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瑞王妃,冇有了往日敵意和仇恨,如同一片枯萎的落葉,安安靜靜地躺在西郊府邸的台階上,一眼望過去,還以為是睡著了。

範清遙快步走過去蹲下shen,伸手探在了瑞王妃的鼻子前,隨後又是按在了瑞王妃的手腕上,入手一片冰涼。

這個溫度……

“小清遙。”得了訊息匆匆走出府門的陶玉賢,輕聲喚著範清遙,一雙眼睛卻快速地朝著一旁的瑞王妃打量了去。

隻是還冇等陶玉賢看完,就見範清遙對著她搖了搖頭。

陶玉賢的心裡就是‘咯噔’了一聲。

如此細微的動作,旁人是無法理解和察覺的。

但是身為陶家醫女的她,卻不能不知道。

這個意思代表著……

瑞王妃已經死了!

麵對如此飛來橫禍,哪怕是身經百戰的陶玉賢都忍不住倒退了一步。

範昭見此,連忙過來攙扶著,並輕聲詢問,“可需要屬下將百姓們都驅散開?”

陶玉賢握緊範昭有力的手臂,重重地搖了搖頭,“不可!”

瑞王妃是死因不明不假,整件事情也蹊蹺重重,但既然這屍體現在擺在花家的門口,就說明這件事情是衝著花家來的。

若是這個時候花家先行將百姓給驅散,隻怕事後要落下話柄。

陶玉賢所擔憂的,範清遙自然也想得到。

所以在確定瑞王妃無藥可救之後,範清遙則是再是朝著瑞王妃的屍體伸出了手。

屍體冷而不僵,表麵無任何細微傷痕,至於致命傷痕……

範清遙忽然掰開了瑞王妃的嘴,一陣乾苦的味道隨之撲麵而來。

再是仔細往喉嚨處望去,隱約可見有什麼東西已在喉嚨處融化了一半。

範清遙知道,現在她所發現的一切,都足以說明瑞王妃是服毒自殺的。

驀地,指尖一頓。

範清遙又是朝著瑞王妃的脖子觀察了去。

修長的脖子,已因血液凝固而白到發青,從表麵上看去更是冇有一絲傷痕。

可此刻就在範清遙的指尖下,明顯有一處凹痕不同於其他的肌膚。

但等範清遙再是仔細朝著那處凹痕看去時,卻什麼都冇有。

如此隻能說明……

“踏踏踏……踏踏踏……”

雜亂的腳步聲,忽由遠及近的響起。

很快,一行人就是衝散了人群,堵在了西郊府邸的門口。

陶玉賢看著那領頭之人身上所穿的官服,再是抓緊了範昭的手臂。

這是……

大理寺的人!

那領頭之人,正是大理寺卿!!

陶玉賢的心冇由來的加快了幾分,大理寺抓人,隻需派出捕快即可,今日卻將大理寺卿都驚動了,足以說明大理寺想要抓之人的位高權重。

再是看了看台階中間的範清遙,一股不詳的預感瞬間籠罩了陶玉賢的全身。

與此同時,大理寺卿走到了範清遙的身邊,“微臣見過太子妃。”

範清遙緩緩側眸,看著躬身彎腰的大理寺卿,麵色倒是平靜,“從大理寺到這裡,就算是最快也要半個時辰,如此天寒地凍,大人隻怕冇有那個雅興特意找我閒聊,故有話不妨直說。”

大理寺卿聽著這話,不禁在起身時,再是仔細打量起了這年紀輕輕的女子。

一身素裙,白狐小坎,墨發挽起一個鬢,周身不見任何首飾。

若單看這些,隻怕連他都不敢相信,這位便是皇上欽賜的太子妃。

但正是在冇有任何的修飾下,那原本就冰肌玉骨的小臉,更顯明眸皓齒。

大理寺是個常年跟死人詭事打交道的地方,就連宮裡麵的貴妃見了他,都是要驚懼幾分的,可這些大理寺卿都是已經習以為常的表情,此刻卻在範清遙的臉上,完全冇有一絲一毫的痕跡。

大理寺卿,“……”

就感覺哪裡不對,但又偏偏說不上來哪裡不對。

“太子妃若是願意配合,自然是節省雙方的時間,來人!帶太子妃前往大理寺!”大理寺卿一揮手,一群的捕快就是圍繞在了範清遙的身邊。

陶玉賢見此,趕忙走下了台階阻攔道,“我竟不知,大理寺有如此大的權利,可以隨意抓人!”

大理寺卿自是認識陶玉賢的,說話倒也是客氣,“還請花家老夫人理解,既本官今日站在這裡,自然就有帶走太子妃的證據。”

陶玉賢聽著這話,心頭一顫。

竟是衝著小清遙來的?

範清遙聽著這話,反倒是平靜的。

還好是衝著她來的。

當她看見瑞王妃的那一刻,便清楚來者不善。

外祖和外祖母的年歲已大,再是折騰不起這種是非。

嫂嫂正在懷孕,若哥哥出事,嫂嫂必定要受到波動。

所以這一刻,範清遙反倒是慶幸的。

“大理寺卿既是有證據,不妨拿出來,如此也讓人心服口服!”陶玉賢微微仰首看向大理寺卿,想在她的麵前渾水摸魚帶走小清遙,想都不要想。

大理寺卿似早就想到了花家不會乖乖配合,便是對著身邊的檢校點了點頭。

檢校見此,忙又是對著幾個捕快示意了一下。

不多時,一個趔趄的人影就是被捕快帶著走了過來。

百姓們看向那個走路都在飄的人影,均是一臉的疑惑。

這人誰啊?

就連陶玉賢都是皺起了眉頭,怎麼打量那個人都覺得是陌生的。

反倒是範清遙在看見那男子的瞬間,便認出了那張臉。

這人,正是那日在茶樓時,跟在瑞王妃身邊的男子!

那男子一看見範清遙,便是伸手指點著道,“就是她,是她殺了瑞王妃!”

此言一出,震驚所有人。

如果說,剛剛陶玉賢跟大理寺卿說話太過隱晦,百姓們冇有聽出來。

那麼現在,麵對如此直白的話,百姓們除非是聾了纔會聽不出來。

所以就是說……

太子妃殺人了?!

陶玉賢看著那男子冷哼怒斥,“何來的狂徒,青天化日敢汙衊我花家人!”

男子被陶玉賢吼得渾身一顫,麵對不惡而嚴的陶玉賢,連對視都是不敢,但他那伸出的手,卻仍舊指向範清遙,“就是她殺了瑞王妃,還請大人們趕緊把人抓起來,還給瑞王妃一個公道……”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