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勾了勾唇,卻發現自己笑不出來,“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平穩度日,看著是好的,可如今的花家在那些為了追隨花家征戰沙場,甚至是死在沙場上的將士們來說卻是不公平的。”

曾經那些奔赴戰場的將士們,為的確實是保家衛國,但他們信中的信念卻是百年將門,稱之為西涼守門神的花家。

打仗需要的是信念,而花家就是他們的信念。

後來花家遭受朝廷重創,那些跟隨花家的人也死的所剩無幾。

但是人都是延續的,那些追隨花家的人自也是有後人的,如今花家同樣有了後,後果又怎堪設想?

“那些人,未必就會再重新追隨花家。”武秋濯當然知道花家輝煌的時期,但她不相信在皇權的壓製下,真的有人敢自主追隨花家。

“那些人或許冇有這樣的心思,但就怕有人煽動他們有了這樣的心思,又或者,有人讓皇上誤以為花家有了這樣的心思。”

武秋濯心口一沉,連呼吸都跟著緊了。

她是不懂得朝堂上的那些事情,但她也明白,皇權之下,若真的有人敢私自追崇,就是對皇權的不敬,那可是要誅九族的!

範清遙黑眸同樣陰沉得厲害著。

如今百裡榮澤死咬著百裡鳳鳴不放,自然不會放過這麼好的一個機會,隻怕不出三日,城內就會流言四起。

皇上本來就對花家疑心不減,屆時花家必定要再受重創!

“是我想的太簡單了,若當真是如此的話,就聽豐寧的吧……這個孩子……我就當冇生過……等到日後去了下麵,我親自給他賠罪就是。”武秋濯緊緊抓著身下的被褥,幾乎是咬著牙說出了這番話。

那是她身上掉下來的肉,她如何能捨得?

可若真因為這個孩子,牽連花家甚至是她孃家數百口人命,她如何擔待得起!

而且真的等到了那個時候,她的孩子能活嗎?

自也要跟著所有人陪葬!

顫抖到發涼的手,被一隻小手握緊,武秋濯睜開眼睛,就看見了範清遙那張美麗且總是讓人心安的臉蛋。

“那是我的小侄子,就算嫂子捨得,我也是捨不得的。”

“可,可是……”

“嫂子放心,這個孩子既是生下來了,我便一定會想辦法讓他健康的長大,隻是這些話還希望嫂子暫且不要跟任何人說,等一切水到渠成了,嫂子再好好跟哥哥談談也不遲。”

範清遙今年纔多大?

十幾歲的年紀,其他的閨閣小姐怕是還在撲蝴蝶吧。

無秋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就這麼鬼使神差的點頭答應了,明明她知道範清遙自己都還是個孩子,可這話從範清遙的嘴裡說出來,就是莫名的讓人信服。

範清遙出了哥哥的院子,便是去了外祖的書房。

深夜時分,外祖的書房燈火通明。

範清遙站在外麵,透過模糊的窗欞,隱約能夠看見外祖的暴怒,哥哥的爭執以及外祖母的無奈。

她冇有進去,就這麼靜靜地站在外麵看著。

書房裡麵,爭吵不聲不斷。

“啊嗚嗚嗚……”

孩子一聲明亮的哭聲,打斷了讓人煩躁的爭吵聲。

孩子是小,但卻是最有靈性的,或許他也同樣感受到了這個世界對他並冇有那麼多的善意,於繈褓之中哭的是那樣的委屈。

花耀庭身心俱疲地坐在了太師椅上,看著繈褓裡那小小的人兒,歎了口氣道,“此事無需你管,交給我就是了。”

花豐寧想要說什麼,可看著祖父那滄桑的麵容,到底沉默了下去。

書房外,範清遙伴隨著嬰兒的啼哭聲,轉身離去。

院子裡的踏雪似也察覺到了府裡的不安,瞧著範清遙走了進來,馬上就是湊了上去,不停地用自己那毛茸茸的大腦袋,一下下蹭著範清遙的小腿。

範清遙冇有停下腳步,而是直接回到了屋子裡。

點亮燭台,提筆寫信。

孩子既然已經出生了,便等不得了,隻有主動出擊,纔不會真的被牽製,但皇上在深宮之中,想要看見皇上總是需要一個合情合理的理由,但此事又不能真的再把其他人拖下水了。

範清遙思來想去,隻能讓百裡鳳鳴先跟皇後孃娘知會一聲,再是通過皇後孃孃的手進宮求見。

寫好了信,範清遙纔是摸了摸踏雪的頭,“去送信吧,府裡一定會冇事的。”

踏雪又是蹭了蹭範清遙的掌心,這纔是轉頭走了出去。

冇想到等踏雪回來的時候,便是帶回了百裡鳳鳴的回信。

隻是明日上午,皇上下了朝堂要去鳳儀宮用午膳,所以範清遙就是想要進宮,也要等到下去。

範清遙靜默地看著手中的回信,半晌扔進了燭台之中。

明日下午……

應該是來得及的。

前院那邊傳來了動靜,是花豐寧回到了院子。

根本冇有任何睡意的無秋濯看著夫君進了門,明明都是已經告訴自己不要委屈的,可那眼淚還是止不住地往下流著。

花豐寧靜默地站在原地半晌,忽然走過去將妻子抱在了懷裡。

這一刻,無論是無秋濯還是花豐寧,都是疲憊的說不出一個字。

院子裡的燈火,直到將將天亮才熄滅了。

一直站在書房窗邊的陶玉賢,見孫子院子裡的燈火滅了,纔回頭看向椅子上的夫君,“你真的想好了?”

花耀庭點了點頭,“以前不捨得是因為不甘心,總想著等日後新帝登基,花家還能重新為國效力,現在的朝堂早就是烏煙瘴氣一片了,早些退下來也好。”

“現在你就甘心了?”陶玉賢太瞭解自己的夫君了,為國為民了一輩子,哪怕是頂著皇上的猜忌也要站在朝堂上,為的還不是守護住西涼這一片的山河。

“不甘心也要甘心了,重孫子都是有了,也是時候該去鄉下享清福了。”花耀庭扯了扯唇角,說是笑卻比哭還難看。

隻要他離開主城告老還鄉,如同上一次一樣,花家就會徹底泯滅於朝堂,如此就算是花家有後了,皇上也定是能夠容忍的。

陶玉賢能夠看得出夫君不捨的眼神,想當初在鄉下的時候,夫君整日愁眉不展,茶飯不思的樣子,她哪怕到現在都是能夠想起來的。

“不然……”

“冇有什麼不然,睡吧,等我今日下了朝就主動跟皇上辭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