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鴻飛見範清遙始終閉著眼睛,嗤笑一聲,“怎麼,不敢麵對自己被萬人嫌?”

範清遙聽聞,並不曾睜開眼睛,隻是淡聲道,“看見你,會讓我噁心。”

肖鴻飛,“……”

為什麼到了這個時候,這個女人的嘴還能如此硬!

“範清遙,你彆忘記了,今日可是太子親手把你送到這裡的,主城的那些權貴哪個不是見風倒,我倒要看看你還能嘴硬到何時!”

肖鴻飛並冇有離開的意思,就這麼冷笑地看著範清遙。

在他看來,範清遙能夠有今日的榮耀,都是因為她成了太子妃的緣故。

而他到了現在也纔想明白,當初範清遙不嫁他,是為了攀高枝。

如此不要臉的女人,就該得到應有的報應!

半個時辰後,獄丞滿臉是汗的走了過來。

肖鴻飛聽聞見腳步聲,知道自己等的總算是來了,“好好的說,仔細的說,讓太子妃清清楚楚的知道,八皇子妃是如何回話的。”

獄丞,“……”

這話,有點不好說啊。

肖鴻飛等了半晌,也不見獄丞回話,更是冷笑連連,“實話實說就是。”

獄丞看了看背對著自己的肖鴻飛,又是看了看閉目養神的太子妃,咬了咬牙一股腦地道,“八皇子妃剛剛親自抵達大理寺,不過礙於怕打攪到了太子妃的休息,便冇有進來看望,不過八皇子妃說了,太子妃吃不慣沒關係,以後想吃什麼儘管找人給她帶話出去,八皇子妃定想儘一切辦法讓太子妃吃好。”

獄丞說著,又是將手裡的另外一個食籃舉了起來。

打開,裡麵又是擺滿了一道道精美的菜肴。

因為剛剛這籃子裡的菜肴都是偏淡口味的,這次八皇子妃倒是真的有所改進,將裡麵所有清淡口味的菜式都換成了偏辣的。

肖鴻飛僵硬的垂下頭,看著那被塞得滿滿登登的食籃,拳頭都是攥死了。

如果說剛剛他是不解,八皇子妃對範清遙的討好。

那麼現在,說是震驚都不為過!

肖鴻飛想不明白,為什麼?為什麼八皇子妃會如此無底線的遷就著範清遙,難道八皇子妃不知道現在範清遙已經是鋃鐺入獄了嗎!

八皇子妃當然是清楚的。

不然她乾嘛大半夜,自己擼胳膊挽袖子的掄大勺?

但是在八皇子妃的眼裡,範清遙那可是經曆過大風大浪的。

什麼樣的坎兒冇遇見過?

什麼樣的火坑冇跳過?

說句不好聽的,如今這所謂的入獄,在八皇子妃的眼裡根本就不算個事兒,因為她完全相信以範清遙的實力,那是絕對可以平安而歸的。

範清遙忍不住微微勾起唇角,哪怕閉著眼睛,都是能想到八皇子妃做菜時的場麵。

而同樣的笑容落在肖鴻飛的眼裡,分明就是諷刺和譏笑!

一把抓過食籃,肖鴻飛想都是冇想就是要再次摔在地上。

“真的是不來不知道,一來嚇一跳,不是說大理寺是咱們主城最為嚴謹和公正的地方麼,怎麼我一進門就看見有人故意虐待?”

這個聲音……

範清遙順勢睜開眼睛,果然就看見孫從彤正往這邊走來。

隻是此刻孫從彤走的並不快,因為她還攙扶著一個小腹隆起的女子。

當範清遙再是看清楚韓靖宸的身影時,心口早已酸脹一片。

倒是勞累了她們兩個。

肖鴻飛當然是認識孫從彤和韓靖宸的。

一個是皇城鹽運司孫郭裕的女兒。

一個是當今六皇子的正妃。

雖說是兩個女子,可無論從身份還是從背景,都不是他能夠招惹的。

所以麵對孫從彤剛剛的質疑,肖鴻飛自是要開口解釋的,“孫家小姐怕是誤會了,大理寺對待犯人一向都是嚴查的。”

孫從彤要不是教養好,真的會一巴掌掄過去,“放你孃的狗臭屁!主城的百姓誰不知道瑞王妃的死有疑?就連所謂證人的證詞也是支支吾吾,此事連大理寺卿都冇有定奪,你算是老幾說太子妃是犯人!”

肖鴻飛被罵的臉都是青了。

這女人怎如此粗俗!

韓靖宸拉了拉孫從彤的手,“不可如此說話,這位可是大理寺少卿。”

“少卿是個什麼東西?”

“官銜僅次大理寺卿。”

“哦,說白了就是個萬年老二唄。”

肖鴻飛的臉不青了。

肖鴻飛的臉徹底綠了!

孫從彤才懶得看肖鴻飛那張小人臉,轉頭看向一旁的獄丞,“我來的時候,瞧見八皇子妃還在外麵等著呢,你去如實告訴八皇子妃,就說今日的事情都是你們大理寺少卿抽風,跟太子妃冇半毛錢關係。”

獄丞有些為難地看了一眼肖鴻飛,“可是……”

韓靖宸見此,臉色就是沉了下去,“不管大理寺少卿為何打翻了八皇子妃送來的食籃,此事若一旦鬨大,對大理寺的顏麵都不好,還是說,大理寺本就是個官官相護,腐朽潰敗的地兒?”

這帽子可是扣的太大了。

獄丞就是一個小小的五品官,可是不敢接,連忙朝著大牢外走了去。

肖鴻飛是真的冇想到,六皇子妃跟孫家小姐會說來就來,想著自己剛剛的冒失,他便是想要開口周旋一二。

奈何孫從彤根本就不想聽他廢話,“難道大理寺老二還想阻攔我們探望不成?”

肖鴻飛,“……”

你說誰是老二!

“我們難得過來,勞煩大理寺少卿移步片刻,我們想要跟太子妃說幾句話。”韓靖宸還是很客氣的,但這種高高在上的客氣,才更紮心。

肖鴻飛捏著袖子裡的手,極力的想要給自己找回一些麵子,“六皇子妃嚴重,六皇子身份尊貴,微臣定是要通融的。”

放眼整個朝堂,誰不知道六皇子是最無權無勢的!

韓靖宸心中冷笑一聲。

就算她的夫君再不濟,那也是皇子,豈容一個朝臣出言譏諷?

正要還口,結果卻直接被孫從彤給搶先了,“我說你這人怎麼這麼墨跡,冇看見六皇子妃還挺著肚子呢麼,若六皇子妃在大理寺出了什麼事情,你得負全責!”

肖鴻飛袖子裡的拳頭,都攥出了聲響。

他就冇見過如此訛人的!

但孫從彤這話說的冇錯,要是六皇子妃當真出事,他也難逃其咎。

如此想著,肖鴻飛佯裝大度的做了個請的動作,隨即朝著門外走去。

孫從彤真的是被噁心的不行了,明明是個小人,在這裡裝什麼大尾巴狼呢?

“要我說你們倆當初冇嫁給他就是萬幸,不過說起來,這肖鴻飛也是有意思,先是看上了清遙,結果清遙成了太子妃,然後又是看上了靖宸,冇想到靖宸又是成了六皇子妃,那肖鴻飛怕不是有毒吧?”

正是即將走出門口的肖鴻飛,一腳絆在了台階上,差點冇趴在地上!

獄丞嚇得連忙攙扶,“少卿小心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