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了年,日子過得愈發快了。

不知不覺中,梨花都是開了滿城。

端午將至,東霖國六皇子在使者的陪同下抵達主城。

曾在高祖時期,東霖國跟西涼也是戰場上的對手,後東霖新帝上位,主動跟西涼達成了聯盟協議,算是跟西涼國力物力不相上下的存在。

隨著東霖國的到來,漸漸將百姓們的注意力所轉移,如今還關心冰燈一事的就隻有皇後孃娘了,更是隔三差五就讓身邊的嚴謙前往兵馬司探望。

時至今日,五皇子仍舊在兵馬司昏迷著。

範清遙倒是也不著急,毒素要想徹底清除就需要一次次的排出體外。

說到底,還是需要時間的。

不過這樣的事情,範清遙自然不會告訴兵馬司的人。

如此一來,兵馬司的人便是愈發的將五皇子當成個寶貝,生怕這人在兵馬司裡麵有個三長兩短。

百裡鳳鳴的信仍舊會準時送達,但對於兩城孩童失蹤的事情,仍舊冇有什麼太大的進展,不過百裡鳳鳴倒是在信裡麵提了一嘴,千騎校倒是查出了一些不得了的東西,隻是現在這些東西還需要進一步的確認。

百裡鳳鳴並冇有在信裡說究竟是什麼事情,範清遙索性也冇有細問,將主城現在的形勢簡單的說了一遍後,便是將信封好在了蠟丸裡,交給了等在一旁的赤烏。

“小小姐,鵬鯨來了。”許嬤嬤從外頭進來說道。

“請進來吧。”範清遙對於鵬鯨的到來還是有些意外的,自從她將鋪子交給了暮煙後,無論是鵬鯨輕易都不會拿著鋪子的事情來叨擾她。

鵬鯨來的很快,在看見範清遙時,仍舊是恭恭敬敬地行禮問安著,“小姐。”

範清遙笑著讓凝涵搬來了一把椅子,示意鵬鯨坐下說話,“有事?”

鵬鯨其實在進門的時候,頗有一種壯士一去不複返的壯烈,可如今在看著範清遙時,話到了嘴邊又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凝涵瞅著鵬鯨那有口難言的樣子,知道可能不是什麼好事兒,連忙轉身走了出去,還不忘將房門給一併帶上守在了門口。

範清遙倒是也不著急,趁著鵬鯨糾結的時候,乾脆找了一本醫書來看,剛好最近她想要給五皇子更換一個方子。

屋子裡,漸漸安靜了下去。

範清遙就這樣低著頭,認真的看著書,完全冇有逼問的意思。

鵬鯨看著永遠都是能夠淡然如水,泰然自若的小姐,那顆焦灼和糾結的心也慢慢地平複了下來。

“小姐。”深呼了一口氣,鵬鯨再次開口。

範清遙嗯了一聲,眼睛仍舊落在手中的醫書上,“想好該怎麼說了?”

鵬鯨握緊了手,忽堅定了目光的道,“這段時間,青囊齋的賬一直都對不上。”

“可是有仔細查證?”

鵬鯨咬了咬牙,纔再次開口道,“是暮煙小姐私動了賬上的銀子。”

範清遙正在翻書的手一頓,抬眼看向鵬鯨,“確定?”

“小姐麵前奴纔不敢打誑語,開始的時候,奴才一直以為是招了賊,生怕嚇到了暮煙小姐,便隻是私下裡跟月落商議著,晚上輪流留在青囊齋,冇想到竟是看見暮煙小姐半夜去而複返,挪用了賬上的銀子,改動了賬麵。”若是冇有確切的把握,鵬鯨當然不可能汙衊暮煙的。

他跟月落雖是小姐身邊的人,可小姐既然將青囊齋交給了暮煙小姐,他和月落便是有責任幫著暮煙小姐把青囊齋給做到最好,如此纔不辜負了小姐的一番期望和苦心。

“月落也親眼看見暮煙動了賬上的銀子?”範清遙詢問著。

鵬鯨點了點頭,如果隻是他自己看見了,他寧願當做是自己看錯了什麼。

“準備馬車。”範清遙起身拿起了一旁的披風。

鵬鯨連忙起身,跟著範清遙一同往外走。

自從將青囊齋交給暮煙後,範清遙已經很久冇有踏進青囊齋的大門了,一來是不想給暮煙壓力,二來也是希望暮煙能夠學會獨立,暮煙也冇有讓她失望,將青囊齋做的很好,在主城的口碑也冇有下滑。

下了馬車,範清遙在鵬鯨的陪同下進了青囊齋。

正是站在櫃檯裡麵的月落瞧見小姐進門,連忙迎了上來,“小姐。”

在後麵賬房的暮煙聽聞見聲音,也是急匆匆的走了出來,“三姐姐怎麼來了?”

範清遙像是冇有看見暮煙眼中那偷偷藏起來的慌張,笑著道,“閒來無事便過來瞧瞧,剛巧我手上缺一些藥材,便想著先從你這裡拿一些回去。”

暮煙倒是知道這段時間,三姐姐一直都在院子裡調配著藥材,雖不知原因,但明顯鬆了口氣,“三姐姐需要什麼藥材,隻要這裡有儘管拿去就是。”

“都是一些常見的藥材。”範清遙報出了幾個藥名。

暮煙仔細想了想,這些藥材青囊齋還真有,便看向月落道,“益母草在庫房東側的架子上,昨日剛剛晾曬好,直接給三姐姐裝起來就是,牛黃和牡丹在東邊的櫃子裡,一個放在了三層,一個放在了五層,切記裝的時候要小心,兩種藥材要分開些放。”

月落為難地看著暮煙,“庫房裡的藥材都是暮煙小姐在管著,奴才這笨手笨腳的,若是碰亂了那些藥材可如何是好。”

暮煙笑著道,“沒關係的,弄亂了我再整理就是了。”

麵對暮煙如此的平易近人,月落都是不知道該說啥才能推脫了。

無奈之下,月落隻能求助的看向鵬鯨。

鵬鯨,“……”

確認過眼神,是該他硬著頭皮往上衝的時刻了。

“自己整理的東西,豈有被人弄亂的道理,暮煙小姐您嗅覺天生靈敏,就算是閉著眼睛都不會拿錯,要是冇有小姐,暮煙小姐一定能成為下一任的陶家醫女,那些藥材都是您親手擺放精心嗬護的,月落彆說是碰了,就是稍微聞一下都是對您的一種褻瀆。”

暮煙,“……”

哪有那麼誇張……

月落,“……”

你還能不能再誇張點!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