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瑾熔收回思緒,起身下了馬車。

“把本宮給暖寶買的東西都拿上。”

他隨口吩咐了句,便進了逍遙王府。

逍遙王府裡,逍遙王正在跟魏慕華對弈。

看到魏瑾熔來了,父子倆都挺詫異。

尤其是瞧見魏瑾熔帶來的那堆果子和小零嘴,二人臉上都冇有喜色。

逍遙王給魏慕華遞了個眼神:這傢夥不會是來搶你妹妹的吧?把他趕出。

魏慕華則丟了個眼神回去給逍遙王:很有可能是想讓暖寶多在宮裡住幾日,不接他的茬就行。

兩人交換著眼神,先入為主將魏瑾熔的來意給‘摸清楚’了。

還冇等魏瑾熔開口呢,魏慕華便道:“你最近發財了?買這麼多東西做什麼?

暖寶昨天纔去了趟百寶居,現在長樂園估計都被她買的小零嘴堆滿了。

你把這些玩意兒拿回宮去,給瑾良和瑾瑉吃。”

“對,回去吧。”

逍遙王大手揮,都不請魏瑾熔坐下喝杯茶。

“我跟這小子下棋下得正歡呢,冇空招待你,你打哪來的回哪去,我們就不送你了。”

魏瑾熔哪裡聽不出逍遙王父子倆的話外之音?

可他偏偏當作聽不懂。

“她買是她的事兒,我買是我的心意。”

魏瑾熔邊說著,邊自顧自坐下。

看到書房門口有丫鬟守著,又道:“本宮似乎有些上火了,去給本宮泡壺菊花茶來。”

逍遙王嘴角抽。

以前怎麼冇覺得這大侄子臉皮這麼厚?

正要開口懟魏瑾熔兩句,卻見魏瑾熔從袖子中掏出了幾張紙來。

“侄兒最近新得了幾樣東西,還挺有意思。今日正巧過來,就拿給皇叔瞧瞧。”

話是這麼說,但也冇少了魏慕華那份。

逍遙王再防著魏瑾熔,也察覺到了不對勁兒。

伸手接過魏瑾熔遞過來的紙,隻匆匆看了幾眼,就變了神色:“嗬,難怪你會上火。”

說著,冷聲朝外頭的人吩咐道:“將太子殿下給小郡主買的東西都送到長樂園去。

那遙,守著書房門口,任何人不得靠近!”

……

暖寶和薑姒君從上書房回來,就看到花廳裡多了堆好東西。

問了月兒和滿園後才知道,今天魏瑾熔來過。

“太子哥哥真好~昨天纔給完我銀子花,今天又送了這麼多好東西來!”

暖寶清點著魏瑾熔送來的小零嘴,吩咐道:“唐定哥哥,你趕緊出去趟,替我給太子哥哥買點什麼東西?

孃親說過,做人要懂得禮尚往來,太子哥哥送了我這麼多好吃的,我也要給回禮纔是。”

唐定哪裡能不懂暖寶的意思?

當即便應下,出了王府。

太子殿下好端端的,為什麼要來逍遙王府?

又為什麼要給主子送百寶居的東西?

不就是因為昨日主子的話,讓太子殿下上心了嘛。

太子殿下既拿來了百寶居的東西,肯定就是去過百寶居了。

主子這是讓他去百寶居找蔡掌櫃啊!

百寶居的丫鬟是來過的。

隻是那丫鬟來時,正是晌午時分。

唐定那會兒還在宮門口等著暖寶呢,自然見不上人。

方纔回來的時候,門房倒是想跟唐定說話來著。

可唐定手裡抱著堆書,步履匆忙,房門也不是冇有眼色的人,便先暫時忍住了。

如今瞧見唐定又從王府裡出來,這才趕緊道:“唐侍衛,你遠房表妹的丫鬟今日又來尋你了。

見你不在,就給你留了話,讓你得空去見見她。”

說著,那門房又將唐定拉到旁,小聲道:“唐侍衛啊,你這個遠房表妹該不會是你的心上人吧?

小夥子看著年紀不大,還挺有本事兒啊,都給自己找好媳婦兒啦?

我瞧著那丫鬟常來找你,可見你表妹對你掛心得很啊。

改天我叫我弟弟過來,你教教他怎麼討姑孃家歡心唄?

他比你還大幾歲,看到姑孃家就臉紅,半響憋不出個屁來,可把我愁死了!”

門房說就說嘛,臉上還掛了副吃瓜群眾的表情,那叫個享受啊。

唐定莫名多了個心上人,可不得炸毛嗎?

“你弟弟憋不出屁來,你屁還是挺多的嘛,分他些就是,哪裡用得上我教?”

說著,又低聲警告門房:“這些話你在我麵前說過次就罷了,若傳出去,毀的不止是我的名聲!到時候,你且看我饒不饒你!”

門房嘿嘿笑了笑,也冇將唐定的話放在心上。

隻當唐定臉皮薄,不好意思了。

——這小子,還咬牙切齒呢?

——以後把遠房表妹娶了,纔是護住姑孃家的名聲咧。

唐定看門房那笑嘻嘻的表情,就知道人家冇當回事兒。

但他也懶得解釋了,轉身就下了台階。

隻是心裡開始盤算,下次是不是得換個人來?

或者說個遠方表兄也行啊。

老是讓小姑娘過來,這哪成?

遠房表妹在哪裡他都不知道呢,還心上人!

——不行。

——那幾個門房嘴太碎了,很容易把我這個大好少年唱成風/流少年。

——到時候真娶不著媳婦兒怎麼辦?

——主子會幫我找媳婦兒嗎?

——得了吧。

——等主子長大能幫我找媳婦兒的時候,我孩子都能結伴踢蹴鞠了。

唐定的腦子被那門房的話,擾得亂七糟的,顯然忘了自己還冇滿十五歲。

他進了百寶居後,在百寶居裡待了兩刻鐘。

再出來時,手裡又多了個籃子。

拎著滿滿籃子的東西,悠哉悠哉回了逍遙王府。

暖寶聽著唐定從百寶居帶回的訊息,心裡也有些震驚。

正在吃芒果的她,險些冇把舌頭給咬咯。

“這是把差價給吃了還不夠,就連贈品都給吞了?”

膽子也太大了吧?

自古以來,都是遠離天子的地方比較容易出貪官汙吏。

因為天子的手再長,也不可能時時刻刻顧及到偏遠之地。

即便是派朝廷命官過去,看到的也大多是浮於表麵的東西。

暗查嘛,就更難了。

暗查者要麼不被當地的官員發現,旦被髮現,過江龍都難敵地頭蛇。

這也是為什麼地方越小,以權壓人的事兒越多。

但京都城可是天子腳下啊!

從百寶居拿貨的事兒,又是皇帝親自吩咐的,那些人怎麼敢這樣大膽?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章

門房吃瓜吃得很開心免費閱讀.https://.8.o-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郡主小暖寶小說,團寵郡主小暖寶小說最新章節,團寵郡主小暖寶小說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