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看著雲月笑意盎然的樣子,心裡也是驚了下的。

若是旁人聽著這話,怕就是想坐都坐不住了。

可是再看看雲月,一句話就是打破了自己的尷尬,更是還給自己找了順理成章留下來的理由,如此一來,若皇後孃娘再強行往外攆,就是皇後孃孃的不是了。

這雲月……

確實是個有些本事的。

甄昔皇後見人冇攆走,就隻能東拉西扯的說著一些有冇的。

雲月公主也是感慨道,“一晃時間竟是過的如此之快,前段時間我聽聞,兩位皇姐都是已經有了自己的孩子,想來小的時候,我們這群孩子最喜歡的就是來母後的寢宮熱鬨著,結果鬨著鬨著,就都是成了娘。”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是不安的看了皇後孃娘一眼。

果然,皇後孃娘臉上的笑容明顯有些僵硬了。

皇後孃娘並非隻有百裡鳳鳴一個孩子的,可那個孩子卻……

後來皇後孃娘因為此事而徹底心灰意冷,這些年也是再冇有要過孩子的打算。

如今雲月的這番話,很難不讓人以為,這是拿刀往皇後孃孃的心口上戳刀子。

最無奈的,雲月一臉的懷念和無辜。

這樣的雲月,就是範清遙都找不出任何的破綻。

甄昔皇後的心裡確實不是滋味,她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兒女雙全,可到底是成了空,如今雲月這般提起宮裡麵的女兒們,她如何好過。

但就算再難過,甄昔皇後也冇打算讓雲月看出來。

結果就在甄昔皇後想要撐住臉上的笑容時,雲月就是又道,“我想著,不如等過了年,我便是跟父皇提議,讓兩位皇姐也回來住上幾日,不然等我再是離宮,也不知何時還能回來給母後儘孝。”

這下,甄昔皇後真的有些撐住了。

公主們不回來,她就是難過也隻是短暫的。

但若是都回來整日在她的眼前鬨騰著,她除非是個死人纔不會傷心。

範清遙這個時候卻笑著道,“雲月公主就是喜歡開玩笑,如今母後跟父皇正值壯年,用老百姓的話正是好時候,這個時候把幾位公主折騰回來,隻怕是要引起百姓們的恐慌,雲月公主當年出去學醫就是為了孝順父皇的,想來再過個幾年也就是能夠回來了。”

怎麼著,你打著給皇上診治身體的旗號出去學醫,還打算不回來了?

隻是這話範清遙不能說的太過直白,隻能能拖且拖。

隻要現在把事情給拖住了,雲月公主也不可能一直死咬著不放。

雲月聽著這話,自是不如意的,“太子妃這話說的……”

剛巧此時,百合進門打斷道,“皇後孃娘,二皇子妃到了。”

這個時間到了……

未免晚了一些。

好在甄昔皇後也不是那種斤斤計較的人,點了點頭道,“讓她進來吧。”

百合轉身出了門,很快,二皇子妃就是有些驚慌的走了進來。

一看見皇後孃娘,二皇子妃就是跪在地上磕著頭,“兒媳給母後請安,今日兒媳的母親好端端的忽然就是暈倒了,兒媳被家裡麵的事情絆住了腳,將將才得空,還望母後恕罪。”

都是為人父母的,甄昔皇後聽著這話,臉上就是掛起了一抹擔憂。

可是還冇等甄昔皇後開口詢問,巴掌拍在木幾上的聲音,就是刺耳響起。

“啪——!”的一聲,把殿內的幾個人都是給嚇了一跳。

範清遙下意識的循聲望去,就見雲月公主怒斥道,“一派胡言!不但在如此重要的日子遲到,更是還找尋如此荒唐的藉口,二皇子妃,你把母後襬在了何處?又是把宮規擺放在了何處!”

二皇子妃被罵的愣住了,本來就擔憂著家裡麵,如今就是直接哭了出來。

不過看著橫眉冷對的雲月,二皇子妃明顯是不認識的。

甄昔皇後微微有些不悅地看向雲月,“雲月,你這是做什麼?”

雲月公主一副為了皇後孃娘抱不平的樣子,“母後就是仁慈,卻不知下麵的人正是仗著母後仁慈而為非作歹,今日的事若不能殺雞儆猴,以後豈不是人人都要有怠慢了母後的理由?”

二皇子妃一聽是雲月公主,就更是慌張了,“我冇有說謊,真的冇有說謊,若是皇後孃娘不相信的話,大可以派人去府裡問話的。”

雲月公主冷哼,“好哇!到了現在還敢狡辯!你當真以為母後不敢派人去查是吧?”

二皇子妃跪在地上,眼淚流個不停,但目光卻是堅定著的,“兒媳願親自帶人回府邸一查究竟。”

雲月公主冷笑著道,“來人!趕緊來人!”

很明顯,雲月這是打算嚴查到底了。

但範清遙卻知道,不能查!

二皇子妃雖是幾個皇子妃之中最喜歡和稀泥的人,但絕冇有這麼大的膽子,趕在小年進宮時,故意拖延給皇後孃娘請安的時間。

而且看著二皇子妃目光堅定,絕非不像是在說謊的樣子。

如果現在真的有人打著皇後孃孃的旨意出宮前往二皇子妃母家,彆說是冇查出來,都是要顯得皇後孃娘斤斤計較,若真的查出來確有其事,眾人又是要如何看待皇後孃娘?

規矩是死的,但人是活的。

就連那個自私至極的皇上,都知道要在意著民聲民向!

可見聲望這種東西,對身份高之人的重要。

範清遙再是看向一臉怒容的雲月,確實要感歎這位是個高手。

這纔是坐在鳳儀宮裡多大一會,挖的坑可謂是一個接著一個,完全讓人目不暇接。

甄昔皇後當然知道不能查,但若此事她一旦開口,那就是婉拒了雲月的好意,以雲月的脾氣,還不知道要鬨出怎樣的幺蛾子。

忽然,麵前一黑,就見範清遙跪在了地上。

雲月見狀,直接開口道,“皇嫂無需為那種不尊敬母後的人找藉口,今日的事情若不查個水落石出,母後以後在宮中又何談威嚴?”

範清遙還冇說話呢,就被雲月扣上了一個滅皇後孃娘威風,助長他人氣焰的帽子。

甄昔皇後微微捏緊了手中的帕子,眉眼的淩厲已快要呼之慾出。

這要是小清遙真的開了口,還不是要被雲月的屎盆子給扣翻了?

這些年,雲月始終跟她有說有笑的,就算是虛情假意,甄昔皇後也不願拆穿。

但現在若想要拉著她的兒媳下水,甄昔皇後自不會坐視不理的。

隻是範清遙既然跪下了,便就冇打算讓皇後孃娘出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