了。”

逍遙王彈了一下暖寶的腦門,便抱著她往回走。

但對神力這東西,他依舊抱持了敬畏心。

“神力是老神仙給你的,你得用在刀刃上,不可隨意浪費。

下次見了老神仙,還要跟老神仙說謝謝,再問問老神仙,他缺什麼東西冇有?要不要咱們給他上香?

若是老神仙什麼都不缺,你也要多說些好聽的哄他開心。

咱們要懂得禮尚往來,不能光拿人家東西。”

“嗯嗯,知道啦。”

暖寶半認真半敷衍地點點頭,第一次覺得自家老爹可以跟秀兒交個朋友。

啊,不對,是‘香友’!

父女倆回到大草地時,大傢夥兒已經開始吃早飯了。

侍衛們和丫鬟們,也正忙著收拾東西,打算繼續上路。

逍遙王將暖寶送到逍遙王妃身邊,便叫來了幾個小子,將暖寶的話和自己的猜測說了一番。

畢竟事情牽扯太大,光靠著那遙的勢力,恐怕很難把事情辦得圓滿。

所以,隻能將魏瑾熔幾個人都叫過來,分彆動用一些他們的人手。

當然了,逍遙王也不傻,纔不會把自家閨女神力的事情說出來呢。

隻隨意尋了個藉口,說那些話都是暖寶套出來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郡主小暖寶小說,團寵郡主小暖寶小說最新章節,團寵郡主小暖寶小說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