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監冇想到太子妃會忽然將矛頭對準自己,嚇得直接就是跪在了地上,“當,當時事發突然,奴,奴才隻想著貴妃娘娘心細寶嫣小姐,便趕緊去通知貴妃娘娘……”

範清遙卻道,“原來我竟是不知,宮裡麵的奴纔可以如此罔顧主子性命。”

“奴才真的隻是一時心急,才,纔想著趕緊去通知貴妃娘孃的,畢竟貴妃娘娘離開前曾千萬叮嚀著奴才,一定要照看好寶嫣小姐的。”

“若當真如此,那你為何這麼長的時間,閉口不提愉貴妃的外甥女兒究竟是如何落湖的?如果真的按照愉貴妃的外甥女兒所說,你也應該看見了五皇子的纔是,但你為何一直不說,還是說你根本就冇有看見五皇子!”

小太監哪裡想得到太子妃平日裡看著沉默不語的,關鍵時刻竟如此難纏。

剛剛在這花園裡,為了引五皇子過來,他故意離得很遠,是看見了一個穿著青色衣衫的男子進入了這裡,但究竟是不是五皇子,他卻是根本冇有看清楚的。

但如今麵對太子妃的問話,小太監就算是冇看清也是要點頭的。

愉貴妃見小太監都是被範清遙給逼得不會說話了,臉色也是冷了下去,“太子妃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說本宮的外甥女兒故意汙衊五皇子不成?太子妃怕不是聾了不成,連城內的傳言都是冇聽說麼?”

有傳言拽著五皇子,五皇子做出這樣的事情又有什麼稀奇的!

剛巧此時,白荼帶著人匆匆走了回來。

愉貴妃見狀,根本不再看向範清遙,口口聲聲喊著讓皇上做主。

白荼的手裡確實捧著衣衫,不過他卻先行走到了皇上的麵前,低聲不知道說了些什麼,纔是又將手中的衣衫遞在了皇上的麵前過目。

永昌帝微微垂眸,仔細打量著麵前的衣衫。

荒廢的花園中,人人屏氣凝神,所有人都在等著皇上做最後的宣判。

不知道過了多久,永昌帝纔是再次看向尤寶嫣,“你看見的衣衫,可是這件?”

尤寶嫣看都是冇看的就點了點頭,“回皇上的話,正是這件。”

愉貴妃看著如此一幕,心中塵埃落定,隻等著皇上如何處罰五皇子,她再是想辦法見縫插針,讓皇後捏著鼻子認下這門親事……

“放肆!”

愉貴妃心裡的算盤正敲打得清脆,忽然就是看見皇上怒吼一聲。

永昌帝是真的生氣了,整張臉都因暴怒而抽搐著。

所有人看著這一幕都傻眼了,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愉貴妃心裡一驚,不過很快就是明白了過來,隻怕皇上這是在怒罵五皇子,如此想著,她便是趕緊開口道,“皇上息怒,臣妾知道此事是五皇子做的不對,但好在寶嫣也並不無大礙,隻是這女兒的名聲固然重要……”

“依你之見應當如何?”

“臣妾以為,若五皇子願意迎娶了寶嫣,臣妾自會勸說母家息事寧人。”

白荼聽著這話,腳指頭都是尷尬的要摳穿地麵了。

愉貴妃當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皇上都這樣了,還想著賜婚呢?

白荼正想著,就見永昌帝忽然朝著愉貴妃走了去,在站定到愉貴妃的麵前時,抬腳就是踹在了愉貴妃的肩膀上。

所有人愣愣地看著眼前一幕,都是驚呆了!

愉貴妃被踹的倒在地上,是真的疼了,整個人都蜷縮了起來。

雲月見狀,連忙撲在了皇上的麵前,“父皇您這是做什麼啊?”

“做什麼!讓你母妃自己好好看,她們家究竟出了個什麼東西!”永昌帝說著,直接將手裡攥著的衣衫,劈頭蓋臉地砸在了雲月的臉上。

雲月迷茫地拿下衣衫,藉著周圍宮人們手裡的燈籠一照……

臉色瞬間就是一片青白!

怎,怎麼會是這樣的?

尤寶嫣看著這場麵,心裡也是突突跳個不停,撞著膽子朝著雲月手裡的衣衫看了去,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這衣衫上為何冇有蝠紋!

這下子,眾人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愉貴妃的外甥女兒口口聲聲咬定蝠紋,但人家五皇子的衣衫上根本就冇有。

再是想想剛剛尤寶嫣看見這件衣服時,那般肯定的模樣,這明擺著就是揣著明白裝糊塗的想要汙衊五皇子啊!

甄昔皇後瞧著眼前的這一幕,也是覺得很震撼好麼。

其實在知道出事了的時候,她便是想到了提前出去更衣的老五,也猜測到了鳳鳴裝病把少煊叫進大殿的原因了。

但她冇想到,事情會發展到如此精彩的地步。

想著這些年愉貴妃那一邊的一腳一腳在自己背上踩下的腳印,甄昔皇後就覺得痛快的不行。

愉貴妃,原來你也有今天!

雲月雖是震驚,但心裡卻在不停地算計著。

可就在她剛要開口的時候,卻聽範清遙詢問著白荼道,“可能肯定這衣衫就是五皇子的?”

白荼就等著太子妃這句話呢,忙恭恭敬敬地道,“回太子妃的話,皇上麵前奴纔不敢有任何欺瞞,奴才身後就是幫五皇子更衣的嬤嬤,還有將五皇子衣衫送去洗衣苑的宮女,連同洗衣苑接手五皇子衣衫的粗使宮人都是一併詢問且帶過來了,她們均認定,這衣衫就是五皇子的。”

後麵的幾個宮人聽著白荼的話,都跟著點了點頭。

麵對如此的鐵證如山,雲月纔剛升起的希望還冇說出口就是再次被澆滅了。

雲月不願相信範清遙真的就這麼聰明,連她心裡想的什麼都清楚,但眼下必須要將此事給拖延過去,不然彆說是母妃,就是她們這些子女都要被牽連。

“父皇,女兒相信事出必有因,隻是當時母妃也未曾在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是需要仔細查證纔是啊……母妃跟隨在父皇這些年,為父皇生兒育女,就算是冇有功勞也有苦勞,母妃對父皇的心思,難道父皇不知道嗎?”

雲月很聰明,既證據對她不利,她就乾脆打起了感情牌。

很顯然,這招確實是對皇上管用的。

最主要的是,雖同樣都是懂醫的人,但相比於煩請呀,永昌帝自相信雲月。

所以就算是顧慮著雲月,永昌帝也不能真的深究了愉貴妃。

“來人,將傳話的人連同涉世的人一併抓下去,交給慎刑司一起審查。”

所謂涉世的人,說的自然是尤寶嫣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