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茶樓的二樓。

雲月看著軟硬不吃的太子,明顯有些剋製不住自己的脾氣的了,“太子既說太子妃就在屏風後麵,為何卻不讓我相見?”

百裡鳳鳴淡然一笑,“太子妃正在小睡,雲月公主若有事不妨跟我說說?”

雲月,“……”

跟你說得著麼?

“我不過是擔心太子妃的身體,太子卻如此加以阻擋,太子這般抗拒,就算我相信太子是心疼太子妃被打攪,隻怕彆人也會有所狐疑,難道太子就不怕被人非議,太子妃在禦駕時擅自離開?”

雲月這話,說的已經夠狠了。

眼看著雲月如此步步緊逼,就連一旁的潘雨露都覺得陣陣窒息。

但同樣的事情放在百裡鳳鳴身上,明顯是不管用的,“捕風捉影而已,我都不在意,雲月你又何須這般緊張?”

雲月真的要被氣死了,眉心跟著一跳一跳的。

印象之中的太子,還是那個畏縮在東宮,整日不敢出來見人的膽小鬼。

但是現在,這纔是一年多不見,同樣一個人怎麼就變成了這麼一個牛皮糖了?

雲月帶著人站在這裡,冇有一炷香也要有一盞茶了,可無論她用軟的還是用硬的,都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根本無處著力!

可這樣就想要讓雲月打退堂鼓嗎?

不,百裡鳳鳴越是如此,就越是讓雲月肯定那屏風後麵一定冇人!

“可是要喝杯茶?”百裡鳳鳴笑著重新斟了一杯茶,放在了自己的對麵。

雲月看著那茶盞半晌,忽然就是笑著走了過來,“見太子如此平靜,想來是我太過小題大做了,既然如此,我便是跟太子一起等太子妃醒來。”

雲月坐下身的同時,對著潘雨露示意了一眼。

潘雨露心神領會,轉身就要往外走。

百裡鳳鳴像是冇看見潘雨露的小動作,隻是看著麵前的雲月道,“我知道,三皇兄一直都不喜歡我,如今就連三皇嫂也是待我如陌生人一般。”

潘雨露,“……”

“父皇經常說,手足之情,血脈之親乃

最為珍貴,是我愚鈍不知該如何維繫。”

百裡鳳鳴說的話,雲月一個字都不相信,“三皇子本和太子就是血濃於水,又怎麼會如太子所說的那般?隻怕是太子想多了。”

百裡鳳鳴哦了一聲,“既然如此,三皇嫂又為何要急切離去?”

潘雨露連忙開口道,“我,我隻是想要出去透透氣。”

百裡鳳鳴倒是冇有爭辯什麼,隻是一副受傷的模樣,自哀自憐地垂著眸,“我知三皇嫂還是在刻意疏遠我,沒關係,三皇嫂無需顧慮我,等明日我便親自請教父皇,如何才能跟三皇兄情逾骨肉。”

潘雨露,“……”

她不想顧慮太子,但她不能不顧慮她自己!

不管內地裡麵這些皇子們如何爭鬥,表麵上那都是和和氣氣的。

若真的是因為她今日的離去,而讓太子抓到三皇子與其不合的理由……

三皇子跟太子會如何發展下去她不知道,但她一定是死的最難看的那個!

眼看著門外近在咫尺的樓梯,潘雨露隻能死心任命地走過來,坐在了圓桌旁。

雲月看著說回來就回來的潘雨露,氣的都是想要掀桌了。

她以前是真冇看出來,太子竟這麼黏牙!

餘光,忽然瞥見窗外有熟悉的身影路過,雲月的手指順勢一鬆,裝滿了茶水的茶盞,應聲摔碎在了地上。

“哢嚓!”茶盞碎裂的聲音,異常清脆。

潘雨露嚇得臉都是白了,本能地就是朝著地上跪了去。

雲月則是慌忙起身,滿臉抱歉地看著百裡鳳鳴,“都是我粗心了,冇能拿穩太子遞來的茶,我這就自罰一杯,權當是給太子賠罪。”

雲月的聲音很大,甚至最後幾個字因為音調太高都是破音了。

百裡鳳鳴長眉微蹙。

隻是還冇等他開口說什麼,就聽見門外響起了熟悉的聲音,“怎麼鬨騰出瞭如此大的動靜?”

雅間門被打開,帝後連同愉貴妃和其他妃嬪們,一起出現在了門外。

雲月馬上請安道,“回父皇的話,都是我不好,打翻

了茶盞。”

永昌帝今日得了靈血丸,心情一直都是不錯的,難得看著百裡鳳鳴笑道,“朕記得,太子小時候便不喜吵鬨,周圍的聲音大一點,便是會哭嚎不止,冇想到大了還是一樣的毛病,年關時還惦記著喝茶找清淨。”

雲月馬上接道,“父皇說的是,太子為了圖清淨,兒臣從進來這麼長時間,連太子妃都是冇看見,也不曉得被太子藏到了哪裡去。”

在場的人聽著這話,都是皺了下眉。

確實是,放眼望去這雅間裡,根本就冇有太子妃的身影。

潘雨露見雲月朝著自己的方向看了過來,忙跟著開口道,“估計是太子妃睡得太熟了,就連皇上來了都不知情。”

永昌帝狐疑地打量著雅間裡,“太子妃人呢?”

百裡鳳鳴看向身後的屏風,“回父皇的話,在後麵小睡。”

甄昔皇後要是真的相信,範清遙睡覺睡得連這麼一群人堵在外麵都不知道,就真的是二傻子了,“算起來,太子妃也是折騰了一小天,難免身子疲乏,臣妾剛剛瞧著外麵的街道上有人不知在叫賣著什麼很是熱鬨,皇上今日難得有雅興,不如臣妾陪著您去瞧瞧?”

愉貴妃卻開口道,“既是熱鬨,自也是應該叫醒太子妃的,有熱鬨大家一起瞧才更熱鬨,皇上說臣妾說的可對?”

永昌帝靜默了半晌,便是對著身後的白荼使了個眼色,“去看看太子妃。”

甄昔皇後心頭一跳,經曆了這麼多的事情,皇上對小清遙仍舊防備不減。

雲月見此,不覺跟潘雨露對視了一眼。

潘雨露也是攥緊了手中的帕子,興奮地雙眼放光。

百裡鳳鳴趁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屏風時,悄然走到了窗邊,摘下腰間的玉佩遞出窗外,卻在鬆開手指的千鈞一髮之際,又是攥緊了玉佩。

與此同時,屏風後響起了白荼的聲音,“是奴才腳重了,吵醒了太子妃。”

雲月,“!”

潘雨露,“!!”

範清遙真的在屏風後麵?

怎麼可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