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靖宸是真的累著了,舉起茶壺就是一通牛飲。

待喝飽了後,她纔是看著孫從彤抱怨著,“你怎麼不直接在地上打個洞呢。”

孫從彤表示自己很無辜,“上次喝茶都是喝出人命了,這次自然要小心點的。”

韓靖宸聽著這話,就是想起了瑞王妃,很明顯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我進門時瞧著你們兩個聊得正歡,說什麼呢也帶我一個。”

孫從彤就是笑著道,“我也是剛剛聽聞,清遙的三妹妹竟都是已經嫁人了。”

韓靖宸看著範清遙愣了愣,“你妹妹嫁人了?多大了?”

範清遙笑著道,“十三,翻了年就十四了。”

韓靖宸點了點頭,在西涼若不是皇室和什麼大戶人家,倒並不是那麼在乎女子是否及笄,有很多人家都是先把人娶進門,等到及笄了之後再是行周公之禮的。

“咣咣咣……咣咣咣……”

窗外忽然傳來了陣陣砸東西的聲音。

雅間裡的幾個人對視了一眼,均是好奇的走到了窗欞邊,推開窗子一看,隱約可見護城河邊正有不少人忙著雕刻冰雕和冰燈。

“聽說等十五晚上的時候,護城河上的這些冰燈都是會亮起來的,到時候定是很熱鬨的。”孫從彤哪怕是成了親,仍舊跟個孩子似的。

反之,範清遙跟韓靖宸就同時靜默了。

孫從彤不解地看著二人,“你們那一副苦大仇深的是什麼意思?”

韓靖宸苦笑了下,“護城河折騰了這麼大的動靜,一看就是朝廷出的手,朝廷既是花了銀子就不會白花,隻怕這十五又是夠我跟清遙折騰的了。”

孫從彤愣了愣,還是有些冇大聽懂。

範清遙則是耐著性子道,“朝廷搭了銀子進去,自不會是單純為了百姓造福,其中必然是討好著宮裡麵的各位主子,一旦皇後孃娘和後宮的妃嬪們微服出宮,我們這些當兒媳的必定要陪伴左右的。”

這次,孫從彤倒是聽懂了,一臉我為你們祈福的表情。

韓靖宸雖然冇有婆婆,但正是如此她才更加尷尬。

去年的時候跟著後宮的妃嬪們一同出宮看煙火,眼看著其他皇子妃都陪伴在婆婆身邊,隻有她夾雜在中間,瞧見了哪個妃嬪都是要裝模作樣的說幾句吉祥話。

身份小又冇有婆婆,自然就得把後宮妃嬪都當成婆婆對待。

往事一幕幕浮現在心頭,韓靖宸真的是鬨死個心。

果然,等到十三這日,皇子妃們就是都收到了訊息,十五晚上皇後孃娘要帶著後宮的妃嬪一同出宮看冰燈。

範清遙想著韓靖宸的尷尬,特意跟皇後孃娘提議,此番讓韓靖宸陪伴在皇後孃娘身邊,畢竟皇後孃娘是所有皇子的嫡母後,誰也說不出什麼。

甄昔皇後想著此番鳳鳴也不在主城,再加上早知道範清遙跟六皇子妃關係好,自然是點頭同意的。

等到十五這日晚上,主城真的是相當熱鬨。

從護城河的一頭到另一頭,密密麻麻的都是百姓來回走動的身影,街道上百姓們的閒聊聲連同孩童們的打鬨聲此起彼伏著。

從宮裡麵出來的馬車本就是多,為了不引起百姓們的注意和街道的堵塞,趕車的宮人們隻能將馬車停在了距離稍遠的岸邊。

隨著馬車門接連打開,後宮的妃嬪們連同皇子妃和皇子們,就都是走了下來。

範清遙跟韓靖宸陪同皇後孃娘下了馬車,剛巧就瞧見了愉貴妃帶著雲月公主連同百裡榮澤一同往這邊走了過來。

愉貴妃似也冇想到真的就這麼巧,一落地就仇人見麵,可真的四目相對,也不能當看不見,隻能壓著心裡的不舒服主動過來請安。

甄昔皇後跟愉貴妃打了幾圈太極後,便看向了百裡榮澤身邊的範雪凝,“這位倒是麵生得很。”

範雪凝連忙乖順地請安,“皇後孃娘千歲。”

百裡榮澤牽著範雪凝的手,主動開口道,“回母後的話,這是兒臣府上的範姨娘。”

甄昔皇後聽著這話,就是不動聲色地看向了身邊的範清遙,在得到了範清遙肯定的眼神後,纔是再次仔細地打量起了範雪凝。

彆看範府裡的男人都登不上檯麵,但生出來的女兒還真是個頂個的漂亮。

就連見慣了美人的甄昔皇後都要承認,範雪凝確實是生得不錯,尤其是那端正秀麗的五官,若是不仔細看,倒是跟她身邊的範清遙有七八分的相似。

“皇後孃娘難道不知道,這是跟太子妃同父異母的妹妹?”愉貴妃不輕不重地開了口,卻特意咬重太子妃三個字,分明就是在打範清遙的臉,畢竟冇有哪個女子,希望有一個當姨孃的妹妹。

甄昔皇後笑了笑,“愉貴妃說的是,本宮倒是真的稀奇,同樣都是一個府裡麵走出來的人,怎麼對於人生的選擇竟這般的截然不同,不過本宮倒是覺得,人隻有一輩子,腳下的路還是要謹慎選擇一些的好。”

愉貴妃,“……”

選了他兒子就不謹慎了?

雲月看著錙銖必較的母妃,總覺得母妃最近真的是愈發沉不住氣了,估計是真的被皇後孃娘給氣糊塗了,竟連這種口舌之爭都放在心上。

“母後說的是,不過這位範姨娘當真是個不錯的,今日三皇子妃抱病無法前來,範姨娘便代替前來,說到底也是個能幫著三皇弟分憂的秒人兒。”雲月趁機拉緊母妃的手臂,今日還要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萬不能在這裡浪費時間。

愉貴妃一下子也跟著清醒了過來,隨意指向了遠處的冰燈,便是帶著人浩浩蕩蕩的走了。

甄昔皇後看著始終沉默不語的範雪凝,真的很難把這樣的人跟當初假扮芸鶯的那個人聯絡在一起,果然人都是不可貌相的啊。

“母後,咱們去那邊瞧瞧如何?”範清遙可不願意因為不值當的人,鬨了皇後孃孃的好心情。

甄昔皇後笑著點了點頭,“好,咱們今日就好好的逛逛。”

韓靖宸瞧著皇後孃娘對範清遙真心實意的笑容,是真的又羨慕又祝福的,能得婆婆如此疼愛,尤其還是身份高貴的皇後孃娘,這種榮幸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