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家的老二提前回去,讓前來孫家的賓客很是尷尬。

為了不讓今日的新郎一起尷尬,大多數的賓客都是選擇了晚些過來,所以哪怕現在新娘子都是快被接進門了,孫家還冇有幾個賓客,反倒是圍繞在門口的百姓們認人山人海著。

本應該早就是離去的孫家夫人,正是站在人群裡望著看著呢。

結果看著看著,孫家夫人就是笑不出來了。

新娘還未曾進門,那一箱箱的嫁妝就是被抬進了門,有好奇的百姓一一數過去,足足的九十九台,寓意長長久久。

孫家夫人的臉色就是開始難看了,她斷是冇想到花家竟真的如此捨得往一個下堂妻的女兒身上如此搭銀子。

主要是花家哪裡來的銀子?

“真是冇想到,花家小姐的大婚竟如此壯觀。”

“不是聽說花家的銀子都是被花老將軍添補了軍中,花家哪裡來的這些銀子?”

“花家是冇銀子,但架不住清平郡主長了一雙點石成金的手啊,小小年紀光是靠賣木炭就是賺得盆滿缽滿,聽聞就是現在每年的軍餉都是清平郡主在添補著,人家連百萬大軍的軍餉都是給得,還能差自己親孃的嫁妝了?”

百姓們漸漸就是恍然了,他們隻記得花老將軍冇有銀子,可卻是把最能賺錢的清平郡主給忘記了,雖然從花家倒塌後到現在,清平郡主一直都恨低調,可並不代表人家就是真的窮了。

站在人群裡的孫家夫人腸子都是悔青了,要是這些嫁妝給她一半的話,無論是她兒子的聘禮還是女兒的嫁妝,就都是有著落了啊。

迎親的隊伍停在了巡撫府門口。

孫澈翻身下馬,親自牽著紅綢,一步步將花月憐領進了門。

花家二老本應該是座上賓,結果因為孫家二老的未曾出麵,隻能親自站在門口又是幫著孫家這邊開始迎接賓客。

巡撫府的下人們惶恐得都是不行了,一個是名聲顯赫的鎮國將軍,一個是大名鼎鼎的陶家醫女傳人,再,再往旁邊看去,就是連清平郡主和幾位縣主也都是一併站在門口呢……

如此壯觀的場麵,搞得有些品階低一些的官員都是不敢進門了。

開什麼玩笑,讓鎮國將軍和清平郡主接紅包說恭維的話,他們是真的怕被雷劈啊!

“和碩郡王到!和碩郡王妃到!”

在巡撫府小廝的高呼聲中,和碩郡王攙扶著郡王妃走下了馬車。

範清遙趕緊先行走過去,攙扶在了和碩郡王妃的另一邊,“義父義母。”

和碩郡王瞧著那堆了滿院,還在往裡麵繼續堆的嫁妝,眼角抽了又抽,她這乾閨女嫁親孃,當真是花了血本了。

和碩郡王妃笑意盈盈的,反倒是覺得理所應當,小清瑤一直都是孝順的,如今自是要孃親風風光光的,她的乾女兒當然是最懂事的。

範清遙不放心將義母交給其他人,自己親自攙扶著進了門,路上還不忘給義母把了個平安脈,“往來流利,應指圓滑,如珠滾玉盤之狀……義母最近可是胃口太好了?”

和碩郡王妃難為情地點了點頭,“上次去宮裡給皇後孃娘請安,剛巧紀原判在皇上那邊,皇後孃娘便是尋來了其他的太醫,那太醫建議我要多吃一些有營養的東西,將三餐也改為五餐,如此生孩子的時候纔有力氣。”

女子生產,氣力不足,方為難。

臨近月份多吃一些東西自是好事。

可按照月份來算,和碩郡王妃起碼要過了年纔會到日子,比起大食惡補,守住精氣神纔是根本之法,如此的不守卻補,不但達不到養胎之作用,反會適得其反。

輕則難產,重則雪崩!

和碩郡王妃雖與皇後孃娘關係不錯,可卻也不是經常進宮,怎麼剛剛好那日師父就在皇上那邊,若是皇上真的有了什麼身體不適,百裡鳳鳴又怎麼會一丁點的訊息都冇收到?

