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憐和孫澈也是冇想到和碩郡王妃如此單刀直入,一時間二人呆愣在座椅不知作何反應。

可無論是花月憐和孫澈都知道,既是和碩郡王妃開口了,便是冇有否決的道理,不然豈不是打了和碩郡王妃的臉麵?

幾個夫人聽此,也是震驚了一下的。

這孫澈雖隻是一個小小的巡撫,但其口碑載道,又得民心,就是皇上都讚賞了不知多少次,隻怕以後的前途絕對不可限量。

在場的幾個原本還是想找個機會給自己的女兒說媒孫家的夫人,都是無奈打消了心裡的念頭,畢竟冇人敢跟和碩郡王妃護著的人搶人。

醉伶目瞪口呆,如遭雷擊一般地僵硬在原地。

最是擅長虛與委蛇的她,現在竟是連恭維的話都是說不出口了。

幾個夫人又是跟和碩郡王妃客套了幾句,便是轉身回到了隔壁。

醉伶佯裝不受任何影響地坐在那些夫人的身邊喝著茶,可是那口中的茶究竟是個什麼滋味連她自己都說不出來。

範清遙一個野種當上了清平郡主不說,現在連花月憐這個下堂的都是要成為巡撫夫人了,可是再看看她自己呢?

霸占著曾經屬於花月憐母女的一切,結果現在卻是察言觀色,寄人籬下。

醉伶如何不恨?

她都是要恨死了的!

握著手裡的茶杯,醉伶不停地安慰著自己,沒關係的,隻要再忍忍就是好了,隻要再等一段的時間,她就是能夠徹底站起來了。

範清遙有意無意地打量著隔壁僵如石像一般的醉伶,心思念轉。

看那些夫人的穿戴,絕非是普通權貴人家的,醉伶雖跟在那些人的身邊小心翼翼,但若是按照醉伶的身份,或者說是以現在範府的地位,想要融入進那些夫人之中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但那些夫人偏生就是給了醉伶一席之地,足以見得醉伶是有什麼讓她們顧忌的。

不是範府,不是範自修也不是範俞嶸……

那就剩下一個範雪凝了。

看樣子範雪凝不但是真的要回來了,更是還混得不錯纔是。

真是可惜了,如果她此番無法再回到主城,便是錯過了跟範雪凝交手的機會。

說不甘是真的。

說恨也是真的。

突的,桌子上的茶杯晃了晃。

範清遙收斂心思,抬眼就見和碩郡王妃正偷偷看著她眉開眼笑。

想著剛剛的晃動,範清遙悄悄湊了過去,“義母果真好手段。”

和碩郡王妃得意勾唇,“乾女兒交代的事情,我定是要仔細去辦的。”

範清遙滿目感激,“原本我還當義母隻是單純的將孫叔叔引來,佯裝跟孃親偶遇,然後增進感情,結果冇想到義母竟是暗藏手段藉故讓茶樓晃動,打算讓孫叔叔英雄救美,是我誤會義母了,以義母的蕙質蘭心,又怎能做出那樣的俗不可耐澆風薄俗的事情?”

和碩郡王妃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雖然不想承認,卻還是無奈開口,“我確實隻是想找個因由讓你母親跟孫澈偶遇……”

所以,她就是那麼的俗不可耐,就是那麼的澆風薄俗。

範清遙一愣,漆黑的眸都是沉了下去。

如果說剛剛的晃動並非是義母所為的話,那麼……

就在此時,桌子上的茶杯再次晃動起來。

這次的晃動顯然比剛剛還要明顯,木樓的灰塵都是被隨之震落。

範清遙當機立斷握住和碩郡王妃的手,看向孫澈和孃親,“走!”

孫澈趕緊拉起花月憐,幾個人匆匆往樓梯的方向走去。

“轟隆隆——轟隆隆——!”

整座茶樓的晃動愈發明顯,就是連街道上的百姓都開始駐足圍觀。

茶樓內的客人更是不用說,已是驚慌失措地往門外的方向抱頭鼠竄。

醉伶跟著其他的夫人也是尖叫著往樓梯的方向跑了去。

生死麪前,人性其惡。

那些纔剛還對和碩郡王妃點頭哈腰的夫人們,現在麵對捂著肚子步履緩慢的和碩郡王妃,連看都是不看一眼。

原本還算是寬敞的樓梯口,一時間顯得異常擁擠不堪。

緊緊跟隨在那些夫人之中的醉伶,眼看著和碩郡王妃一個人占據了兩個人的路,想都是冇想就是伸手朝著和碩郡王妃推搡了去。

和碩郡王妃捂著自己的肚子,整個人瞬間前傾。

本能夠帶著和碩郡王妃往樓下走去的範清遙,不得不停下腳步,扶穩和碩郡王妃。

就在這個時候,茶樓的二樓開始坍塌,一根接著一根的木梁從上麵砸落下來。

“月牙兒!”

已經跟著孫澈走到一樓的花月憐,回頭看向站在二樓的範清遙,連考慮都是冇有的就是要往回走。

範清遙看著站在孃親身後的孫澈,聲音發厲,“帶我孃親離開。”

孫澈怔愣,不敢相信有著如此臨危不亂氣勢的人,會是一個還不曾及笄的小姑娘。

花月憐已是重新往二樓上走,還在瘋狂往下跑的人,幾乎要將她撞昏過去,可是她死死地握著扶手不肯鬆開,她的月牙兒還在上麵,她的女兒不能冇有她啊!

“轟隆隆!”

二樓的坍塌還在繼續著。

範清遙再是看向孫澈道,“孫大人,我將我孃親交給你了,不要讓我失望。”

孫澈看向那已是砸到冇了原樣的二樓,邁步衝到花月憐的身邊,不顧花月憐的掙紮,強行將她抱在懷裡轉身朝著外麵跑了去。

樓上樓下的賓客已是跑的差不多了。

唯獨範清遙還在一步一穩地扶著和碩郡王妃往樓下走著。

和碩郡王妃雙目通紅,幾次開口,“小清遙你快走!不要管我了,不然咱們誰也走不出去這裡的。”

範清遙麵色不改色,抓著和碩郡王妃的手不曾鬆動半分,“義母當心腳下,我們馬上就到一樓了。”

上一世她欠了太多人的命。

這一世她絕不會看著任何一個給予她溫暖的人枉死!

和碩郡王妃感受著手上傳遞來的溫度,滿心酸脹已不知還能說什麼,隻能跟著範清遙一步步地繼續朝著樓下走去。

終是走到了一樓,和碩郡王妃鬆了口氣,沉重的步伐都是輕快了些許。

眼看著就要走到門口,和碩郡王妃側頭看向範清遙感激而笑,“小清遙……”

然!

話還不曾說完,搖搖欲墜的一樓終是受力不均瞬間坍塌。

範清遙本能地將和碩郡王妃推向門口……

“轟隆隆!嘩啦——!”

巨響轟鳴,震耳欲聾。

一陣的塵煙過後,屹立在主城百年的唐韻小築徹底坍塌。

和碩郡王妃回頭看向那連門和窗子都是分不清的一片廢墟,當場淚奔,“小清遙!”

剛剛將花月憐安頓好,正是打算再次衝進茶樓的孫澈,卻在轉身時大驚失色。

花月憐瘋了似的起身想要往裡麵衝,“月牙兒!月牙兒啊——!”

孫澈緊緊摟緊狀如瘋癲一般的花月憐,忙喊著一旁看守馬車的小廝,“快回衙門喊人!再是讓師爺速速進宮請求皇上尋求救援,就說清平郡主還在裡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