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貴妃的生辰過後,天氣一天比一天冷了下去。

南城和鳳城的兩位章平仍舊每日不停地想辦法進諫,奈何皇上一直都在推三阻四的,如今皇上脾氣愈發的古怪,誰也不敢擅自揣測軍心。

結果冇想到,南城和鳳城的章平麵聖無望之下,竟是打探到了太子的行蹤,更是在太子回宮時雙雙堵在了宮門口,懇請太子聽他們進言。

範清遙知道此事的時候,眼神都是跟著冷了下去。

皇上一直對兩位章平的奏摺留中不發,若這個時候百裡鳳鳴見了他們兩個人,皇上又要如何看待百裡鳳鳴?

隻是百裡鳳鳴一直居住在東宮,其行蹤根本不是外人能夠花銀子打探出來的,此事若無人出謀劃策,暗中舉薦,那兩位章平又怎麼可能會出現在百裡鳳鳴的麵前?

思來想去,範清遙就是想到了百裡榮澤。

如此背後捅刀子的卑鄙手段,正是百裡榮澤一貫的作風!

“太子倒是反應快的,連馬車都是冇停便是直接將那兩位章平給甩掉了,不過此事皇上到現在也還未曾表態,估計心裡到底是對太子起了隔閡。”和碩郡王是愁的不知道該如何發泄了,纔想著來花家絮叨絮叨。

花耀庭臉色同樣陰沉得厲害,“如今太子殿下在皇上麵前愈發得到重視,三皇子便越是慌亂,可無論三皇子如何爭搶都是情理之中的,卻萬萬不該拿著鳳城和南城兩位章平說事!”

在兩位章平身後的,可是南城和鳳城的幾萬百姓!

若非不是南城和鳳城當真鬨出了不可控製的事情,兩位章平也不會棄自己城內的百姓於不顧一直留在主城,可三皇子卻趁機拿著此事做文章,其居心簡直險惡!

皇上膈應了太子的同時,難道真的就不會厭惡兩位章平?

而一旦兩位章平被厭惡了,皇上更不會管南城和鳳城的事情,如此下去,最後受到牽連的還不是那些無辜的百姓!

“此事原本太子已經暗中派人查探了,但是半路出了這種事情,太子也隻能先將人手撤回來,畢竟現在皇上盯得緊,太子也不能再輕舉妄動。”和碩郡王歎了口氣,越是如此,他們太子一黨就越是要挺住才行,不然等以後西涼真的落在了三皇子手中,那纔是真正噩夢的開始。

範清遙坐在一旁靜默著不出聲,一來是她還不是很瞭解南城和鳳城的具體事情,二來這段時間她一直抱病在府裡,對於外麵的事情不曾過問,義父和外祖本就是滿心擔憂,她也不想再細細追問,惹得二位老人更加惆悵。

隻是讓範清遙冇想到的是,上午的時候她剛剛送走義父,下午時,那個一直讓義父和外祖擔心的太子殿下就是杵在了她的麵前。

範清遙,“……”

現在的人都是如此不抗唸叨的嗎?

此時坐在馬車裡的百裡鳳鳴長指輕挑車簾,繡著金線的白袍乾淨得一塵不染,白皙的麵龐在陽光下愈顯俊秀,漆黑的眸深邃得讓人一眼望不到底。

看著站在門口的範清遙,他淡淡一笑,美的如同從畫卷裡走出的仙君,“今日天氣甚好,不如我們出去走走?”

範清遙,“……”

義父要是知道被他擔心的你,不但冇有半分著急,反倒是一排淡定的找我逛大街,定是會拎著大刀將你砍成八段。

百裡鳳鳴一眼就看出了範清遙的心中所想,“估摸著和碩郡王現在已經在拎著刀來的路上了,夫人就算是為了為夫的安全著想,是不是應該趕緊上馬車?”

範清遙除了主動踏上馬車,還能說什麼?

馬車裡,紫述香瑩瑩環繞。

百裡鳳鳴主動給範清遙倒了一杯茶,纔是笑著又道,“如此看來,夫人還是很在意為夫的。”

範清遙嘴角抽了抽,“你如此明晃晃的拿我當幌子,不就是在賭我在意你?”

以皇上的多疑,必定早已在暗中派人監視著百裡鳳鳴的一舉一動,百裡鳳鳴越是在東宮閉門不出,就越是有心虛之嫌,倒不如光明正大的出宮帶著她遊山玩水,如此纔是最能消除皇上疑心的利器。

百裡鳳鳴被揭穿也不覺得難堪,“讓父皇放下猜忌最好的辦法,就是當鹹魚一條。”

範清遙,“……”

如此滿是心眼的鹹魚,委實是不多見。

“你真的就不怕失去民心?”範清遙看向坐在對麵的謫仙男子,說不擔憂是假的。

百裡榮澤一向陰險狡詐,此番煽動兩位章平去堵百裡鳳鳴,不但是讓皇上對百裡鳳鳴起疑心,更是將百裡鳳鳴推上了風口浪尖,一旦百裡鳳鳴毫無作為,兩位章平會怎麼想?

南城和鳳城的百姓又會怎麼想?

他們會對太子失望,甚至是排斥太子的存在。

這也是為什麼,所有人都希望掙得民心的原因。

百裡鳳鳴見範清遙麵前的茶有些涼了,便是將她麵前的茶盞換到了自己的麵前,又是重新取來了一個茶盞到好茶,“失去了兩城的民心還可以再賺回來,但若是當真因此而讓父皇猜忌,前麵你我所有的付出就全部付之東流,有得必有失,自古魚和熊掌不可兼得。”

貪心不足蛇吞象,這句話每個人都懂,但真正能夠做到的卻少之又少。

人活在世上,誰又能說真的見好就收?

但百裡鳳鳴就是做到了,在得和舍之間從容淡定。

可就在範清遙都要感歎一聲自愧不如的時候,百裡鳳鳴卻忽然笑了。

“嗬……”

“你笑什麼?”

“你在想什麼,我便就在笑什麼。”

範清遙皺了皺眉,“難道我想錯了?”

百裡鳳鳴這次是真的重重地點了點頭,“我確實冇有那麼高風亮節。”

“那你還如此淡定?”

“反正有夫人在,再不濟靠著夫人也不至於餓死街頭。”

範清遙,“……”

你吃軟飯還吃出道理來了!

“南城和鳳城到底出了什麼事情?”範清遙想著上次二皇子妃說的事情,總覺得那兩個城中發生的事情有些不大對勁。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