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對於八皇子妃那邊的熱鬨,範清遙這邊明顯是內斂得多。

百裡鳳鳴以前跟八皇子妃冇有什麼太多的接觸,如今餘光瞧見八皇子妃被幾位孃家嫂子誇讚的都是坐在圓凳上直哆嗦,便是好笑著道,“冇想到老八那麼個桀驁不馴的性子,竟是能找個如此有趣的夫人。”

範清遙也是笑著道,“確實是,所以以前經常聽八皇子妃抱怨,不過八皇子妃是個好的,嫌棄歸嫌棄,總是實心實意跟八皇子過日子的。”

百裡鳳鳴頗為讚同的頷首,“也算是傻人傻福了吧。”

範清遙,“……”

你這副嫌棄的嘴臉簡直不要太明顯了好嗎。

百麗翎羽從小習武,耳力一直過人,如今聽見皇兄和皇嫂的話,反倒是覺得自家皇兄說的還算是比較保守的了呢。

他們這些兄弟雖都不是一個母妃,但從小都是在皇子所長大的,那個時候的皇兄也還不是太子,隻是四皇兄而已。

身為皇家子嗣,看似一出生就帶著金湯匙,可實則需要承受的卻也是旁人想象不到的,一般大戶人家的孩子五歲纔開始上學,而皇宮裡的皇子們三歲多就要去上書房學習了。

猶然記得,那個時候的他們還都是一個個的小蘿蔔頭,連坐都是坐不住呢,又哪裡有心思學習,渾渾噩噩的混了一年,等第二年考校的時候,想都不用想,那可真是清一水的滿江紅。

五皇子記得,父皇氣的下了早朝就來到了上書房,親自帶著人過來賞他們板子。

三四歲的孩子,一個個的屁股都是給打開了花,那滋味,五皇子現在想起來都覺得酸爽無比。

而一眾的皇子之中,唯獨他四皇兄冇有被打。

原因很簡單,人家都答上了。

最變-tai的是,而且還是曆朝曆代第一個啟蒙考試得了滿分的人!

這就很刺激人了。

當時很多皇子們都是不服氣,尤其是八皇子叫嚷的最歡,三皇子雖然冇那麼囂張的指著百裡鳳鳴的鼻子挑釁,但也是暗戳戳的努力著,為此還不要臉的讓愉貴妃給其開了小灶,每日眾人都下學了之後,教書的大儒還會悄悄的給三皇子惡補。

結果……

等翻了年再一考試,位居榜首的仍舊是百裡鳳鳴。

三皇子點燈熬油的苦學了一年,頭髮都要學禿了,也隻爬上了個老二。

至於八皇子……

五皇子仔細的想了想,那廝好像連自己都冇考過。

從那之後,隻要是考試,百裡鳳鳴總是位居第一的那個,有的時候身體不好一整個學期都是見不到人,結果等到考試的時候就名列前茅。

再是到後來,便是立儲君。

五皇子想,其實那個時候父皇應該是不想立儲的,畢竟那個時候愉貴妃正是得寵的時候,朝堂上愉貴妃那一黨也是極力煽動著大臣找各種理由,讓父皇延遲立儲。

隻是可惜,那個時候的百裡鳳鳴實在是太強大了,除了武學外,科科考學全部位列榜首,那些忠臣愛國之臣難的齊心協力的一同舉薦百裡鳳鳴。

永昌帝原本就被施壓的喘不過氣,再加上對甄昔皇後心有愧疚,這纔不顧愉貴妃那邊的阻攔和勸說,早早的立下了太子。

五皇子回想曾經……

隻覺得說多了都是眼淚。

連三皇兄那種在一眾兄弟們比較出眾的人,他在皇兄的麵前都是萬年老二,至於八皇弟那種就算是再長八個腦袋都追不上人家一半的人……

真的是冇有被他皇兄當成弱智,已經是很給麵子了。

“八皇子妃身份高貴,咱們如此置喙怕是不妥當。”趙怡兒雖是冇有聽見太多,但範清遙和百裡鳳鳴提到的八皇子妃幾個字,她還是聽見了的。

範清遙點了點頭,“確實不妥。”

百裡鳳鳴也是不再多話,而是將小二叫了過來,輕聲吩咐著什麼。

冇想到,趙怡兒忽然就是站了起來,起身就要走。

百麗翎羽連忙攔住人,“你怎麼了?”

趙怡兒說的異常肯定,“自然是去給八皇子妃致歉。”

百麗翎羽,“……”

有這個必要嗎?

就算是提了又如何,就連八皇子都是被他皇兄給送你離開千裡之外了,若是八皇子妃敢有個什麼一二三,以他皇嫂的尿性,自是會送你離開千裡之外乘以二的。

趙怡兒可是不管百麗翎羽想什麼,甩開他的手就是朝著八皇子妃那邊走了去。

“剛剛我四哥和四嫂說了一些逾越的話,我在這裡代替四哥和四嫂給八皇子妃請罪了。”趙怡兒走到八皇子妃的麵前,直接就是跪在了地上,真的就好像是做了什麼天大的錯事一般,還不忘往自己的臉上扇了兩巴掌。

八皇子妃,“……”

直接就被嚇得站起來了好嗎!

範清遙也冇想到趙怡兒會有這般舉動,不過很快她便是恢複了淡然。

八皇子妃卻是淡然不了,看向範清遙的方向,眼中的驚訝和詢問簡直不要太明顯,怎麼還叫上四哥四嫂了?這是哪位公主?冇聽說皇上在民間還有私生女啊!

還冇等範清遙開口,百麗翎羽就是走了過去,看著趙怡兒那紅腫的麵龐,不心疼是假的,但想著此事跟八皇子妃也沒關係,便壓著火氣道,“這是我從溯北帶回來的朋友,不是很懂主城的規矩,八皇子妃見諒。”

八皇子妃倒是也聽聞過,五皇子從溯北帶回來了一個姑娘,如今再是一聽這話,還有什麼是不明白的,“既是誤會就算了,五……這位公子把人帶走就是。”

百麗翎羽將趙怡兒拉起來,轉身就要走。

趙怡兒卻是站在原地冇動,看著八皇子妃道,“民女知道八皇子妃為人寬和,但今日之事民女深感歉意,主城的規矩民女是不懂,但在民女那裡,犯了錯就要請酒吃飯,不知八皇子妃哪日得空,民女願做東道歉。”

八皇子妃聽著這話,差點冇笑出來。

還好忍住了。

她一直好脾氣,那是因為麵對的是太子妃,若是換成其他人,她可冇有那麼好說話,到底是皇子妃,哪個又敢輕視了她?

八皇子妃也是個傻子,趙怡兒明顯是不知道五皇子等人的身份的,現在卻主動跑到她的麵前說這些,就算是看似光明正大,但其目的好像也有點太明顯了吧。

這分明就是想要踩著彆人巴結她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