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暖寶:“!!!”

正想說話的她,險些咬到自己舌頭。

她很想問一問魏瑾賢:你是如何做到這麼無知,又這麼自信的?

但她不能。

她得做一個和藹可親的老師。

就算對麵坐著的是不聽課的學生,她也得耐心細心加責任心。

努力擠出幾絲笑容,輕聲問:“你怎麼會說它是四條呢?”

“數數。”

魏瑾賢見暖寶笑得挺親切,還以為自己猜對了。

得意洋洋喊上官子越和魏瑾良過來:“你們看啊,豎橫豎橫,四根條子組成了一個瘦高瘦高的‘口’字,所以它是四條。”

魏瑾良:“可這個高一點的‘口’字外麵,還有一個更大更高的‘口’字,你怎麼不說它是八條?”

魏瑾賢:“八條是剛剛那個拱門,四皇弟你要認真聽課啊。”看書溂

魏瑾良:“……”

——我很認真。

——所以我知道它不是四條。

上官子越上前,敲了敲白板:“那裡麵這個‘口’字的四個角,還分彆有四條斜杠,你怎麼不說它是十二條?”

魏瑾賢一愣:“子越兄說得好像有點道理?”

上官子越:“……”

下意識回頭看了眼暖寶,莫名有點慌。

——不是的。

——我隻是逗一逗他,冇想到……

“什麼十二條,哪裡來的十二條!

不是說過了嗎?不管是條子、筒子,還是萬字,都隻有一到九!”

——神特麼十二條。

——把白板當成四條就夠離譜了,這還來個八條十二條。

——哎喲,不氣不氣,氣壞身體冇人替。

“這叫白板~剛剛認牌的時候就和你們說了,白板比較特彆,不能用數的!

還有這個……這個小鳥是一條,看好了,一條是一隻小鳥!”

“這是小鳥嗎?”

魏瑾賢見暖寶有些急,便想逗一逗她。

隨手接過一條,便道:“四皇弟,子越兄,你們看看這張牌。

暖寶說這是小鳥,我怎麼覺得是老母雞?”

魏瑾良:“……”

瞅了瞅自家二皇兄,覺得他該請太醫來看看眼睛。

上官子越:“……”

完全不敢搭話,默默坐回了自己的椅子。

暖寶:“……”

有魏瑾賢這樣的學生,她覺得自己必須冷靜冷靜才行。

深呼吸。

再深呼吸。

最後乾脆丟出了幾本《馬吊寶典》。

早在吩咐唐定去做麻將時,暖寶就已經抽空手寫了幾本‘說明書’。

畢竟她也是第一次當麻將老師嘛,不得準備得齊全一些?

這不?

事實證明,這東西還是有用的。

至少在關鍵時刻,還能用來保命。

“給你們兩刻鐘,把這本《馬吊寶典》看一看。

裡頭清楚寫了馬吊的玩法,有哪裡看不明白的再來問我。”

言畢,想起魏瑾賢那不上心的樣子。

又道:“兩刻鐘後,咱們四個人先來打一把,一兩銀子起步。”

“什麼?”

魏瑾賢這下倒冇開小差了:“玩這個還要銀子?還要一兩?”

“既然是有輸有贏的東西,那自然得有點彩頭啊。

一兩銀子隻是最基本的,二皇子哥哥可以看一看《馬吊寶典》最後幾頁。

上麵清楚寫明瞭馬吊的各種贏法和番數。

由大到小,有八十八番、六十四番、四十八番等等,最小的是一番。

打個比方,如果我贏了,牌麵是平胡,而點炮的人剛好是你,那你隻需要給一兩就好。

但如果我是自摸,那你和四皇子哥哥還有子越哥哥,就得每個人給我二兩銀子。

再打個比方,如果我的牌麵很大,像七小對啊,全求人啊,大三元啊等等,那銀子就多了。看書喇

總之你們記住,彆人放炮你們贏,那你們隻能贏一個人的錢。

可如果是自摸的話,就能贏三個人的銀子哦!

彆小瞧了這一兩銀子,隻要打得好,一把贏上幾百兩都是有可能的。”

“幾百兩?你莫不是在逗哥哥?”

魏瑾賢見暖寶說得一套一套的,趕緊翻到《馬吊寶典》最後幾頁。

“我得仔細看看,彆到時候輸了麵子還輸了銀子。”

所以說他為什麼要來學打馬吊呢?

早知道還不如在宮裡睡大覺,連上書房都不要去。

“二皇子哥哥,你不用那麼緊張吧?

不過幾百兩而已,你那麼大的一個……那啥那啥,還捨不得這點銀子啊?””

暖寶從未見過魏瑾賢如此認真看書,不免出言調侃。

“什麼那啥那啥那啥啥?”

魏瑾良最近跟著暖寶和上官子越一起練太極拳,多多少少比以前更瞭解暖寶了。

一聽暖寶話中有話,立即來了興致:“二皇兄是不是有什麼秘密被暖寶知道了?”

“冇什麼。”

魏瑾賢連忙瞪了暖寶一眼:“我天天在宮裡和你們待著,能有什麼秘密?

這丫頭無非就是見我舅舅經常給我零用錢,說我有大金庫。”

——暖寶姐,你悠著點啊。

——彆不小心就把我開百寶居分號的事兒給捅出去了!

“對對對,二皇子哥哥有大金庫。”

暖寶一邊說著,一邊開始搓麻將:“所以四皇子哥哥,你要好好學打馬吊啊。

到時候多贏一些二皇子哥哥的銀子,把他的金庫消滅掉。”

言畢,還不忘提醒哥哥們看《馬吊寶典》。

——看吧看吧。

——反正學得再快,也冇有我厲害。

兩刻鐘很快就到了。

暖寶帶著三個少年郎開始了他們的麻將之旅。

魏瑾良:“等一下,我看一看這個清一色怎麼打。

哦,三筒我不需要,我要的是條子,筒子給你們。”

暖寶:“……”

——傻子,你一下透露了兩條資訊出來。

上官子越:“三筒我要碰,六條我不要,給你。”

暖寶:“……”

——這個更傻,明知道人家要什麼還送什麼。

魏瑾賢摸牌,最後丟出了一個東風。

嘴裡還不忘吐槽道:“你們倆擱這相親相愛呢?你不要給他,他不要給你?

彆忘了,能贏的人隻有一個。”

暖寶眉眼一挑,心想:還算有個明白人。

可誰知,她剛把一張一條打出去,就立馬聽到魏瑾賢喊道:“等等!老母雞彆跑,我要碰一碰!”

暖寶:“……”

——老母雞叫誰呢?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郡主小暖寶小說,團寵郡主小暖寶小說最新章節,團寵郡主小暖寶小說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