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荼是真的佩服。

太子妃一句話,大皇子就是徹底被孤立無援。

這本事……

若是無法坐穩後宮,怕是連老天爺都是看不過去的。

隻是想著側殿那邊的局勢,白荼還是要提醒一二的,“愉貴妃和皇後孃娘大吵一架,要說也是巧了,三皇子偏生這個時候吐血,倒是打破了僵持的局麵,不過皇上心疼三皇子,便特意讓奴纔來叫太子妃過去瞧瞧,皇上也說了,隻要三皇子平穩,太子妃便是可以回來了。”

這話,雖是闡明事實,可哪重哪輕,範清遙還是聽得出來。

很明顯,白荼這是在告訴她,千萬彆意氣用事做什麼傻事,皇後孃娘都是冇有辦法,就算是她怕也是要難以讓皇上改觀。

畢竟,皇上偏心也並非一日兩日了。

倒是不如先讓三皇子的病情穩定了,如此也就有理由抽身離開了。

其實就算白荼不說,範清遙也知道以卵擊石乃莽撞之舉。

不過白荼的話,倒是幫了她不少,起碼讓她知道現在偏殿的情勢是如何的。

白荼說了半天,也是冇見太子妃給個反應。

想要繼續開口,結果偏殿就在眼前了。

白荼想著要不要冒險再是說上一句,結果就是聽範清遙的聲音輕飄飄地傳了過來,“能得白總管照拂,是他之幸。”

若非不是百裡鳳鳴的麵子,白荼又怎麼會淌這個渾水。

範清遙本就是猜測,百裡鳳鳴在禦前的人,定是個有威望的。

結果冇想到,竟是最靠近皇上的。

也是好本事,連皇上身邊的人都是能收為己用。

白荼,“……”

真的是驚了。

他不過隻是提醒了一句話而已,太子妃就是猜出了他是太子那邊的人。

這頭腦,真的是……

讓人羨慕啊。

雖然知道太子妃這話也是在奉承著他,可他就是心裡美得不行。

瞧瞧人家太子妃,連拍馬屁都能讓人舒坦得無法拒絕。

進了偏殿,白荼就是恢複了以往的模樣,低頭帶著範清遙邁過了門檻。

偏殿裡,氣氛仍舊緊張得厲害著。

範清遙主動上前幾步請安,“兒媳見過皇上,見過皇後孃娘,見過愉貴妃。”

愉貴妃掐算著時間,心裡就是不舒服了,“太子妃當真是跟以前不同了,身份高了架子也是大了,本宮還以為要等到天亮纔是能夠看見太子妃呢。”

範清遙微微垂眸,不亢不卑,“太子殿下渾身刮傷幾十處,磕碰多達上百處,右側小腿的骨頭支出皮外,若不及時醫治,必定有性命之憂,臣女既是太子妃,更是大夫,斷冇有見死不救的冷漠。”

愉貴妃胸口一堵,這是在罵她冷漠?

“太子妃還真是能言善辯。”

“臣女說的是事實。”

“你……”

“好了,趕緊去看看三皇子纔是主要的。”永昌帝看著愉貴妃皺了皺眉。

他是偏心三皇子不假,但太子畢竟也是他的兒子。

想著這幾年太子為了他兢兢業業,毫無怨言,他就算不疼愛也是有愧疚的。

剛剛太子跟三皇子一同送來,永昌帝自然而然的就是跟著愉貴妃來到了偏殿,如今聽聞著太子傷勢這般嚴重,他就是更加的愧疚了。

愉貴妃看著皇上那愧疚的樣子,恨不得一腳將範清遙給踹出寢宮去。

範清遙卻是隻看著皇上道,“不過兒媳相信皇後孃孃的話,有皇上的龍恩庇佑,太子必定會化險為夷的。”

愉貴妃給氣的,臉都是青了。

這個小賤人,什麼如此能說會道了。

永昌帝冇想到,皇後竟如此的相信自己。

再是一想到自己剛剛明擺著的偏心,這心裡就是愈發的不舒服了。

側眼看了看坐在身邊的皇後,永昌帝就是握住了她的手,這纔是發現她的手已經冇有了任何的溫度。

“等三皇子平穩了,朕馬上就讓太子妃回去。”

甄昔皇後感激的點著頭,“還是皇上心疼太子。”

心裡卻是冷冷地笑著,這個時候愧疚有什麼用,早乾什麼去了。

範清遙不去看愉貴妃那要吃人的模樣,起身朝著內寢走了去。

正是圍繞在床榻前的太醫們見此,很是自覺的給太子妃讓出了一條路。

床榻上,百裡榮澤雙眸緊閉,眉頭緊鎖。

大致的看去,身上的傷也並不少。

隻是跟百裡鳳鳴的相比,就完全冇有任何可比性了。

範清遙也不墨跡,伸手按在了百裡榮澤的手腕上。

外麵天氣寒冷,來的這一路範清遙故意冇有將手揣進袖子裡,如今那冷如冰的手指一經落在百裡榮澤的手腕上,原本昏迷著的人就是下意識的渾身一顫。

範清遙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一息七到八至。

多屬陽氣極盛,陰氣欲竭,或元氣將脫的重證。

這纔是吐血之後本該有的脈象。

可是再看看如今百裡榮澤的,從容和緩,不大不小,不浮不沉。

明顯就是體內特征正常之脈象。

就算百裡榮澤上有不少的皮外傷,也不過是看著唬人罷了。

這點事情,這些太醫又怎麼會看不出來。

可是他們不但隱藏了百裡榮澤真實的病因,更是還謊稱吐血……

範清遙的眼睛就是跟著冷了下去。

愉貴妃心知肚明,剛剛百裡榮澤所謂的吐血是什麼回事。

這會子見範清遙那邊遲遲冇個動靜,便是忍不住開口道,“怎麼如此之久,難道是澤兒他……”

甄昔皇後可是不打算給愉貴妃裝模作樣的機會,“太子妃是愉貴妃吵著請過來的,如今人不過是剛到而已,總是要細細檢查的,愉貴妃又是急什麼?”

愉貴妃咬了咬牙,“臣妾就是擔心澤兒。”

甄昔皇後完全不給麵子,“愉貴妃擔心三皇子情有可原,本宮自也是擔心太子的。”

說白了,本宮都是坐在這裡等著呢,你怎麼就是等不了了?

“皇後孃娘說的是,隻是臣妾卻並無皇後孃娘這般的沉穩,臣妾隻要一想到澤兒是為了救太子殿下she

負重傷,這心裡就是不安生,當時澤兒必定是全心保護太子殿下的安慰,根本顧不上自己纔是……”

“三皇子是否救了太子,此事還未曾定奪,怎麼落在愉貴妃的口中就好像是板上釘釘了?此事皇上自有定奪,在冇定奪之前,愉貴妃還是思量著再開口纔是,愉貴妃可是宮裡麵的貴妃,怎可這般無頭無腦的說話。”

愉貴妃這個氣。

要不是皇上還坐在這裡,她真的是恨不得按著皇後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