一旦和碩郡王妃真的在生產時出了什麼問題,若和碩郡王得知此事,定會因為皇後孃娘跟百裡鳳鳴產生隔閡。

事情一旦鬨大,皇後孃娘更會被牽連其中!

好歹毒的一箭雙鵰!!

“皇後孃娘能親自為義母尋來太醫診脈,當真是對義母百般重視。”範清遙壓下心中驚顫,旁敲側擊地笑著。

和碩郡王妃隨著範清遙一起邁過門檻,“皇後孃孃的**,我自是銘記在心,隻是可惜我還不曾來得及跟皇後孃娘謝恩。”

原來,那日甄昔皇後在聽聞皇上身體不適,便是起身先行去了龍延殿,是一個嬤嬤帶著一個太醫來給和碩郡王妃診脈的。

既是在鳳儀宮,和碩郡王妃自是理所應當的以為是甄昔皇後的意思。

隻是後來和碩郡王妃忽感到體乏,便是先行出宮了。

範清遙聽此,心裡已是有了思緒。

隻怕甄昔皇後根本不知情纔是。

義母的月份已是不小,範清遙不願把人給嚇著了,想了想纔是又道,“義父定是好生心疼義母,纔是將所有大補之物都是給義母尋了過來,隻是剛剛我察覺義母的脈象有些偏滑,怕是滋補過剩,義母若是聽我意見,從現在到生產,切記要清淡一些,更應該時長運動纔是。”

和碩郡王妃自是相信自己的乾女兒的,聽著這話,想都是冇想的點頭道,“若你不說,我還是真的未曾察覺,難怪覺得最近身體越來越重,你放心就是,我定是都按照你的交代。”

範清遙笑著道,“宮裡麵的太醫不好經常勞煩,外麵的大夫義母怕也是不放心,義母日後若有不適,便派人給我送帖子就好。”

和碩郡王妃暖在心頭,“好,一定。”

安撫好了義母,範清遙這纔是轉身走出了旁廳。

因為和碩郡王的到來,一些想要巴結和本就是站在和碩郡王這邊的官員們,也是紛紛趕來捧場。

等範清遙剛走回到門口的時候,便是聽聞小廝再次揚聲喊道,“川州總督韓府韓小姐到!皇城鹽運司孫府二小姐到!”

韓婧宸和孫從彤紛紛下了馬車,還冇等上台階呢,就是對著範清遙招著手。

範清遙正是好奇這兩個人怎麼都不進門,結果就是看見,又有成排的馬車緩緩駛向而來,依次停在了巡撫府外。

待車門打開,隻見從裡麵走出來的,都是主城有名的官家小姐。

一下子來瞭如此多的官家小姐,可是把門裡門外的人給驚到了。

孫從彤一邊忙著將官家小姐們引進門,一邊詢問著巡撫府的小廝,“可是有大一點的偏廳?”

這些可都是未曾婚嫁的小姐,自是不好跟男賓坐在一起的。

小廝趕緊往裡麵領路,“自然是有的,孫家二小姐請這邊走。”

範清遙看著如此大的陣仗,可謂是久久無語。

韓婧宸笑著走過來道,“馬上就要到適齡皇子賜婚的日子了,這段時間為了裝模作樣的有個好名聲,都是閉門不出的快要在家裡麵捂長毛了,如今剛好藉著伯母成親的日子聚上一聚,清瑤你可莫要嫌棄我們吵纔是。”

範清遙看著一臉真切笑容的韓婧宸,是真的感謝的,“婧宸,謝謝你跟從彤。”

韓婧宸‘嗐’了一聲,“都是朋友說什麼呢,我先進去給你占個位置,你可是記得一會要過來陪我們纔是。”

範清遙笑著點頭,“一定。”

不大不小的巡撫府,竟是在不知不覺中人山人海了。

又是足足過了半個時辰,花家二老纔算是迎完了所有的賓客。

站在人群裡的孫家夫人是真的站不住了,眼看著範清遙陪同著花家二老往府邸裡走了去,拽著孫家老爺就是擠出了人群。

“親家彆走啊,還有我們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