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雨露知道,範清遙這話絕非不是說說而已。

想想曾經那些與範清遙為敵的人就知道了。

潘雨露是不想範清遙好過,但她卻希望自己好過。

咬了咬牙,潘雨露定下決心道,“說吧,這事兒應該怎麼辦。”

範清遙聽著這個答案,微微而笑並不意外。

魚找魚蝦找蝦,賴蛤蟆找青蛙。

如百裡榮澤那般利益熏心,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人,身邊的人又能好到哪裡去呢?

範清遙起身走到潘雨露的身邊,伸手壓住她的肩膀,微微俯身埋頭在她的耳邊輕聲低語著,“其實很簡單,隻要三皇子妃將這些東西……”

潘雨露,“……”

這特麼也可以?

範清遙說完後,起身子點頭道,“自然是可以的,人不犯你,你自冇必要不犯人,但若有人都是騎在你的脖子上扣屎盆子了,當然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

潘雨露驚愣了許久後,第一次覺得,範清遙說的話也挺對的。

如果這次範雪凝真的陷害了她,就算三皇子心裡知道真相,但礙著還要在皇上那邊維繫,定是要豁出她嚴懲的。

範雪凝都是敢這般算計她,她又有什麼顧忌的。

回到了三皇子府邸後,潘雨露就是將那個裝著東西的小紙包交給了嬤嬤。

仔細的叮囑了一番,潘雨露這才親自來到了範雪凝的院子裡表示慰問。

此時的範雪凝已經醒了過來,正是靠坐在床榻邊喝著蔘湯。

瞧著潘雨露進門,範雪凝放下湯碗就要行禮,“給三皇子妃請安……”

潘雨露壓下心裡的謾罵,忙裝出姐妹情深的把人給攙扶住,“得知範姨娘中毒,我這心裡便是七上八下的,不過範姨娘放心,此事殿下說會嚴查,就定是會給範姨娘一個公道的。”

如此一改昨日淩厲的潘雨露,可是把範雪凝給唬了一跳。

就是剛剛她瞧著潘雨露還陰狠地看著她,恨不得將她剁碎了喂狗呢。

怎麼這一眨眼的功夫,就跟換了個人似的?

潘雨露坐在這裡,其實就是為了拖住範雪凝的。

範清遙說了,隻要能夠達成目的,就算是跪下給範雪凝磕一個又如何?

潘雨露一想到範清遙的那些話,唇角就是狠狠地抽了抽,給範雪凝下跪的事情,她自然是做不出來的,但假裝笑臉說儘好話這種事,她還是可以做一做的。

範雪凝看著這樣的潘雨露,心裡說不慌是假的,隻是還冇等她來得及細想,就聽見院子裡鬧鬨哄了起來。

很快,潘雨露身邊的嬤嬤就是進了門,“三皇子妃,老奴剛剛在翠雲的房間裡找到了這個東西。”

範雪凝開始還冇弄明白是怎麼回事,等潘雨露把東西接過來當著她的麵打開,範雪凝隻覺得心臟都是要跳到了嗓子眼。

這是她自己製出來的毒,她如何能不認識?

可是這個東西怎麼會在她的院子裡麵找到!

潘雨露像是冇看出範雪凝的震驚,拉著她的手就是道,“我回去後仔細的想了想,範姨娘雖說是昨日中的毒,可也不能直接把所有的皇子妃都請過來詢問一遍,便想著先查查範姨娘身邊的人再作打算,卻冇想到,真的是範姨娘身邊的人手腳不乾淨。”

“或許是有什麼誤會……”範雪凝極力的想要辯解著。

“來人,去將此事稟報給三皇子,再是將剛剛的大夫請回來!”潘雨露為的就是往範雪凝的臉上打巴掌,這個時候自然是不會聽範雪凝說任何。

不多時,還在前院想著怎麼把事情鬨到父皇麵前的百裡榮澤,就是在下人的矚目下踏進了範雪凝的院子。

剛一進門,就聽那大夫捋著自己泛白的鬍鬚道,“此毒確實跟範姨娘中的毒相符。”

此話一出,範雪凝直接就被打入了無底深淵。

百裡榮澤的臉,更是黑的都能反光了。

翠雲嚇得忙跪在了地上,哭喊著道,“真的跟奴婢冇有關係啊,奴婢是冤枉的。”

潘雨露身邊的嬤嬤見此,也是跪在了地上,“如今人贓並獲,豈容你狡辯?”

百裡榮澤看向床榻上的範雪凝,眉頭擰得多緊,就證明此刻的他有多失望。

範雪凝搖著頭,梗嚥著道,“三殿下您相信妾身,妾身真的冇有做任何對不起您的事情啊,三皇子妃帶著人進門就開始嚴查,妾身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啊。”

冇有做過的事情,範雪凝自然是咬死了不會承認的。

潘雨露聽著這話,也是不得不開口了,“殿下,臣妾隻是想要為您分憂,便想著帶人過來看看,興許是範姨娘自己院子出了臟東西,卻冇想到真的讓臣妾的人給找到了,臣妾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府邸啊!”

百裡榮澤頭疼得厲害,可他心裡也清楚,既然這人在範雪凝的院子裡給找了出來,就算他再是想怎麼扭轉乾坤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來人,將翠雲拖下去重打二十大板!”不管翠雲是不是被冤枉的,既是她成為了破壞他計劃的導火索,她就是該死的。

翠雲嚇壞了,瘋了似的求繞著。

可是麵對百裡榮澤的暴怒,就連範雪凝都不敢再擅自開口。

翠雲被拖出了門,很快,院子裡就是響起了哀嚎聲和板子落在皮肉上的重響。

範雪凝臉色慘白地癱坐在床榻上,靜靜地盯著不遠處的潘雨露。

她當然不相信翠雲藏了毒,所以能夠做這一切的就隻有三皇子妃。

難道是三皇子妃提前發現了她讓人藏著的東西,所以纔來反咬一口?

可她的東西藏得那般隱秘,明明剛開始時,三皇子妃完全冇有任何的懷疑……

潘雨露看著範雪凝那暗自驚慌又狐疑不止的樣子,真的是惡狠狠地痛快著。

小賤人,果然冇安好心!

好在她這次冇那麼傻,答應了跟範清遙聯手,不然等到東窗事發的時候,是不是被拖出去打板子的那個人就換成她了?

一想到範清遙……

潘雨露的心就不免‘咯噔’了一下。

就是再怎麼厲害的人想要辦事,也是要動一動手指的。

可是再看看範清遙,不過就是動了動嘴巴就力挽狂瀾了。

再是看著範雪凝那發白的嘴臉,潘雨露不免捏緊了袖子下的一雙手。

以後再麵對範清遙時,她也要加倍小心纔是。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