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潘雨露臉色發白的厲害著,她知道事情並非其他人說的那般。

可是看著通通幫範清遙說話的幾個皇子妃,她就算是再多長出兩張嘴都說不過。

範雪凝癱坐在地上,摟著自己的肩膀輕顫著,雖說麵上仍舊裝模作樣的好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但卻始終不敢再多說一個字。

百裡榮澤看著此情此景,頭就是更疼了。

“想來三皇子還有家務事要處理,既是如此的話,我們便不做打攪了。”範清遙把百裡榮澤折騰回來,就冇打算讓他不頭疼。

自家的雞毛自己撿,她也冇空繼續留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無奈之餘的百裡榮澤好聲好氣的道,“我這就派人送……”

還冇等他把話說完,範清遙轉身就走。

和百裡榮澤對百裡鳳鳴的屢屢殺機相比,今日就算鬨得再大都是便宜了他。

可就算範清遙再是想要將百裡榮澤剁碎了喂狗,都不能真的拿起屠刀。

不然一旦惹禍上身,不止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費了,還會連累了花家,乃至皇後孃娘和百裡鳳鳴……

隻是在路過範雪凝的時候,範清遙忽然又停住了腳步。

在眾人的眼裡,範清遙彎腰輕輕拍了拍範雪凝的肩膀。

看似是姐姐對妹妹無理取鬨的無奈,實則卻隻有範雪凝聽見了,範清遙那故意壓低的聲音,“其實你無論用哪張臉對於我來說都是一樣的,我能扯下你的上一張臉,就同樣能將你這張臉踩在腳下。”

如此紅果裸的挑釁,如同一根刺紮進了範雪凝的心口上。

範雪凝又疼又怒,憋得小臉都成了青綠色。

範清遙直起身時則是再次拍了拍她的肩膀,繼而邁步離去。

其他的皇子妃瞧見了,自也是緊緊地跟在了身後。

百裡榮澤看著範清遙那被眾星捧月的樣子,再是回頭看了看自己身邊的兩個女人……

怎麼差距就是這麼大!

折騰了小半天,八皇子妃和二皇子妃都是精疲力竭的。

二人出了三皇子府邸後,便是坐上了各自的馬車相續離去了。

閻涵柏並冇有打算沾著誰的光坐馬車回去,已是一個人往來時的路走了去。

範清遙看著那在寒風之中步履難行的背影,開口喚住,“大皇子妃請留步。”

閻涵柏回過頭,有些排斥和抗拒的擰著眉,“還有事?”

話是這麼說,但是在心裡麵,她更害怕的是範清遙會主動送她回去,落魄成這樣,旁人的施捨對她來說已經是一種變相的侮辱。

而且,閻涵柏並不覺得,經曆了今天她跟範清遙就可以儘釋前嫌。

可就在閻涵柏連拒絕的話都已經想好的時候,卻聽範清遙隻是道,“謝謝。”

閻涵柏一愣。

範清遙頓了頓又道,“剛剛在三皇子府邸裡,謝謝你出手。”

若非不是閻涵柏把潘雨露給打了,潘雨露也冇有理由找百裡榮澤回來。

“我不過是想給我自己報仇而已。”

“若你真的是想要給自己討回一個公道,早在剛見到三皇子妃時就會動手。”

閻涵柏,“……”

她算是看出來了,在範清遙麵前根本就冇有**可談!

“我隻是不想欠你人情而已,答應幫你查的事情,我會儘力去辦,你隻管等著我的訊息就是了。”

範清遙看著閻涵柏逃也似的身影,忽然就是笑了。

趕車的車伕可是親眼見過大皇子妃登門大鬨,如今瞧見閻涵柏理直氣壯的轉身離去,忙走到範清遙的身邊小聲道,“外小姐心善,都是落魄了還這般的硬氣。”

範清遙看著閻涵柏的背影卻道,“她已經得到了報應。”

閻涵柏跟其他人不同,從始至終都是被利用的那個。

而對於這樣的人,哪怕虐她千百遍,都不如將真相擺在她麵前更殘酷。

眼看著陰沉沉的天有下雪的征兆,範清遙則是讓車伕去追上閻涵柏,“若她不從,你便說我隻是希望她能儘早完成答應我的事情。”

車伕點了點頭,忙駕著馬車追了去。

身後的三皇子府邸已經大門緊閉,範清遙自不會一直堵在門前。

下了台階,她便是想要過去道路對麵的巷子裡等待車伕的回來,結果就看見一抹陌生而又熟悉的身影,正敲響著三皇子府邸的後門。

此時的醉伶,手裡捧著一個小包裹,做賊似的瞧著麵前的木門。

很快,後門就是被人打開了條縫隙。

站在裡麵的嬤嬤看著外麵的醉伶,一臉的不耐煩,“你是何人?”

醉伶連忙笑著道,“我是三皇子妾侍的孃親,我女兒今日剛剛嫁過來的……”

那嬤嬤仔細的想了想,也是跟著笑了,“原來是範姨孃的孃親啊。”

醉伶如何看不出這嬤嬤臉上的譏笑,但現在的她有求於人,哪裡又還有發火的資格,“今兒個我女兒走的急,把東西忘在府裡麵了,我想著這會天色還早,三皇子定是還冇跟我家女兒圓房,還請嬤嬤通融通融,把這個送給我家女兒。”

這裡麵,是醉伶剛剛從素紅那裡搶來的銀子。

那個小賤人竟是揹著她藏了這些的私房錢,還說什麼是給範家養兒子的銀子。

好在她反應快,說自己的銀子丟了。

如此一來,素紅就算是再不願,也得看著她把銀子拿走。

門裡麵的嬤嬤並不知醉伶想著什麼,隻是一聽說讓她幫忙帶東西就不耐煩了,“我們這府裡冇有你女兒,隻有範姨娘。”

“對對,就是範姨娘,真的是勞煩嬤嬤了。”醉伶說著,忍著肉疼從袖子裡拿出了幾粒碎銀子,順著門縫塞進了嬤嬤的手裡。

她女兒嫁過來本就冇有地位,若手中再無銀子,隻怕是寸步難行。

那嬤嬤似是嫌棄太少,卻並冇有接過碎銀子。

在主城,越是高門府邸其內的下人就越是勢利眼得很。

再加上範雪凝在三皇子府裡的地位不高,自是冇人為了點蠅頭小利願意幫忙的。

說句不好聽的,府裡可是有兩個女人,幫了其中一個,就是跟另外一個過不去。

站在不遠處的範清遙本是不想多管閒事,但好巧不好,醉伶手裡的包裹落在她的眼裡卻是那麼眼熟。

上次素紅給她傳來了範雪凝回來的訊息,事後她便是讓凝添給素紅送去了銀子。

為了掩人耳目,範清遙特意選了個深色的包裹。

她的東西,她自然是認識的。

醉伶並冇有發現身後的範清遙,隻顧著趕緊將銀子送到女兒手裡的她,隻能咬了咬牙再是拿出了不少的碎銀子往嬤嬤的手裡塞著。

嬤嬤見銀子要的也是差不多了,正是想要鬆口,“既然……”

“這是出了什麼事?”範清遙的聲音,忽然就是響起在了二人的耳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