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嬤嬤跟著凝添一路繞回到了三皇子府邸,卻是拐進了後門旁的一個小巷子裡。

嬤嬤,“……”

她都不知道,這裡竟然還有條路?

在嬤嬤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凝添彎腰將巷子旁的雜草移開,纔是指著那一個半人多高的洞口道,“讓你們三皇子妃從這裡出來就可以了。”

嬤嬤驚呆了,這怎麼看怎麼都好像是個狗洞吧?

正是在府裡等著訊息的潘雨露,得知範清遙讓她鑽狗洞,差點冇當場撅死過去。

她就覺得自己好像是被範清遙給內涵了,但更可恨的是找不到證據!

可府裡麵還有個想要置她死地的範雪凝,潘雨露還能怎麼辦?

當然是鑽了!

半個時辰後,範清遙來到了西郊府邸對麵的茶樓。

雅間裡,潘雨露一張臉黑如鍋底。

被人當了棒槌不說,還要被迫鑽狗洞……

她的臉色能好看才奇怪了!

一看見範清遙,潘雨露就是咬牙切齒地道,“範清遙,你是故意羞辱我的吧。”

範清遙雲淡風輕的坐在對麵,自顧自燒水沏茶,“我以為我這是在三皇子妃危難之際伸出援手的友好之舉,但若三皇子妃非要猜測我的用心,現在就走也是來得及的,畢竟,不是我用繩子把三皇子妃給捆出來的。”

潘雨露,“……”

和著你讓我鑽狗洞,我還得謝謝你是吧?

範清遙給自己倒了杯茶,舉起在半空輕輕地晃動著,“我的時間很寶貴,冇空在這裡陪三皇子妃大眼瞪小眼。”

潘雨露狐疑地打量著範清遙,“你真的會這麼好心幫我?”

範清遙直接道,“我當然冇有那麼好心。”

潘雨露,“……”

所以她為什麼要坐在這裡?!

“我是太子妃,你是三皇子妃,太子跟三皇子之間的齟齬,想來不用我多說,三皇子妃也是心知肚明的,若今日三皇子府邸裡的範姨娘想要坑害的隻是三皇子妃自己的話,我自樂得站在一旁看熱鬨的。”

範清遙不是神人,自詡冇有那麼多老母親般的心慈手軟。

上一世,她跟潘雨露是冇有任何瓜葛,連認識都是談不上的。

但這一世,潘雨露屢屢跟她作對,處處與她為敵,不管其原因是什麼,都足以將潘雨露的名字寫在她記仇的小本本上。

道不同不相為謀。

不是一個藥罐子裡的藥,又何必非要往一起攪呢。

潘雨露當然同樣明白這個道理,但試問主城的名門閨秀,就算是心裡麵恨死了一個人,也撐死不過是麵上瞪瞪眼睛,偶爾含沙射影幾句也就是了。

可是怎麼到了範清遙這裡,一切的暗箭就都是變成了明槍?

這可真的是不把人給懟死誓不罷休是吧!

“這是我從我屋子裡麵找出來的東西。”潘雨露趕緊開口直奔主題,她怕再任由範清遙說下去,她還冇從坑裡爬出來呢,就已經被懟到吐血身亡了。

範清遙接過潘雨露遞來的小紙包,打開後仔細的聞了聞。

潘雨露驚訝道,“你不怕中毒?”

“若連這點本事都冇有,何談與三皇子妃聯手。”

範清遙再是仔細的辨彆了一下紙包上的藥粉,才笑著收回了手。

“這種毒本身並不致命,此毒雖是以劇毒的蛇膽汁煉製而成,但其中所新增的藤梨根和烏蘞莓剛好綜合了蛇膽汁的毒性,但又因人中黃白和火麻仁保留了蛇膽汁本身的上瀉之症,從而會讓服用的人,嘔吐不止,意識萎靡,更會因大量的脫水而導致麵色發白,眼底發青。”

潘雨露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這番描述不能說是完全相似,隻能說是一毛一樣啊!

要不是她從範雪凝出事就在,她都懷疑範清遙是不是也一併在當場。

其實,就算範清遙不仔細聞辯,也知道範雪凝服下的毒不會致命。

範雪凝又不是真的傻,怎麼可能會為了做戲送掉自己的性命呢。

不過潘雨露能夠把這個東西帶過來,倒是省去了她不少的麻煩。

“聽聞三皇子府邸正在嚴查此事?”

潘雨露,“……”

你又知道了?

她現在真的很想問問,還有什麼是範清遙不知道的!

“三皇子想要順水推舟的陷害於我,自是要勞師動眾的,如此纔是能夠得到皇上的重視,而也隻有皇上重視了,三皇子才能順理成章的瓜分皇上的重視,隻是若三皇子的心願達成了,範姨孃的心願怕也就是要達成了。”

範清遙這話說的很清楚,範雪凝的小心思是跟百裡榮澤一同進行著的。

以範雪凝的思量,隻怕等百裡榮澤進宮將此事稟報給了皇上後,便會想辦法揭發提前留在潘雨露那裡的證據。

所以……

潘雨露幫了她,也就是等於幫了自己。

潘雨露糾結的看著範清遙,心裡起伏個不停著。

她當然明白,三皇子想要陷害範清遙,是為了給太子抹黑,如果她要是真的幫了範清遙,就等於是叛變了三皇子。

可若她不幫……

難道等著範雪凝咬死她麼?

潘雨露看向桌子上的粉末,忽然就是想到,這些證據她都是已經找出來了,就算範雪凝再是想要汙衊她的話,她又怕什麼?

如此想著,潘雨露的底氣也就是足了。

隻是就在她剛想開口說話的時候,範清遙卻再是一錘敲得她滿頭起大包。

“三皇子妃不用僥倖現在將這些證據找到了,範姨娘就無法再拿你怎樣,因為隻要三皇子妃搖搖頭,我會讓人再是製造出同樣的證據,放在三皇子的臥房裡。”

潘雨露驚呆了,“範清遙,你敢威脅我?”

範清遙則是笑著道,“三皇子妃能夠找到這些證據,是因為我的提點,但我可從來不會吃飽了撐的管旁人的閒事,所以若三皇子妃拒絕的話,我自然是要讓人將原本的東西物歸原主的。”

“你敢!”

“不光現在敢,以後同樣敢。”

這話分明是在警告,若潘雨露敢有任何的小動作,範清遙就能變著花樣的禍害她。

麵對如此強盜式的威脅,潘雨露差點冇吐血。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