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總想嬌寵我 第四百一十九章 老鴨湯的來曆

小說:太子總想嬌寵我 作者:範清遙鳳鳴 更新時間:2022-11-29 18:16:05 源網站:閱書

-百合趕忙就是將範清遙的話,一字不落的告知給了皇後孃娘。

甄昔皇後的臉色就是沉了下去,“倒是好算計,想要一箭雙鵰。”

百合擔憂的道,“既是走水,火勢必定不會小了,太子妃所囤積的藥材隻怕都在那裡,如今就是這麼燒了可是要怎麼辦?”

甄昔皇後冷笑著,“隻怕,放火的人就是想要讓咱們不知道該怎麼辦。”

百合歎了口氣,“太子妃跟奴婢這般說,怕就是想要請皇後孃娘出麵,幫忙遊說皇上,不管如何,總是先要讓皇上收回聖意的。”

就算是惹怒了皇上,也總是好過連軫夷國都得罪了強。

甄昔皇後緩緩坐起身,經曆過世態炎涼的眸子,閃爍著意味不明的光芒。

百合或許說的冇錯,小清遙讓其來給自己傳話,是想要藉助她的手見到皇上。

如今私下裡讓皇上收回聖意,確實是最為萬全的辦法。

隻是……

一旦真的讓皇上收回聖意,就表明是小清遙認輸了。

可小清遙真的就是甘心低頭?

不會的。

她認識的小清遙,可是從來都不知低頭二字如何書寫的。

想當初三皇子都是把人給拽到了宮門口,結果還不是被小清遙化險為夷了?

驀地,甄昔皇後似想到了什麼,便是笑著吩咐百合道,“來行宮這麼長的時間,皇上也是有段時間冇有喝老鴨湯了,讓行宮的人把湯燉上,再是給皇上送過去。”

百合愣了愣,“皇後孃娘不打算親自去?”

“有些味道,一聞便是能夠想起該想的人,不露麵纔好,如此才能將心裡有愧的人勾搭過來。”

就算皇上寵愛愉貴妃又如何。

隻要她還坐在皇後的位置上一日,就證明在皇上的心裡她還是有一定分量的。

如今芸鶯懷孕,愉貴妃爭寵,隻有她相安無事,為的就是要讓皇上記得她的好。

隻有如此,皇上纔會在該想起她的時候想起她。

有的時候,想要讓男人來到自己身邊,可以是寵愛,也更可以是虧欠。

百合點了點頭,“希望老鴨湯……能讓皇上免去對太子妃的責罰纔是。”

甄昔皇後襬了擺手,“去吧。”

對於百合的擔憂,甄昔皇後反倒是平靜的。

小清遙那個孩子既是找她陪著做了這麼一齣戲,又怎麼可能是為了放棄。

行宮的小廚房冇想到皇後孃娘會忽然點老鴨湯,因為手裡冇有肥鴨,趕緊讓人去了行宮下的鎮子裡買,等折騰玩了,足足半個時辰都是過去了。

甄昔皇後這邊算計著老鴨湯送去的時間,那邊又是派人將範清遙給傳進了門。

範清遙來就是奔著做戲來的,見到皇後孃孃的同時,就是眼睛紅紅地跪在了地上,“臣女給皇後孃娘請安,臣女該死,怕是要辜負了皇後孃娘和皇上的信任了。”

甄昔皇後狀似驚訝的愣了愣,“這是做什麼,趕緊起來說話地上涼。”

範清遙不敢起身,老老實實地在地上跪著,“能給軫夷國太子看病,是皇後孃孃的囑托是皇上的信任,更是花家的福氣,奈何臣女命運坎坷,斷是承不起皇後孃娘和皇上的厚愛,實在是冇臉再是去見皇上。”

甄昔皇後嚇了一跳,“你這是在乾什麼。”

“就在今日,家裡麵傳來了訊息,說是青囊齋走水了,雖還不知傷亡如何,可鋪子裡麵臣女積攢著的藥材都燒了個乾淨,軫夷國太子的隱疾,臣女昨日稍微有所決斷,其中很多藥材都是宮裡冇有的,本以為直接從青囊齋拿藥也算是穩妥,可誰知道……”

範清遙一邊說著,一邊給皇後孃娘磕著頭。

甄昔皇後似也是冇想到事情會這樣,愣坐在軟榻上好半天都是冇回過來神的。

寢殿內一時間安靜的厲害。

彆說是侍奉在外麵的宮人,就是站在裡麵的百合都是不敢抬頭。

好半晌,甄昔皇後纔是看向範清遙道,“天災**,誰也無法避免的,或許你命中就是有這個劫數也未可知,皇上雖希望跟軫夷國交好,卻也仁慈,斷不會不通人情,此事稍後本宮定會跟皇上親自說明。”

範清遙聽著這話,並冇有鬆了口氣,反倒是仍舊跪在地上沉默著。

甄昔皇後見狀,似是安慰似是感歎著,“要怪,是你們花家冇有這個命啊……”

寢宮裡的所有對話,清晰沉重,侍奉在門外的宮人們就算是想要不聽都不行,早就是走到院子裡的永昌帝,自也是聽得清清楚楚。

老鴨湯,是皇後鐘愛的一道湯。

想當年永昌帝還隻是個不起眼的王爺時,那時府裡開銷也是拮據,正趕上南方飛鴨囤積,先帝為了拉攏民心,便是親自掏自己的私房銀子買了一千隻的鴨子。

有先帝做表率,朝中內外的人自也都是要跟隨表率的。

甄昔皇後為了給皇上在先帝的麵前爭口氣,賣掉了自己手中嫁妝的一處鋪子,將所有的銀子都是拿來買了鴨子。

足上萬隻的鴨子,確實是讓先帝微微刮目。

隻是接下來,永昌帝便是要帶著府邸裡的人一直吃鴨子,以正自己節儉。

永昌帝記得清楚,那些鴨子足足吃了好幾年,以至於他現在一看見鴨子就難受。

後來皇後便是親自研製了這道老鴨湯。

雖說還是鴨子,可意義卻是不同了。

隻是回想起往事,湯還是那個味道,人卻早已物是人非。

自從抵達行宮,永昌帝不是在陪著愉貴妃,就是去看望懷孕的芸鶯,因為皇後一直都是不爭不搶的性子,永昌帝就是給忽略了。

如今看著老鴨湯,自就是想起了皇後孃娘。

結果冇想到本是打算給皇後一個驚喜,卻是意外撞見了青囊齋被燒。

青囊齋被燒,初出一聽,永昌帝自是有火氣的。

早不燒,晚不燒,偏偏就在他下旨讓範清遙治療軫夷國太子的時候燒?

未免太過巧合了些!

莫非範清遙本身就是不想接受,從而找一個合適的理由罷了。

但是聽聞寢宮內範清遙和甄昔皇後的對話,他這火氣也就漸漸地消了。

從始至終,寢宮裡的兩個人都是在為了他著想,並冇有半點私心。

況且皇後最後一句話說的是對的,若是措施了這次的機會,是花家的損失。

範清遙那麼聰明的人,又怎麼可能連這點輕重都是想不明白。

再是仔細一想……

永昌帝就覺得這巧合似並非看著那般的簡單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