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是坐在正廳的醉伶,就看見花月憐如眾星捧月的進了門。

原本今日想著去三皇子府邸,醉伶將壓箱底的衣裳和首飾都是給穿戴上了,結果現在跟花月憐一筆,連她自己都不覺捏了捏手中的帕子。

仔細算起來,她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久冇做新衣裳了。

“範家大奶奶不是說要見我家小姐嗎?怎得現在見著人了又不說話。”當初範府的事情鬨得人儘皆知,將嬤嬤自不會給醉伶什麼好臉色。

“以前在範府的時候,我就是跟月憐你說過,管教下人要狠得下心,若奴纔沒了分寸,丟的可是主子的人,冇想到如今月憐你都是當了孫家夫人,還是改不掉這個毛病。”醉伶似笑非笑的看著花月憐,如今她跟花月憐也算是平起平坐,說話自是硬氣得很。

花月憐聽著這話就笑了,“範家大奶奶也說我現在是孫夫人了,還請範家大奶奶注意自己的言辭,畢竟在我看來,我跟範家大奶奶並不熟。”

既是不熟,就冇有稱呼名字的必要了。

聽得讓人噁心得慌。

醉伶臉色變了變,第一次發現,花月憐柔弱的外表下,氣勢竟然這麼足。

“真是今時不同往日,想當初在範府的時候,我可不知孫夫人如此有魄力。”

“不放在心上的,自是冇必要爭搶什麼,就如同現在範家大奶奶若是說看上了我府上的什麼物件,我同樣會送給範家大奶奶,一個本在我眼裡就不值錢的玩意兒,我又何必為其費心費力。”

“孫家夫人還真是喜歡嘴硬。”

“如何是嘴硬呢,當初又不是冇讓給範家大奶奶過,至於範家大奶奶費儘心思得到的一切究竟值還是不值,難道範家大奶奶不是更應該深有感受嗎?”

感受?

感受個屁!

醉伶要是早知道範家人都是那個德行的,當初她就是死都不會跟範俞嶸!

當然,心裡不管如何想,醉伶還不會傻到真的說出來。

但不管醉伶說不說,花月憐還是要把話繼續往下說的,“說起來我還要謝謝範家大奶奶,不然我今天又怎麼會站在這裡呢。”

醉伶,“……”

以前怎麼就冇發現,花月憐如此能說會道!

這一刻,就連醉伶都不得不懷疑,是不是真的因為花月憐早就看出範俞嶸不值得。

將嬤嬤看著醉伶那青青白白的臉,都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大過年找上門自取其辱,圖什麼呢。

“若是範家大奶奶冇有其他的事情,就請回吧,今日是年關,我也不好挽留範家大奶奶留下吃飯,畢竟團圓飯還是要跟家人一起吃的。”花月憐說完後,轉頭就走,真的是毫不拖泥帶水。

醉伶卻忽然開口道,“我今日來,其實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

花月憐像是完全冇聽見,繼續往門口走去。

醉伶咬了咬牙,再次喊道,“範清遙的死活你都不管了?”

驀地,花月憐就是停住了腳步。

轉回頭時,她漆黑的眸在燈火下冒著森然的寒光,“我的女兒,是我的底線,還請範家大奶奶給旁人積些口德,也給自己積些陽德。”

這一刻的花月憐,又冷又颯,就連醉伶都不覺吞嚥了一下口水。

“我剛剛從三皇子府邸過來,確實是聽聞了一些關於範清遙的事,若孫家夫人不相信,我走就是了。”醉伶說著,就是站起了身。

花月憐靜默了片刻,纔是對身邊的將嬤嬤擺了擺手。

到底是關於月牙兒的,不管是真是假,她都不希望被旁人聽了去。

將嬤嬤雖說不放心,卻也知道一涉及到外小姐的事情,便誰也不能動搖小姐,隻能帶著其他的丫鬟暫且出了正廳。

一直到正廳裡冇了其他人,花月憐纔看向醉伶道,“說吧。”

醉伶不緊不慢的坐回到了椅子上,纔是慢聲慢語的道,“其實具體的我也不大清楚,好像是範清遙跟太子為皇上辦事不力,如今皇上正在宮裡麵大發雷霆呢。”

花月憐自不會輕易相信,“若我冇記錯,範姨娘連進宮參加家宴的資格都冇有吧。”

連宮門都是冇進去,又是從哪裡聽來的閒言碎語?

醉伶的臉色有些難看,“若非不是真有此事,又怎麼會空穴來風,要不是範清遙真的給在給皇上辦事,範清遙又如何能那麼快就從大理寺出來。”

花月憐心頭一跳,“你說什麼?”

醉伶見花月憐並不知情,更是得意了,“原來孫家夫人竟不知道,前段時間範清遙坐牢的事情啊,這件事情鬨得可是滿城皆知,範清遙連僅剩瑞王妃都不放過,殘忍殺害,瑞王妃殘存著一口氣爬到了西郊府邸,就是想要指認範清遙是凶手。”

花月憐腳下一晃,哪怕是強撐著,雙腿仍舊控製不住地發軟著。

她竟是不知道,月牙兒出瞭如此大的事情!

隻怕月牙兒是擔心她的身體,才故意讓身邊人將此事給隱瞞住了。

一想到自己女兒所吃得苦,花月憐就心疼的喘不過氣。

醉伶看著花月憐恍惚的樣子,又是將目光落在了那高高聳起的肚子上。

如今孫澈的官越做越大,就算是範清遙真的出了事,隻怕也影響不了花月憐纔是。

但她今日站在這裡,可不是為了放花月憐一條生路的。

如此想著,醉伶就是慢慢站起了身,一步一步走到了花月憐的麵前。

等花月憐回神時,就看見醉伶已然站在了她的對麵。

緊接著,就聽醉伶那又低又狠的聲音如鬼魅般響起,“我聽聞,這次的事情範清遙在劫難逃,你既是那麼愛你那個野種女兒,就先下去等著接她好了。”

語落,醉伶忽然伸手朝著花月憐的肩膀推了去!

挺著肚子的花月憐根本無法掙紮,隻覺得身子愈發往地上墜了去。

眼看著即將摔在地上,花月憐順勢將一旁的茶幾給踹翻在了地上。

“嘩啦啦……”

屋子裡傳來的巨響,把守在門口的將嬤嬤給驚動了進來。

看著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花月憐,將嬤嬤忙撲了過去,“這是出了什麼事情?”

醉伶麵對將嬤嬤的質問,回答的理直氣壯,“是你們小姐自己受不住打擊,直接昏死了過去,和我有什麼關係?”

將嬤嬤氣的不行,剛要反擊,卻察覺觸手一片粘泥。

下意識的抬起手一看,滿目的鮮血。

“來人!趕緊來人!”

“去將孫大人叫過來!”

“再是給花家老夫人送訊息!”

一時間,正廳亂成一團。

醉伶就是趁著這個時候,悄無聲息的離開了孫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