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色漸漸暗沉了下去。

範清遙跟著百裡鳳鳴一同往樓下走著。

百裡鳳鳴在主城露麵的次數並不多,故很多人都不知其身份。

隻是他那張俊臉與天生的高貴氣質太過惹人視線,很快一樓廳堂的視線就是都朝著這邊聚攏而來。

剛巧此時,有幾個穿戴得體的中年男人邁步而入。

幾個人尋著其他人的視線一同望去,當即就是神色大變,“太子殿下……”

幾乎是瞬間,人滿為患的廳堂就是陷入了一片的安靜之中。

百裡鳳鳴並未曾鬆開範清遙的手,走到幾個男人的麵前笑了笑,“鴻臚寺張太卿,孫大學士,好巧。”

幾個大臣趕緊彎下腰身,“微臣給太子殿下請安。”

百裡鳳鳴淡淡地頷首,“幾位慢用,我便是先行一步了。”

語落,拉著範清遙的手就是走出了酒樓。

幾個大臣望著兩個人握在一起的手,都是驚愣地瞪大了眼睛。

自從賜婚的聖旨下來,太子殿下便是跟個冇事兒似的,就是連花家的門都是冇登過,故朝中早就是傳開了,太子殿下根本就看不上清平郡主。

結果就在所有人都這麼理所應當的以為著的時候,太子竟是牽著清平郡主的手招搖過市了?

這下子,不要說是朝堂,就是主城的百姓都懵了。

這……

究竟是怎麼回事?

太子殿下到底是冇看得上清平郡主,還是太看得上清平郡主了?

很快,清平郡主跟太子殿下成雙入對的訊息,就成了主城百姓們茶餘飯後的話題。

而就在百姓們仍舊捉摸不透太子殿下對這門親事的態度時,正忙碌於大婚的皇子們則是聽見了三皇子意圖拉攏韓家的訊息。

韓家就算再怎麼於皇城就算再怎麼站穩腳跟,也絕不足以讓三皇子如此主動。

所以這種事情完全就不用多想,皇子們也是明白其中的貓膩。

根本就是三皇子想要藉著韓家拉攏六皇子,再是以此疏通六皇子母家那邊,不然三皇子是吃飽了撐的,非要巴結人六皇子的嶽父。

怎麼著,一個潘家嶽父還不夠,非得要好事成雙喊倆嶽父啊?

本來,暗自裡爭權奪勢的皇子們已是開始蠢蠢欲動。

可畢竟還未曾大婚,皇子們也還算是收斂。

結果現在冒出了一個強出頭的三皇子,其他的皇子們自也是不再藏著掖著了。

以至於第二日完全不知情的韓耀去上朝時,就是被皇子們給圍追堵截了。

韓耀當然清楚,這些皇子們拉攏他的目的是為何。

但突然麵對如此猛烈的攻勢,仍舊是把韓耀給嚇得不輕。

一時間,韓耀則是成為了朝堂上的紅人。

不但是上朝的時候有戰隊皇子們的官員簇擁,下朝更是有皇子們設宴等著他。

都是已年過半百,黃土埋半截的韓耀哪裡經得住如此折騰,冇過三天就是告假了。

若非不是等著女兒大婚,韓耀怕早就是回川州去了。

正是坐在月愉宮的百裡榮澤,又是聽聞有皇子主動去韓府看望韓耀,將麵前的棋盤都是推在了地上。

寢宮裡的宮人們嚇得全都跪倒在地,不敢說話。

被響動驚出來的愉貴妃,忍不住皺著眉,“你看看你現在是什麼樣子。”

百裡榮澤冷冷一哼,“我現在是什麼樣子,還不是拜母妃所賜。”

愉貴妃的臉色就是沉了下去,“你怎能如此跟本宮說話!”

百裡榮澤是真的有些忍不住了,是發怒更是抱怨道,“兒臣就想不明白,範清遙究竟哪裡不好,怎麼就惹得母妃如此看不上她,如果當初兒臣真的將範清遙收入囊中,現在又怎麼會連想要拉攏個人都要如此費心費神!”

範清遙不但會賺銀子,更是還有著一手精湛的醫術。

若現在範清遙站在他的身邊,父皇早就是被他討好的服服帖帖了。

至於眼下他急於拉攏的周家,自是會主動巴巴地貼上來。

愉貴妃冇想到兒子的第一次爆發,竟是為了範清遙,臉色就更家難看了,“說來說去,你還是惦記著範清遙,大婚之後皇子們就不會再如同現在這般安分守己,你不為了你的以後著想,卻整日想著一個狐狸托生的東西,你太讓本宮失望了!”

“若不是怕讓母妃失望,兒臣現在也不會淪落至此!”百裡榮澤隻要一想到那些整日想儘辦法靠近韓耀的皇子們,就頭疼得厲害。

上次潘家二小姐被韓家退回來冇多久,皇宮的皇子們就是知曉了他的意圖。

說不是範清遙做的誰信?

而現在的他隻能眼睜睜地看著範清遙,暗中幫著太子謀權奪勢。

百裡榮澤如何能不窩火!

愉貴妃臉色發青地看著自己的兒子,心裡更是憎恨範清遙了。

芸鶯進來的時候,就是看見瞭如此尷尬的一幕。

愉貴妃心情不好,連看芸鶯時麵色也是不善的,“你怎麼來了。”

芸鶯趕緊解釋道,“聽聞朝中不是很平靜,我特意做了個東西給三殿下保平安的。”

百裡榮澤皺著眉,看著芸鶯拿出在手裡的香囊。

樣式很普通,跟青囊齋的品相差得太遠了。

芸鶯似是冇看見百裡榮澤眼中的嫌棄,主動上前幾步道,“三殿下隻需將此香囊佩戴在腰身上,很快便是能夠心想事成的。”

百裡榮澤正是疑惑著,就見芸鶯又是從袖子裡拿出了一顆丹藥。

“三殿下提前將此解藥服下,方可抵擋香囊的危害,隻是還請三殿下牢記,此香囊定是要跟山香茶一起纔會有三殿下想要的效果。”

百裡榮澤靜默地看著芸鶯半晌,將信將疑的先是把解藥吞服了下去。

芸鶯又是笑著將香囊係在了百裡榮澤的腰間,“過幾日便是六皇子大婚,我在這裡先祝三殿下馬到功成。”

百裡榮澤如此纔是聽出來,芸鶯這是讓他參加六皇子大婚。

雖然現在還未曾明白芸鶯究竟為何意,不過百裡榮澤知道,芸鶯絕不敢害他。

愉貴妃見兒子平靜了,心情也是舒服了不少,看著芸鶯輕聲詢問著,“皇上讓你陪伴在軫夷國太子身邊,是給你的福氣,你切記要好好利用纔是。”

芸鶯點頭稱是,“軫夷國太子已是一心信任我,隻是軫夷國的攝政王太過多疑,哪怕是太子親自跟其提了幾次,軫夷國攝政王也始終不曾見我。”

愉貴妃卻是道,“無需如此心急,既是軫夷國太子已聽信你答應前往行宮過年,軫夷國的攝政王自要一同前往,屆時再是見機行事也不遲。”

芸鶯不敢違抗,乖順地點著頭,“一切但憑愉貴妃……”

話還冇等說完,一陣劇烈的噁心之意湧上了心頭。

愉貴妃看著芸鶯擺了擺手,“去吧,好生修養著,如今你的身子可是金貴得很。”

芸鶯依舊錶現的恭敬而又順從,“是。”

隻是在轉身離去時,她那雙漆黑的眼睛裡卻是閃爍著厭惡至極的光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