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裡榮澤坐在馬車裡,心中的怒火仍舊難以平複。

垂眼看著腰間的香囊,一把拽下,狠狠地拋出了車外。

隨著香囊摔落在了地上,百裡榮澤燒心的怒火似也跟著一點點的平息了。

百裡榮澤猛地一愣,很快就是什麼都明白了。

難怪韓耀會出爾反爾。

難怪他會如此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

原來,他怕是早就是掉進了範清遙的圈套之中。

“範清遙……範清遙……範清遙……”百裡榮澤如同魔怔了似的,一遍遍地咬緊牙關念著相同的名字,卻無論如何都難以解自己的心頭恨。

本以為他已是防範住了範清遙。

結果百密一疏。

他還是敗在了範清遙的手上。

很快,宮裡麵的愉貴妃就是聽聞見了風聲。

不出預料的,愉貴妃將百裡榮澤叫到宮裡麵劈頭蓋臉就是一通臭罵。

愉貴妃萬萬冇想到,自己一手栽培出的兒子,竟能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當眾挑釁太子,你咋不直接上天?

隻是無論愉貴妃有多懊惱,恨不得一巴掌打在百裡榮澤的俊臉上才解恨,百裡榮澤大鬨六皇子婚宴的訊息,還是傳到了皇上那裡。

愉貴妃無奈,隻得跑到皇上的麵前去哭訴。

永昌帝對於百裡榮澤的行為,也是十分惱火,雖是召見了愉貴妃,但看著跪在麵前哭哭啼啼的愉貴妃,也冇有開口的意思。

愉貴妃哭了半晌,隻得主動開口道,“皇上,是臣妾教導無方,都是臣妾的錯,臣妾本來想著隻要清平郡主賜婚太子,阿澤就是能夠清醒過來的,可誰知道到底還是莽撞了。”

永昌帝皺了皺眉,“貴妃此言何意?”

“皇上有所不知,阿澤一直對清平郡主心有所屬,臣妾也是從中勸說了幾次,本以為阿澤會有所醒悟,結果冇想到是越陷越深,那日在韓府雖說是阿澤的不對,可究竟是出了什麼事情,臣妾冇在場也是不好說的。”

反正當初邀請眾多官家小姐遊湖的時候,愉貴妃對範清遙表現的很是看重。

如今索性便是咬住這個當藉口。

至於百裡榮澤究竟會為什麼失態,或許就是範清遙勾-引的呢?

永昌帝自是聽懂了愉貴妃的話。

當初他之所以將範清遙賜婚太子,而並非是三皇子,就是顧慮到了這點。

愉貴妃和三皇子在背地裡搞的那些小動作,他自是心知肚明的,雖說大多的事情上他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在他還冇有嚥下這口氣之前,誰也不能肖想他身下的這把椅子。

太子不行。

三皇子也不行。

至於等他百年歸西後,這些兒子願意怎麼爭搶,就是他們自己的本事了。

說白了,讓範清遙嫁與太子,一來是為了範清遙那點石成金的手,二來則是為了維持太子跟三皇子之間的平衡。

說是讓範清遙和太子之間互相牽絆。

其實也是讓太子跟三皇子同樣牽絆著。

他歲數大了,不過是想要安穩的度過剩下的時日。

再是看了看哭哭啼啼的愉貴妃,永昌帝喚來白荼為其賜坐,“也不是什麼大事,少年情懷總是癡,你回去要多多開導老三纔是。”

愉貴妃見永昌帝的語氣緩和了,忙含淚點了點頭,“臣妾明白,臣妾自是會看管好阿澤的,臣妾現在隻是希望等阿澤大婚之後,清平郡主也能夠自動離阿澤遠一些纔是。”

愉貴妃知道,憑她的三言兩語,便是想要給範清遙扣上不貞不潔的帽子太難了。

想要以此讓範清遙從太子妃的位子上滾下來,也是不大可能的。

但她就是想說。

就算不能讓範清遙付出什麼,讓皇上懷疑就可以了。

屆時就算範清遙真的成了太子妃,隻要不在皇上麵前受寵,就是微不足道的存在。

愉貴妃在禦書房裡又是呆了半個時辰,才由著英嬤嬤攙扶著邁出了門檻。

與此同時,鳳儀宮也是收到了禦前的訊息。

百合真的是為清平郡主打抱不平,“愉貴妃身為長輩,怎麼說出如此汙衊的言辭。”

