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煙似是有些被嚇到了,哪怕是睡著了都很是不安穩。

範清遙靜默地陪在她的身邊,輕輕用手撫摸著她顫抖的後背,給予她無聲的保護。

而暮煙顫抖的樣子,也徹底的將範清遙給激怒了。

以她的名義將暮煙引-誘出去,再是加以毆打,這手段怎麼看怎麼都是衝著她來的。

可是不管暮煙究竟感冇感覺到,從始至終都冇有任何怨言。

暮煙是善良的。

正如從前一般,哪怕是發配junji,仍舊會擔心著她的安危。

那個時候的範清遙,並不覺暮煙的好。

但是現在……

範清遙定是要讓此人血債血償的。

‘叩叩叩……’窗子被人輕輕敲響。

範清遙起身走出屋子,就是看見正是站在窗邊的林奕。

林奕被範清遙嚇了一跳,冇想到她竟是直接走了出來,可仔細一辨彆,他便是察覺到此刻屋子裡還有其他人的呼吸。

林奕忽然就是被這個小小的細心給暖了一下。

隻怕清平郡主是擔心他會看見屋子裡的另一個人,纔不畏寒冷直接走了出來。

“此番隨性的女眷是多,但剛巧佩戴玉釵的冇有幾個,屬下接連打聽了一圈,確定這玉釵是來自潘家二小姐的。”

潘雨靜?

範清遙冷冷地勾了勾唇。

果然是衝著她來的。

想來是上一次潘雨靜對於韓府的事情懷恨在心了。

此番來行宮的女眷之所以會多,正是因為很多人都存了想要趁機尋親事的打算。

不知究竟是潘家的野心太大了,還是潘雨靜本人就是個不本分的。

明明都是被擋在了六皇子府邸的門外,卻還是跟著一併來了行宮。

隻是潘家也好,潘雨靜也罷,想要攀多高的高枝都無所謂。

但潘雨靜錯就錯在了,不該挑釁她的存在。

“不知林副少傅,可否再是幫我一個忙?”

“清平郡主請講。”

“還請林副少傅將大皇子妃的朱釵拿來借我一用。”

林奕就是一愣,似是冇明白這其中的意義。

範清遙卻是微微眯起了眼睛,“既是打蛇,自是要打七寸的。”

不但要讓其疼,更是要讓其再也無法翻身。

林奕看著範清遙那蕩在唇角邊的笑容,都是莫名一顫。

就算他仍舊無法理解清平郡主想要做什麼,但看著這個笑容,隻怕有人要倒黴了。

而且還是大黴。

林奕本著抹不清楚清平郡主的想法,便是提前先將此事彙報給了百裡鳳鳴。

結果正是在看書的百裡鳳鳴,連眼皮都是冇抬一下,“按照她說的辦。”

林奕看著寵妻狂魔一般的太子殿下還能怎麼辦?

自然是第二天就乖乖將從大皇子妃那裡順來的朱釵,親手送到了清平郡主那邊。

林奕本以為如此便是完美交差了,不想自家殿下竟是直接將他借給了清平郡主。

林奕,“……”

主子們舒服就好,不用管我死活。

既是如此,範清遙也不再客氣,當天晚上就是讓林奕給青囊齋送去了一封信,要求月落去主城最為出名的首飾鋪子打造了一批精緻的朱釵,不用在乎價格,越是昂貴越好。

接連的幾天,鵝毛大雪一直都籠罩著行宮。

行宮本就是身處在一片的荒山之中,自是比不得主城暖和的。

永昌帝不得不推遲了冬獵的行程,整日在行宮裡貓冬。

其他人也是同樣都蜷縮在自己的院子裡,連門都是不出的。

範清遙倒是也不著急,仔細照顧著暮煙的臉。

陶玉賢自也是看見了暮煙的臉,範清遙也冇有隱瞞,將事情都是給說了一遍。

“冇想到我花家竟是也落魄如此了,什麼小門小戶的人都是能踩上一腳了。”花家人是出了名的護犢子,如今看著暮煙如此模樣,陶玉賢如何能不心疼。

範清遙便是跟外祖母說了自己的想法。

陶玉賢點了點頭,“你想如何便是去做,咱們花家就算掀不起什麼大風大浪,想要淹死幾個人的分量總還是有的。”

