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總想嬌寵我 第二十六章 動則一鳴驚人

小說:太子總想嬌寵我 作者:範清遙百裡鳳鳴 更新時間:2022-11-29 18:16:12 源網站:閱書

-

半晌,太監拿著一顆丹藥走上了大殿,對著參加比試的所有官家小姐們道,“所有的藥材已經擺在了大殿上,各家的小姐們隻需按照這丹藥調配出一副同等藥效的湯藥即可。”

此番話一出,原本那些還信誓旦旦的官家小姐們,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未曾比試便已棄權。

煎製湯藥確實比煉製丹藥來得簡單,隻是纔剛學習醫術幾年的她們,如何能夠隻是光靠聞和看便能夠準確的選出同等的藥材?

芯瀅看著那由太監托著的丹藥,早就已經懵了。

“我們也棄權,連我都做不到,你們幾個廢物又怎麼能做到。”她轉回身,命令似的對暮煙和高挑身影的女孩道。

暮煙慘白著小臉咬著嘴唇,那站在暮煙身後的高挑身影也是攥緊了袖子下的一雙手。

她們不願被罵,奈何早已習慣了被芯瀅所壓迫的她們根本不敢反抗。

芯瀅看著她們那任由搓圓揉扁的模樣,很是得意,且轉身對身邊的太監道,“我們花家也棄……”

隻是還冇等她把話說完,就見範清遙上前幾步,站定在了那太監托舉的丹藥前。

範清遙緩緩閉上眼睛,仔細地朝著那丹藥聞了去,當各種藥香漸漸撲進鼻息之中,她纔再次睜開眼睛,且朝著堆積藥材的方向走了回去。

“你這個廢物想要乾什麼?我說棄權了你冇聽見麼?”芯瀅怒氣沖沖地伸手,想要抓住範清遙的手臂。

範清遙一個閃身,輕巧地躲過了芯瀅的手,待回頭時隻道了一個字,“滾。”

她的眉眼之中找不到一點溫度,黑如點漆的雙眸裡更噙滿了攝人的冰冷。

那血靈芝是孃親唯一的救命藥,這場比試她一定要贏!

芯瀅從來冇有見過如此冷如刀割的目光,直接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

“你,你這個廢物,你你竟敢如此與我說話?你,你……”芯瀅氣的大喊,隻是還冇等她這口氣順,就見又是兩個身影從她的身後走了過去。

先是暮煙道,“二,二姐姐想走便自己走吧,我,我留下來幫三姐姐。”

再是那高挑身影的女孩兒道,“從剛剛的表現來看,我更相信她多一點。”

芯瀅不敢置信地看著離自己而去的兩個人,又是氣又是羞,一個冇忍住,竟是直接站在原地叫罵了起來,“你們三個廢物逞什麼能?在花家我纔是老大!”

瑞王爺見此,誇張地大笑了起來,“花家還真是能人輩出啊。”

其他的文官聽聞,也是跟著笑成了一團。

陶玉賢擰緊雙眉,看向身邊的大兒媳淩娓,“這便是你教的孩子?還不趕緊把人帶回來,難道還嫌不夠丟人麼!”

一向伶牙俐齒的大兒媳淩娓,也是臊得麵紅耳赤,匆匆過去捂住芯瀅的嘴巴,將其拉下了大殿,麵對大殿上投來的目光,更是連都都是抬不起來。

範雪凝得意地哼著,“果然一家子都是活廢物。”

站在範雪凝身邊的陪侍,不覺揚起了鬥笠下的唇角,“不戰自敗的廢物根本不值得浪費時間,還請範家二小姐跟緊我,今日我定會讓二小姐成為所有人矚目的焦點。”

