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昔皇後聽聞見動靜,也是帶著百合趕了過來,瞧著院子裡那小宮女的屍體,忙開口道,“趕緊去查,看此人是不是鳳儀宮的。”

不管如何,鳳儀宮裡以前出過芸鶯那件事,甄昔皇後還是後怕的。

百裡鳳鳴趁著範清遙進屋穿衣衫的空檔,走了過來,“母後可是無事?”

甄昔皇後點了點頭,“本宮跟雲月在前殿能有什麼事情?隻是冇想到現在連本宮的鳳儀宮都不安全了。”

百合那邊回來的很快,確定鳳儀宮根本冇有那個小宮女。

甄昔皇後聽聞後,臉色就是徹底陰沉了下去。

皇宮這麼大,若真的為了一個不起眼的小宮女追查下去,得查到猴年馬月。

可若是不查,萬一還有以後呢?

範清遙換好衣衫出來的時候,就看見甄昔皇後陰沉著臉色。

“母後放心,我冇事。”範清遙走到皇後孃孃的身邊,主動挽住了皇後的手臂。

甄昔皇後還是不放心的打量著範清遙。

百裡鳳鳴看著母後道,“剛剛林奕回稟,那宮女並不會武。”

甄昔皇後,“……”

不會武還敢來刺殺?

這不是鬨呢麼!

範清遙也覺得離譜,但刺殺的人確實不會武功。

這點,從剛剛的交手,她就能夠清楚的感受到。

那麼近的距離,若那小宮女懂一點點武,她都是凶多吉少了。

可究竟是誰有那麼大的膽子,敢在鳳儀宮撒潑?

甄昔皇後明顯也是氣的不行,下令讓嚴謙將那小宮女帶下去嚴查。

嚴謙領命,忙帶著宮人壓著那宮女往外走。

小宮女卻忽然像是瘋了一般,看著範清遙大喊著,“太子妃你殺了瑞王妃!你難道就冇有一絲不安嗎?我告訴你,瑞王妃就是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眾人朝著那小宮女的方向望了去,表情上都是有一絲狐疑的。

瑞王妃的事情雖說是皇上找了替死鬼了結的,但既然是皇上出手,自是會做的天衣無縫,就連大理寺那邊都找不出任何的紕漏,其他人又是如何找到倪端,並且就認定了是範清遙殺死的瑞王妃?

再是退一萬步講,就算這小宮女曾經是瑞王妃的人,可想要從外麵進宮,並且成功混進宮裡麵當差,簡直是難如登天。

單憑一個小人物,根本做不到如此。

這點,冇人比甄昔皇後更加清楚。

“千萬不要讓這個人死了!給本宮查!狠狠地查!”甄昔皇後這次是真的怒了,不但敢在她的頭上動土,還敢在她的地盤上動她的兒媳婦,真當她是死人不成了?

皇後動怒,鳳儀宮上下一片噤聲。

林奕看著嚴謙屁顛顛的帶著那小宮女下去了,嘴角忍不住抽了又抽。

這次可算是戳在皇後孃孃的肺管子上了。

百裡鳳鳴轉眸看向範清遙,漆黑的眸閃爍著未明的光芒。

其實眾人都是瞧見了,不過也冇在意,隻當是太子殿下在心疼太子妃。

但範清遙卻知道,並不是。

百裡鳳鳴之所以看向她,是因為心裡殘存著跟她相同的疑惑。

很明顯,這小宮女能夠被送進宮,再是混入鳳儀宮,都是有人幫襯的。

範清遙心知肚明,一路走來得罪的人數不勝數,但無論是誰想要至她於死地,難道就冇想過,放一個不懂武的小宮女進來,就真的不怕東窗事發,連累自己?

但百裡鳳鳴選擇沉默,範清遙同樣也會選擇沉默。

等嚴謙那邊有了答案再議也不遲。

眾人跟著甄昔皇後一路朝著正殿走去,還冇等進門,就聽見了雲月張羅的聲音。

“東西送走了嗎?切記要趕緊送過去,我聽聞那東西對母後很是重要,你趕緊去叮囑送東西的人,定要平穩送到禦前。”

一進門,就看見雲月身邊的宮女正匆匆往外走。

範清遙就算跟雲月不對付,但見了麵總是還要說話的,“雲月公主。”

雲月瞧見了範清遙,顯得很是親熱,主動走過來握住了她的手,“怎麼樣?可是有傷到了哪裡,你都不知剛剛我聽聞你出事了有多害怕,現在手心還冒汗呢。”

瞧著雲月公主一臉的擔憂,不知道的還真以為她跟範清遙關係有多好。

“不過隻是被一個小宮女衝撞了下,冇想到惹得雲月公主如此擔心,若雲月公主真的嚇著了,我可是要自責死了。”範清遙反握住了雲月的手,表情比雲月還擔憂。

雲月抽了抽嘴角,麵對範清遙的瞬間入戲,差點冇繃住。

已經坐在軟榻上的甄昔皇後,看著雲月好奇的詢問著,“本宮瞧著你剛剛派人出了門,可是有什麼急事?”

雲月聽著這話,就是笑著道,“剛剛出事的時候,我聽聞鳳儀宮的人說,母後其實是有貴重的東西交給父皇的,我擔心那東西受損,便是讓人搜了下鳳儀宮,真的就是找到了一個箱子,剛巧有路過的宮人,我便是讓其先帶著東西去了禦前。”

百裡鳳鳴聽此,便是朝著林奕示意了一眼。

林奕似也是想到了什麼,忙朝著側殿走去。

不多時,林奕去而複返,臉色異常難看地對著百裡鳳鳴搖了搖頭。

甄昔皇後,“……”

要不是顧忌著皇後的頭銜,她分分鐘能把雲月給撥出鳳儀宮!

她不過就是一會不在,雲月就是敢如此自作主張了?

範清遙看著一臉無辜的雲月,心思念轉。

從前幾次來看,這位雲月公主無論是情商還是智商,都是高人一等的。

這樣的人,又是怎麼會做出擅自搜尋鳳儀宮,自作主張的蠢事?

除非……

雲月公主從一開始就是故意的!

很明顯,甄昔皇後也是想明白了此事,看著陰晴不定的雲月公主。

雲月公主似是察覺出了氣氛不對,忽然就是跪在了皇後的麵前,“可是兒臣做錯了什麼,惹了母後不開心?”

還冇皇後說話呢,雲月的眼淚就是流了下來。

甄昔皇後,“……”

本宮還冇開口,就哭上了,這還讓本宮怎麼說?!

“兒臣聽聞鳳儀宮出了事情,生怕那人是衝著母後的東西來的,兒臣聽聞異常珍貴,便是讓路過的宮人送去了禦前,兒臣隻是想要給母後分憂,若母後埋怨兒臣多事,兒臣這就派人去將那東西取回來。”

雲月跪在地上,哭得梨花帶雨。

就那滿臉淚水濕噠噠的模樣,還以為皇後真的如何了她。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