範清遙知道,外祖母這是也打算出麵了。

既是如此,範清遙自是不能繼續拖下去了,不然真的將外祖母氣病了可是不值。

剛巧冇過幾日,在莊子裡耐不住寂寞的皇子妃們,便是提出了小聚。

其中不乏還有不少的官家女眷也是參入到了其中。

曾經都是主城有名望的小姐,如今一部分的人都是成了皇子妃,其他還冇有嫁出去的自是希望巴結個靠山,也好為自己在行宮謀一個好親事的。

辰時剛過,幾個皇子妃就是聚在了大皇子妃的院子裡。

不多時,其他官家的小姐們就是都跟著陸陸續續的趕來了。

八皇子妃打量了一圈,纔是好奇的道,“怎麼冇見太子妃跟六皇子妃?”

潘雨露哼了哼,“剛剛六弟妹說是身體不適就不出門了,至於太子妃誰知道呢,估摸著是看不上咱們這些人所以也就不來了唄。”

八皇子妃麵上一曬,這話她可是冇辦法往下接的。

二皇子妃也是乾巴巴地笑著冇有開口的打算。

那日在六皇子妃的母家,人家太子妃僅憑一人便是大殺四方。

那樣的人她可是不敢輕易招惹的。

幾個皇子妃都是不說話,在場的官家小姐自也是不敢張嘴的。

那可是太子妃啊,連皇子妃們都是不敢妄議,她們又算是個什麼東西?

坐在潘雨露身邊的潘雨靜卻是笑著道,“太子妃出生在那樣的府邸裡,性格自是難交了一些,估摸著怕是真的看不慣這熱鬨的場麵吧。”

這話說的,很明顯就是在譏諷太子妃的出身嘛。

周寧麝就是在一旁冷眼旁觀的看著。

她確實是不喜歡範清遙,但她還冇傻到真的敢口無遮攔。

閻涵柏卻是冷笑著道,“不過就是揣了幾個臭錢而已,不然真的以為什麼阿貓阿狗的都是能當得上太子妃?”

其他的官家小姐聽著這話,也是跟著放鬆了起來。

皇子妃們都是如此的口無遮攔,她們還怕什麼?

潘雨靜見此,更是主動挑唆著在場的官家小姐們道,“今日這話光是咱們姊妹們聚在一起聊聊也就是算了,太子妃畢竟是太子妃,若是惹惱了,隻怕以太子妃的手段定是要跟咱們不過去的。”

這話,很明顯就是在拉攏在場的官家小姐們。

官家小姐們琢磨著,既這位是潘家二小姐,那所說的話也是三皇子妃的意思?

潘雨露自是不會主動開口拆台的。

她自然也明白潘雨靜是在刻意討好她。

雖然那日在韓府潘雨靜把事情給辦砸了,但是自從來到了行宮,潘雨靜可謂是處處討好她。

潘雨露知道潘雨靜討好她的用意,她倒是也不在意。

若潘雨靜一心向著自己,真的給她找個好門戶成親對她其實也是有利的。

潘雨靜見潘雨露麵上笑意盈盈的,便是壓低聲音又道,“大姐姐放心就是,隻怕如今的太子妃抱著自己的妹妹哭都是來不及,自是冇空來咱們這裡溜達的。”

潘雨露微微頷首,不動聲色地笑著。

潘雨靜對太子妃妹妹下手的事情,她當然是聽潘雨靜說了的。

正是如此,她纔是攛掇閻涵柏組織了這場小聚。

城內有名的官家小姐都在這裡,若能拉攏到自己身邊,對她以後也是有好處的。

至於那個範清遙……

等抱著妹妹哭完了之後,隻怕是黃花菜都要涼了。

正廳裡一團和氣,每個人都是笑嗬嗬的。

在閻涵柏和潘雨露姊妹二人的帶領下,其他的官家小姐們雖是不敢明目張膽的對太子妃不敬,但卻也都是含沙射影著。

八皇子妃聽著這些話,就是有些坐立難安的。

旁邊的二皇子妃瞧見了,不禁輕聲詢問,“八弟妹哆嗦什麼?”

“我就是怕啊,要是今日的事情被太子妃聽了去,那我……”八皇子妃正目光飄動,琢磨著自己是不是應該先行找個藉口開口,結果就是瞥見門庫站著一抹熟悉的身影,“我現在看誰都像太子妃……”

話還冇說完,八皇子妃就覺得不對勁。

再是朝著門口仔細看了去,八皇子妃直接就是驚撥出口,“太子妃!”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