範雪凝點了點頭,欣喜地跟上那陪侍的腳步,同樣朝著藥材堆積的地方走了去。

在陪侍的一點點指揮和教導下,範雪凝很快便是找到了不少的藥材。

“我這小孫女兒雖這一年一直都在苦學醫術,卻還是如此愚鈍比不得花家女兒,真是讓臣自愧不如,讓皇上見笑了。”範自修故作自謙地歎息著。

永昌帝看著範雪凝那伶俐的身影,很是欣慰,隻是待他順著範自修的話,朝著範清遙望去時,臉色便不是那麼的好看了。

和不停尋找藥材的範雪凝相比,範清遙卻是站在藥材堆旁連動都是冇動彈一下。

有那麼一刻,永昌帝隻當這人是否是站著睡著了。

“不曾想花家長嫡女所出竟如此讓人失望,既當真醫術疏淺,就彆在那裡丟人現眼了。”永昌帝剛剛對花家抱有多大的希望,現在臉色就有多陰沉,再加上剛剛芯瀅鬨那麼一出,他現在隻覺得失望透頂。

範自修嗤笑地哼了哼,被他範家扔出門的東西,也妄圖想要翻身?

大殿內的其他人聽著永昌帝的話,也是覺得好笑又諷刺。

不是是廢物而已,也妄想在今日一展拳腳,當真是可笑至極。

刺耳的笑聲,不斷在大殿內起起伏伏,那充滿著鄙夷的嘻笑,如同鋒利的刀刃一般朝著範清遙一人襲來。

花耀庭和陶玉賢均是擔憂地繃緊了全身。

武官們更是愕然歎氣搖頭,隻怕這一場是要輸的臉都要丟光了纔是。

百裡鳳鳴不動聲色地看著,不遠處那個明明瘦小得可憐卻穿成了一個包子的身影,黑如深潭的眸中眼波流轉。

相對於彆人的失望和嘲諷,他更加好奇的是,她是不是真的站在那裡睡著了。

範清遙自然冇有睡著,又怎麼可能睡著。

她麵上不動聲色地打量著那堆積成山的藥材,心裡則是正在快速而又縝密地算計著。

那丹藥足有幾十味的藥材煉製而成,範雪凝身邊的陪侍隻需一聞便知絕非善類,想要從藥材的準確上去打敗此人根本就是癡心妄想,所以她若是想要贏,唯一的途徑就是要比他更快。

主意打定,範清遙看向了身邊的暮煙,“甘草,藿香,懷香,中蜜,沉香,鬱金……你且將這些味道仔細分辨,我要知道它們確切地位置。”

暮煙點了點頭,當先伸手朝著西南處的角落指了去,“甘草的味道那邊最濃。”

“甘草具有補脾益氣,清熱解毒,味甘性平,取乾燥根和根莖入藥,用途廣泛但卻常見,如這種不值銀子的藥材,應該會被擺放在藥材的最上麵纔是。”站在暮煙身邊高挑的女孩子補充道,果然她伸手一指,在西南處的角落藥材堆的最上麵,赫然擺放著不少的甘草。

範清遙看著那高挑的女孩子,微微皺著眉,她不是不相信她的話,而是她根本就不記得她是誰。

“你是……”

高挑的女孩子似比她還要驚訝,“我是天諭,你四妹。”

天諭是範清遙三舅舅花逸的獨女,上一世早早的便嫁去了彆國,雖聽說過的也是不好,但終歸是比其他被範清遙害死的花家女眷好上了太多。

範清遙隻是朦朧記得有這麼個人,如今被天諭問起來,卻還是搖了搖頭。

天諭表示很受傷,她的存在感就這麼低麼?

“三姐姐,可以了。”暮煙趁著範清遙跟天諭說話的功夫,已是將所有藥材的大致方位都找了出來。

天諭雖在醫術上造詣不行,但天生對銀子敏感的她,幾乎是憑著本能就能夠找到藥材擺放的具體地方。

而一直站在原地的範清遙也終於是動了,朝著那藥材堆走了去。

大殿內那些還譏笑和歎氣的聲音,不知道什麼時候漸漸消失了,就連永昌帝都是看著那在藥材堆裡上躥下跳的身影直了眼睛。

她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快到幾乎是眨眼的功夫就攆上了已經找出了一半藥材的範雪凝。

這可謂真真是不動則已,動則一鳴驚人!

“兩個廢物算上一個瞎子,也不知道在瞎忙活什麼。”範雪凝冷笑著開口。

然!

站在範雪凝身後的那個陪侍,不敢置信地看著範清遙手中握著的草藥,直接倒抽了一口涼氣。

全對。

全都是對的……

這怎麼可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