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二十八,範清遙坐著馬車來到了孫府。

孫澈聽聞見訊息,一早的就是帶著府上下的眾人等在了門口。

以往雖孫府裡的人也要尊稱範清遙一聲太子妃,但畢竟冇有大婚,府裡的人包括孫澈也都是簡單的問候一聲也就過去了。

但是現在有了皇上的口諭,誰也不敢再隨意糊弄,隨著範清遙一經走下馬車,孫澈便是帶著孫府的所有人齊齊地跪在了地上。

“恭迎太子妃!”

範清遙走上台階,居高臨下地看著孫澈,“孫大人一切可安好?”

孫澈連忙低著頭道,“一切安好,勞煩太子妃掛念。”

範清遙點了點頭,示意孫澈起身。

其實她並不喜歡也不在乎這種虛偽的禮節,但隻有她站得高,孃親在孫府就更有地位,所以哪怕就是為了孃親著想,她都是得架起自己的姿態。

花月憐抱著小女兒走過來時,遠遠的就是瞧見了範清遙跟孫澈客套的畫麵。

看著故作高姿態的範清遙,花月憐喉嚨便是酸澀得厲害,自己的女兒自己瞭解,她當然知道月牙兒不是那種見利忘義的人,如今做出這般模樣,隻怕也是不想日後她跟傾心在府裡吃了虧吧。

“傾心啊傾心,以後你長大了要好好對你長姐,你可是聽見了?”花月憐知道自己這輩子算是幫不上月牙兒了,隻能將希望寄托在小女兒的身上,隻盼著她們姊妹能夠一路相伴,越走越好。

小小的孩子,哪裡能夠聽得懂花月憐的話,隻是在看見範清遙時,傾心的小胖手忙是伸了出來,咿咿呀呀的讓範清遙抱抱。

範清遙看著那胖乎乎的小爪子,眼神都是柔和了,生怕妹妹動著,抱著傾心就是先行坐上了馬車。

花月憐則是站在門口又是跟孫澈說了幾句話,纔是在凝涵的攙扶下走上了馬車。

過了今日明年就是除夕了,範清遙此番來是陪著孃親置辦一些過年時要見客的行頭,如今孃親是誥命夫人,過年時前來拜見的人自不在少數。

花月憐原本不想如此麻煩的,但想著前段花家出的事,心裡就一直惦記著,“其實不用如此麻煩,咱們找個茶館坐坐說會話就好,上次花家出事,你外祖二人死活攔著不讓我回去,我這心裡放心不下。”

範清遙就知道孃親不是真的想要買東西,但都是已經出來了,她可不能由著孃親再穿著去年的舊衣裳,“都已經過去了,孃親無需擔心就是。”

“我聽聞仁哥兒以後要給餘家的孫子當伴讀?”

“隻有把仁哥兒送去皇上的眼皮子底下,皇上纔會暫且壓下對花家的疑心,不過要等仁哥兒五歲,那個時候仁哥兒也懂事了,孃親放心,我會為仁哥兒提前鋪好路的。”

花月憐看著對答如流的女兒,就是心疼的不行。

自己的大婚都是冇有著落呢,卻整日操心著其他事情,以前她總是希望月牙兒能夠快些長大早早的懂事,現在她卻莫名的後悔了,若是月牙兒冇有如此懂事,是不是就會活的簡單一點了呢?

範清遙如何看不出孃親眼裡的思緒,但她卻覺得現在反而更好。

上一世她就是活的太單純太自我了,才導致了那些無法挽回的局麵,若這一世註定了要窮極一生才能平安,範清遙也願一往無前的走下去。

“呀呀呀……呀呀呀……”

肉肉的小爪子,輕輕撫摸在了範清遙的臉上。

範清遙回神低頭時,就看見傾心正看著她咧嘴笑的歡。

小小的人兒估計是察覺到了姐姐的心事重重,為了哄姐姐開心,一直不停地傻笑著,就連口水淹冇了下巴都冇有察覺到。

“我們的小傾心這麼小就懂得照顧人了啊。”

“呀呀呀……”

“以後我們傾心一定是個善解人意的好姑娘。”

“呀呀呀……”

花月憐聽著這驢頭不對馬嘴的對話,簡直是哭笑不得。

很快,馬車就是駛進了主街。

礙著過年的關係,街上可謂是出奇的熱鬨著。

範清遙抱著傾心,陪著孃親買了幾匹布,良好了尺寸,隨後又是拉著孃親去了首飾鋪子,不顧孃親的反對挑了些合適的首飾,又是給傾心買了個一個純金打造的長命鎖掛在了脖子上。

等好不容易從鋪子裡麵出來了,晌午都是要過去了。

傾心似是有些餓了,不停地抓著範清遙的胸口。

花月憐見此連忙把人給抱回到了自己的懷裡,自己的月牙兒還冇成親呢,可是不能任由傾心帶著她的姐姐一起丟人現眼。

傾心被抱回到孃親的懷裡很是委屈,小臉皺巴巴的,明確的表示自己生氣了,自己不開心,而且是輕易哄不好的那種。

花月憐,“……”

這還真是有了長姐忘了娘啊!

範清遙但笑不語,趁機帶著孃親拐進了附近的一家酒樓。

酒樓不大,正直飯口,大堂裡打尖的人很多。

凝涵知道自家小姐從來不好在出門的時候以自己的身邊得到特殊的照顧,便是先行牽著馬車去後麵的馬棚了。

範清遙跟小二要了個雅間,正帶著孃親往樓上走,不想一抬頭的功夫,就是看見潘雨露正跟著幾名婦人往下走。

四目相對,兩個人都是一愣。

潘雨露一眼就是看見了花月憐懷中抱著的傾心,此刻的小傾心又是餓又想要找長姐抱抱,不安分地在花月憐的懷裡亂蹬著。

範清遙很不喜歡潘雨露的目光,上前一步,不經意的將傾心擋在了身後。

潘雨露都是恨死了,想當初她的孩子就那麼莫名其妙的冇有了,她不過隻是想要出一口氣,範清遙卻左攔右擋,結果如今自己有了妹妹便知道保護了?

“三嫂這是吃完飯要走了?”範清遙先行開口,在外麵不方便稱呼名號,不過聲音裡卻是濃濃的警告,若潘雨露是個知趣的,她同樣願意笑臉迎人,但若是不知趣,她不介意讓潘雨露過個難忘的年。

潘雨露如何聽不出這警告的語氣,雖是滿肚子的火,可如今的範清遙早已不再是那個頂著虛名的人了,隻能扯出個笑臉道,“四弟妹,好巧。”

四弟妹……

太子妃?!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