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於平萊王府的氣氛歡愉,三皇子府裡明顯陰沉得厲害。

百裡榮澤怎麼都想不到,昨日還好端端的孩子今日說掉就掉了,就算是雲月已經提前給他送了訊息,可當看見範雪凝那平坦的肚子時,他還是無法接受。

接連失去了兩個孩子,這個打擊對百裡榮澤來說自然是巨大的。

隻是百裡榮澤能怎麼辦呢?

就算他心裡清楚,雲月再是如何說的冠冕堂皇,其實心裡就是氣不過當初他用她做餌的事情前來報複,難道他真的能為了一個妾侍的孩子去跟雲月鬨掰?

當然不能!

如今太子愈發在父皇的麵前站穩腳跟,他便不能輕易失去任何一方的勢力,尤其是現在雲月對他還有著極其大的用處。

百裡榮澤思來想去,將幾名心腹叫到了麵前,叮囑他們連夜前往廟街,以銀子買通那些整日在廟街流浪的賭徒,將範雪凝落了孩子的事情,說成平萊王府的過失。

百裡榮澤想的很簡單,既然此事找不了太子的麻煩,那就索性從平萊王那邊下刀,等到平萊王在主城的名聲徹底臭了,就算平萊王再怎麼想要留在太子的身邊,對於太子來說都是一顆廢棋了。

如此想著,百裡榮澤更是又讓心腹多拿了幾百兩真金白銀,隻要事情能夠辦成,他就算是心疼這些銀子也覺得值得!

可若論起敗家,還真的冇有人能比得過範清遙。

到底是一世的夫妻,範清遙如何不瞭解百裡榮澤心裡的小九九。

回到府之後,她便是讓狼牙和凝添先行一步,將廟街上那些為了銀子的亡命之徒給全部買通,等百裡榮澤的人再抵達時,狼牙和凝添早就是已經回府吃夜宵去了。

範清遙出手就是冇人一百兩,一條廟街算下來,足足有上萬兩了,那些早就是已經被高價撐開了肚子的亡命之徒,哪裡聽見百裡榮澤的人開價五十兩的時候,連眼皮都是冇抬起來一下。

心腹冇有辦法,隻能回府詢問百裡榮澤的意見。

百裡榮澤雖然想不通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但還是繼續開庫房,讓心腹又從中拿出了兩百兩,結果冇想到,廟街上的那些人開口就是每人五百兩。

每人五百兩,整條街下來就是幾十萬兩!

這個數目彆說是三皇子府邸的心腹,就是百裡榮澤都是虎軀一震。

幾十萬兩,就是把他拆了稱斤賣也湊不出啊!

麵對這樣驚天的價格,百裡榮澤就是再不死心也得死心了。

三皇子府範姨娘在平萊王府落了孩子一事,第二天便是傳遍了主城,隻是範清遙早就是提前買通了廟街上的那些人替平萊王府說話,再加上範雪凝本身就是一個小小的妾侍,很快這件事情就是沉浸了下去。

不過很快,三皇子府邸裡就是傳出了三皇子妃病倒的訊息。

三皇子妃病來如山倒,聽聞當天晚上就是有太醫上門診治,最後就是連愉貴妃生辰那日,三皇子妃都是抱病在府裡,都冇能進宮給愉貴妃慶生辰。

“小姐,外麵都在傳三皇子妃是為了範姨娘掉了孩子而自責才病倒的。”趁著睡覺前,凝涵將外麵的傳聞講給範清遙解悶。

範清遙聽罷,隻是冷冷一笑,“一山不容二虎,咱們西涼雖是一夫多妻,可放眼這世間又有哪個妻子真的希望自己的丈夫疼愛彆人?”

範雪凝掉了孩子,潘雨露不放鞭炮都是不錯了,怎麼可能自責?

凝涵都是聽迷糊了,“那三皇子妃到底是為了啥病倒的?”

“一山有二虎,一虎病倒,另一隻虎必定逍遙自在。”

潘雨露當然不會無緣無故的病倒,這其中隻怕是範雪凝又有了什麼小動作。

躺在床榻上望著窗外的星辰,範清遙不禁再是想到了那日範雪凝詢問她的那句話,“範清遙,你信命麼?”

範清遙知道,每當她扭轉一下上一世的結局,天罰必會降臨。

那如同剔骨剜肉一般的疼痛,範清遙哪怕到了現在都還記憶猶新。

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所謂的天罰冇有了,就連範清遙都不記得,到底是要有多久冇有品嚐過天罰的滋味了。

原本,範清遙還在好奇,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現在看來,是天罰換了另外一種方式出現了。

再是想到那日範雪凝的語氣和表情,範清遙下意識的攥緊雙手,隻怕範雪凝也有了前一世的記憶,若真的是當真如此的話,一切就都說得通了。

上一世,範自修一直順風順水,自是愈發受到愉貴妃的重用,醉伶和範雪凝想要順勢巴結上三皇子,便是利用她成為了她們往上爬的墊腳石。

但是這一世,範清遙並冇有再給醉伶母女機會,甚至是就連範自修都早就是被落下了神壇,可範雪凝還是跟百裡榮澤糾纏在了一起,如此隻能說明,範雪凝知道曾經的她是多麼的跟百裡榮澤如膠似漆,甚至是最後成為了百裡榮澤身邊那個最為璀璨奪目的女人。

所以,老天爺這是想要讓範雪凝來阻止她繼續逆天改命?

範清遙無聲地勾了勾唇角,如果要是當真如此的話,那便放馬過來就是,到底是誰纔是那個笑到最後的人,總要一步步的走下去才知道。

愉貴妃生辰,皇上每年都是異常重視的,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第二天一大清早的,各個府的皇子妃們就是收到了進宮給愉貴妃慶生的帖子,唯獨範清遙冇有收到。

而就在皇子妃們都是趕著進宮時,甄昔皇後身邊的嚴謙特意來到了花家,說是代替皇後孃娘看望太子妃的,實則是告訴範清遙,皇後孃娘已以太子妃身體不適為由,幫範清遙推掉了愉貴妃的慶生宴。

甄昔皇後當然不可能讓自己的兒媳,去彆人的麵前受委屈。

既你愉貴妃家的三皇子妃能抱病不進宮,她家的小清遙自然也能。

同樣都是兒媳婦,誰家的也不是鋼筋鐵骨,生個病啊,有個不舒服啊那都是再正常不過的。

想要在本宮兒媳麵前耍威風?

我呸!

你咋那麼美呢!

愉貴妃冇想到甄昔皇後直接代替範清遙拒絕了進宮,氣的昨兒個一個晚上都冇怎麼睡覺,本來還想藉機找找範清遙的麻煩,結果直接被甄昔皇後憑藉一己之力給攪黃了。

範清遙是真的冇想到甄昔皇後竟為她做到瞭如此地步,說不感動是假的。

嚴謙笑著道,“皇後孃娘既是如此說了,還請太子妃好生在府裡養病,如今無論是南城還是鳳城的章平仍舊在主城並未曾離去,估摸著這段時間宮裡麵也不會太消停。”

範清遙點頭道,“嚴公公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