如今清平郡主還冇跟太子殿下大婚,愉貴妃就是明著暗著的指責清平郡主作風有問題,若是以後當真成親了,愉貴妃還不知要如何造謠生事。

甄昔皇後將手中的佛經扣在腿上,目光幽幽,“月愉宮那邊倒是層出不窮的作妖,馬上都是要過年了也不見消停。”

“可是需要奴婢去吩咐小廚房煲湯?”百合的意思很明顯,愉貴妃能去皇上麵前汙衊清平郡主,皇後孃娘自是能去皇上麵前給清平郡主洗白的。

意外的,甄昔皇後卻是搖了搖頭。

以皇上那多疑的性子,怕是已經對愉貴妃的話起了疑心。

估摸著這會子愉貴妃就是在等著她急匆匆的去皇上麵前給小清遙說情,如此愉貴妃纔是能夠繼續蠱惑皇上,說連她這個皇後對小清遙是有利可圖,才如此偏袒。

此番皇上賜婚,她可以順著皇上的意思對小清遙關心備至。

但是絕不能讓皇上以為,她是想要小清遙的本事,以及背後的花家。

就算現在花家打不如從前,在皇上的心裡依舊是大忌。

“此事皇上怕已是有了主意,咱們隻要靜靜地坐在一旁看著就好了。”

百合一愣,“娘娘想看什麼?”

甄昔皇後悠悠地道,“自是看著愉貴妃是怎麼被膈應的。”

皇子們都是已經大婚了,宮裡麵也是愈發熱鬨了。

皇宮這個從來冇有硝煙的戰場,也早就不再屬於她們這些色衰之人了。

在針對於三皇子的流言蜚語中,六皇子的大婚平穩落幕。

於六皇子的引薦下,百裡鳳鳴跟周家的二老可謂是相談甚歡。

隻是席間誰也冇有深提朝政,不過都是表麵上的客套罷了。

範清遙看著仍舊對百裡鳳鳴頗為防備的周家二老,心裡倒是清楚的很。

拉攏人就跟治病一般。

越是疑難雜症,就越是不能急。

要慢慢來才更穩妥。

尤其是當百裡鳳鳴跟都察院周右副都禦史談話的時候,很明顯都察院周右副都禦史的目光總是有意無意地往範清遙這邊撇著。

範清遙知道,這是在避諱著她,索性找了個理由起身去了喜房。

韓婧宸正是一個人坐在喜房裡發著呆,就是看見範清遙推門走了進來。

“你怎麼來了?”看著範清遙,韓婧宸終是不再那麼緊張了。

範清遙將手中的托盤放在了桌上,都是一些糕點小食,“一天冇吃東西怕是早就餓了吧?趕緊填填肚子,省得餓壞了身體。”

韓婧宸感動的眼睛都是紅了,抓起一個糕點就往嘴巴裡塞。

等吃了個半飽之後,她纔是抬眼看向範清遙,“今日的事情真的是謝謝你了清遙。”

就算她一直都是在後院,也是從丫鬟的口中得知了父親和三皇子之間的事情。

雖然她想不明白父親怎麼突然就答應給三皇子引薦周家,但如今事情並冇有按照三皇子預料的方向走,她就是開心的。

不然,若自己的夫君真的一心投靠太子,定是要跟她離心的。

韓婧宸知道,範清遙既是太子妃,自是要幫著太子的。

今日的事情她並不知曉原因,但能夠扭轉乾坤的怕也隻有範清遙了。

彆問她為什麼如此相信範清遙。

她也是想不明白,但就是完全相信的。

範清遙也是冇跟韓婧宸解釋太多,隻是笑了笑冇有說話。

很快,門外就是響起了腳步聲。

隻是隨著房門被推開,不但有六皇子,更是還有太子殿下。

麵對韓婧宸的驚愕,百裡鳳鳴隻是笑看著範清遙伸出手,“走吧,送你回去。”

範清遙又是拍了拍韓婧宸的肩膀,纔是邁步朝著門口走去。

後知後覺地韓婧宸似是想到了什麼,張口喊道,“清遙,我們都要幸福啊。”

範清遙停了下腳步,心口也是酸酸的,暖暖的,“好。”

六皇子看著自己媳婦兒忽然流出的眼淚,心裡也是感觸頗多的。

其實他也挺想幸福的。

所以……

能不能也帶著他一個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