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甄昔皇後瞧著兒子手裡的那些東西,“你把太醫院給打劫了?”

百裡鳳鳴但笑不語,也是一臉的無奈。

甄昔皇後腳受傷是不假,但為了不讓愉貴妃看笑話,自是不能從太醫院拿藥的。

紀鴻遼擔心皇後孃娘,便將太子拉去了自己的府上,各種瓶瓶罐罐地塞了一大堆,百裡鳳鳴雖心裡清楚,阿遙在得知事情後會第一時間進宮,但為了不傷害紀鴻遼的自尊心,還是將藥都是給拿了回來。

甄昔皇後,“……”

還真是謝謝紀院判的一番心意啊。

“對了,今日兵馬司可有什麼動靜?”反正坐在這裡的都是自己人,甄昔皇後也冇什麼可避諱的。

百裡鳳鳴道,“聽說兵馬司的人將五皇弟安排在了一個不太重要的位置上,眼下正在幫著副指揮打下手。”

甄昔皇後冷笑了一聲,“越是這樣,就越說明老三在兵馬司裡做了太多見不得的事情,倒是對虧了你想得周到,把老五也送進去,隻要老五慢慢在兵馬司紮根,總是能查到些不該查到的。”

範清遙看向百裡鳳鳴,是真的差點冇忍住豎起大拇指。

就五皇子那跟活驢似的性子,就是以前的七皇子都要被氣的跳腳,更何況是百裡榮澤了,有這樣一個人處處給百裡榮澤添堵,那畫麵美的範清遙都是恨不能親眼去瞧瞧。

“對了,本宮聽聞老五這次不但自己回來了,還帶來了一個姑娘?”甄昔皇後詢問著。

百裡鳳鳴輕聲道,“確實是帶回來了一個人,被五皇弟安排在了一處宮外的小宅子裡麵,聽說是來主城尋人的,其他的兒臣也冇仔細詢問過。”

甄昔皇後就是轉頭看向了範清遙,“老五那孩子冇那麼多的心思,你抽了空幫本宮去瞧瞧,那個女子究竟是什麼人。”

範清遙可是不敢違背皇後孃孃的意思,“兒媳明白,母後放心就是。”

甄昔皇後點了點頭,纔是又道,“過段時間,朝廷就會給平萊王分下府邸,到時候平萊王那邊定是要大肆操辦以謝聖恩的,雖說平萊王是王,但兩字之差註定與那把椅子無緣了,這樣的場合皇子們是不便出席的,不過你瞧見了平萊王妃後告訴她,若孩子有什麼需要傳太醫的,儘管來找本宮就是。”

範清遙知道,皇後孃娘這是在給大皇子那邊吃定心丸,連忙應了下來。

甄昔皇後今日的心情確實是不錯的,乾脆就是把範清遙和百裡鳳鳴一同留了下來,等吃過了晚膳,才放二人離開了鳳儀宮。

百裡鳳鳴送範清遙出了宮,林奕早就是牽著馬車等在了宮門前。

範清遙坐上馬車後,就見百裡鳳鳴也是跟著坐了上來,正常來說,百裡鳳鳴隻需將她送到宮門口即可,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連她自己都開始漸漸習慣了百裡鳳鳴的縱容和寵愛。

百裡鳳鳴知道在宮裡麵,就算是母後再是疼愛她,她還是會拘束,所以一坐下了身,便是攬著她入了懷中,任由她枕在自己的肩膀上。

“母後說的那個跟五皇子有關的女子是怎麼回事?”靠在百裡鳳鳴的肩膀上,範清遙輕聲詢問著,她可不相信百裡鳳鳴真的對那個女子毫不知情。

百裡鳳鳴輕聲道,“是五皇弟在溯北救下的一個女子,不過那女子倒是不平常,前幾年跟欽天監的一個五官司晨訂過娃娃親,所以一路尋了過來,五皇弟本是想要好人做到底,不想……”

“不想什麼?”

“不想倒是中意了那女子。”

範清遙驚呆了。

這也可以?

“那女子如何說?”

“聽五皇弟的意思,那女子倒是冇怎麼表態,不過還是想要先來主城找曾經定親的未婚夫婿,五皇弟怕嚇著了女子,便也冇再繼續追問過什麼。”

範清遙,“……”

單相思不說,還被拒絕了。

這命……

範清遙現在看不見五皇子,也能夠想象得到那張臉的表情是得多悲催。

馬車停靠在了西郊府邸的門外,百裡鳳鳴忽然握住了範清遙的手,“聽聞南城和鳳城最近不太平,遞上來的帖子不少,父皇那邊雖意思未明,但恐怕這段時間我不能時長來看望你了。”

南城和鳳城,離主城並不算太遠。

“我知道了。”範清遙點了點頭。

不管是什麼原因,哪怕是皇上冇有將此事交給百裡鳳鳴查辦,百裡鳳鳴都必須時刻在東宮待命,不然明知道其他城池不太平,身為太子卻整日帶著女子在主城尋歡作樂,落在旁人眼中不知還要惹出怎樣的是非。

百裡鳳鳴摸了摸那細膩的麵頰,“照顧好自己,有事讓踏雪進宮送信。”

範清遙恩了一聲,纔是起身下了馬車,轉身站定在府邸門口,一直等到百裡鳳鳴的馬車消失在街道的儘頭,她才轉身回到了府邸。

過了八月,主城迎來了三伏天。

悶熱的天氣讓人一步都不願意離開府邸,就連街道上的行人都少了。

今年的數伏格外悶熱,聽說宮裡麵接連有不少人昏迷了過去,就連皇後孃娘也是每日倍感不適,好在紀鴻遼及時回宮複職,整日帶著太醫院的人在宮裡麵奔波著。

皇上感染暑氣,龍體抱恙,南城和鳳城接連遞上來的摺子一直留中不發。

兩城平章實在是無可奈何,隻能驅車前來主城覲見,結果皇上的暑氣一直不見好轉,兩城平章隻能暫且被安置在主城的官棧之中。

範清遙生怕府裡麵的人也感染暑氣,每日一早便是讓許嬤嬤拿著方子去藥鋪開藥,回來新增在一鍋鍋的綠豆湯裡,給府裡麵的人解暑去熱。

武秋濯的肚子越來越大,本就是因為肚子裡的孩子呼吸困難,如今又趕上了暑伏,陶玉賢乾脆將人接到了自己的院子裡,整日細心照看著。

八月底的時候,天諭的信悄然送至到了主城。

範清遙打開信後纔是得知,天諭跟紀宇澤已經悄悄成親了,如今兩個人就窩在天諭的鋪子裡,雖冇有什麼大富大貴,但小日子過得倒也是溫馨。

等進了九月,大理寺那邊終於放出了斬首當初那些賊子的訊息,隻是讓人冇想到的是,斬首的當日剛好就是跟平萊王府請宴給撞上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