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陶玉賢的擔憂是對的,因為範清遙根本就不相信什麼搶劫之說。

出了正院後,範清遙就是去了門房,結果就看見了範昭正躺在屋子裡,身上也是紅腫青紫的厲害著,尤其是右臂,直接被打斷了。

範昭一看見小姐來了,連忙就要起身,“小姐……”

範清遙趕緊把人按在床榻上,“你的傷跟我外祖的有關係?”

範昭想著花耀庭的交代,含糊著道,“也不是什麼大事,小姐無需擔心,老夫人也已經給我看過傷了,修養個把月就冇事了。”

範清遙冷冷地看著範昭,“編,再繼續往下編。”

範昭硬著頭皮道,“小姐安心,真的隻是小事。”

“主城之中,天子腳下,搶四品以上的官員已是死罪,若當真是小事,你應該扯謊是跟其他人出了摩擦,而並非是被搶了,而且你事先還要說,你把掛在馬車上的花家牌子給摘掉了,或者說丟了也好,不然你真的以為,有哪個不怕死的,明知道是花家將軍的馬車,還要動手搶一搶?”

範昭,“……”

這才叫說謊,當真是滴水不漏!

範清遙看著範昭,“說吧,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範昭是真的被逼得無奈了,同樣的謊言放在其他人身上就好用,可放在小姐身上卻是完全不管用,真不是他有心要說,而是他真的挺不住了。

咬了咬牙,範昭就是將今日宮門前的事情給說了一遍,“那夥人一共有四十幾個,將馬車堵在了巷子裡,定是宮裡麵的那個狗奴才懷恨在心,纔想了這麼個辦法,說起來也是我嘴快了,若是忍住或許就冇事了。”

範清遙真的冇想到,事情會發展得如此之快。

她以為今日下午進宮已經算是早的了,冇想到宮裡麵早就是知道了此事。

宮裡麵的奴纔是什麼,那都是狐假虎威的東西,一個奴纔敢有如此大的膽子上譏諷外祖,下勾結人對外祖下黑手,可見皇上對花家的態度是什麼。

想著範昭和外祖今日所受到的屈辱,範清遙滿腔的怒火直燒膛。

“你可知道那太監的名字?”

“好像是叫孫德福,我特意遠遠地仔細看過他腰間的牌子。”

範清遙點了點頭,起身就往外走。

範昭趕緊把人給叫住,“小姐,老爺說此事影響甚多,還希望小姐三思纔是,我本來就是賤命一條,就是死了都不足惜。”

範昭能夠平穩在花家這些時日,已經很知足了。

而且花家人待他跟他的兄弟都是不薄的,如果真的是因為他多嘴而給花家惹來了禍事,他就是死了都閉不上眼睛。

範清遙停下腳步,看向範昭,半晌才道,“好好養傷。”

範昭卻是草莽出身,可此人自從跟著她進了花家,便一直忠心耿耿,範清遙從來冇拿她當下人看待過,更多的則是共同患難的朋友。

如今外祖出事,範昭也跟著出事,若此事真的就此作罷,花家的臉麵何在!

她又如何跟範昭的那些兄弟們交代!

難道真的要讓他們覺得,跟在花家連個公道都討不回來?

吃虧的事情,範清遙當然不會乾。

這口氣,範清遙也絕對咽不下去。

剛巧此時,許嬤嬤走了過來,“小姐,皇後孃孃的帖子。”

範清遙接過帖子,直接吩咐著,“備車,進宮!”

下午的皇宮顯得異常冷清,範清遙進了皇宮便是直奔著鳳儀宮而去,不過在抵達鳳儀宮後,她並冇有進去,而是攏著裙子跪在了院子裡。

這個舉動,可是把鳳儀宮裡的宮人們給嚇壞了。

太子妃可是皇後孃娘捧在掌心的人,好端端的怎麼就是自己罰跪了?

範清遙卻是在院子裡一動不動,大冷的天氣一跪就是一個時辰。

百閤眼見著這人小臉都是動白了,隻得求助去詢問皇後孃娘,“皇後孃娘,真的任由太子妃就這麼一直跪下去不成?”

甄昔皇後歎了口氣,“本宮如何不心疼,可若想把事情給辦成了,就不能心疼。”

打從昨日鳳鳴來找她,她就已經知道範清遙的心思了。

甄昔皇後也是冇想到,範清遙看著年紀小小的,辦起事情來卻毫不含糊,雖然此方法有些冒險,但也是現在唯一的辦法了。

又是過了差不多半個時辰,甄昔皇後纔是看向百合道,“去傳本宮的話,就說花家的事情本宮做不了主,不過念在她到底是皇上欽定的太子妃,本宮特命你帶著本宮的口諭,領著她去禦前麵聖。”

百合點了點頭,生怕太子妃真的凍出什麼毛病,連忙往外走。

範清遙的腿都是已經凍得不聽使喚了,聽了百合的話慢慢站起了身子,有好幾次險些摔倒在地上。

百合看得陣陣心疼,卻不能真的上前攙扶著。

這邊,範清遙剛剛跟著百合離開,那邊,甄昔皇後就是將嚴謙叫到了麵前。

“可是走了?”

“回皇後孃孃的話,剛走。”

甄昔皇後點了點頭,小清遙為了花家剛剛出生的那個孩子也是真的拚了,既是小清遙相信她這個婆婆,她總不好讓未來兒媳婦失望的,看著嚴謙就道,“將太子妃來找本宮的事情傳出去,越快越好。”

嚴謙領命哪裡敢耽擱,出了鳳儀宮就按照皇後孃孃的意思,將事情宣揚了出去。

皇宮本就是傳訊息最快的地方,再加上如今有太多雙的眼睛在暗中盯著鳳儀宮,幾乎是片刻的功夫,整個皇宮就都知道了太子妃求見皇後孃娘不成,皇後孃娘公然將太子妃拒之門外,最後是顧忌著皇上的麵子,皇後孃娘纔派了人打發太子妃去了禦前。

此時的八皇子妃正是陪著張淑妃說話,聽見這個訊息時當真是給唬了一跳。

好端端的,怎麼忽然就是這樣了?

張淑妃的臉色也不怎麼好看,“想當初太子的這門親事,是皇上定奪的,皇後孃娘冇反對也冇讚同,後期對太子妃雖有包容,但更多的卻像是不願意違抗皇上的心思,如今花家出事,皇後孃娘這麼做分明就是想要明哲保身。”

八皇子妃驚了下,“母妃的意思是,皇後孃娘跟太子妃一直都是逢場作戲?”

“皇後孃孃的心思誰敢真的肯定,不過宮裡麵的事情也不是咱們能插手的,還是遠遠地瞧著好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