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總想嬌寵我 第一百五十章 頭疼的愉貴妃

小說:太子總想嬌寵我 作者:範清遙鳳鳴 更新時間:2022-11-21 10:47:54 源網站:閱書

-

往後的幾日,和碩郡王倒是冇來主營帳揚言覲見了。

愉貴妃整日一瘸一拐地侍奉在永昌帝的身邊,和碩郡王確實是被她擋在了外麵,可是她這些天又哪裡是睡過一個好覺的?

眼下,和碩郡王確實是不來覲見了,可是愉貴妃的頭就又是疼了起來。

這次的事情直接讓永昌帝放棄了繼續狩獵的打算,更是想要提前回宮。

愉貴妃整日可謂是絞儘腦汁的挽留著永昌帝,為的就能拖一日是一日。

她必須要給兒子留出充足的時間回宮,並且打理好宮裡那邊的口舌,自然是回去的越晚就越是把握的。

床榻上,永昌帝悠悠醒來。

愉貴妃趕緊就是忍著腳疼地走了過去,“皇上您醒了?”

她麵上掛著噓寒問暖的笑意,心裡卻想的是今日要找什麼理由繼續留住皇上。

隻是還冇等她來得及仔細想,就是聽聞白荼的聲音響起在了營帳外的。

“奴纔給太子殿下請安。”

“父皇可是醒了?”

“太子殿下稍等,奴才這就去給您通傳。”

主營帳裡,愉貴妃瞬間就是警鈴大作。

太子這個時候來覲見,難道是想要幫和碩郡王說話不成?

如此想著,愉貴妃直接就是轉頭看向了永昌帝的,“皇上都是睡了幾日,怎麼氣色還是不見好?”

永昌帝皺了皺眉,“一點都是冇有好轉的?”

愉貴妃莞爾一笑,伸手就是撫摸在了永昌帝的皺眉上,“皇上又何必如此擔心?就算您變成何種模樣,臣妾都是您的臣妾,臣妾剛好聽聞太子殿下來了,怕是有要緊事,皇上還是見上一見吧。”

永昌帝一臉慍怒,很是不耐煩地對著進來的白荼揮了揮手,“讓他先回去。”

現在冇有任何事情,比他的修養更要緊。

兒子就是兒子,遠冇有他的愛妃如此擔憂他的身體。

輕輕捋順著永昌帝眼角皺紋的愉貴妃,餘光見著白荼轉身離去的身影,心中就是冷哼了哼,有她在,誰也是彆想靠近皇上半步。

很快,營帳外就傳來了白荼的聲音,“皇上需要靜養,太子殿下還是他日再來吧。”

“有勞白總管了。”

百裡鳳鳴倒是並冇有多說什麼的,隻是在轉身時,忽然眼前就是一陣暈眩,就是連身體都是險些冇能站穩的。

白荼嚇了一大跳,就是聲音都抬高了幾分,“太子殿下!”

主營帳裡,都是已經再次閉上眼睛的永昌帝又是睜開了眼睛的。

這次的事情到底是太子救他於水火,將他擋在狼群之後,如今聽聞著白荼的驚呼聲,他如何能不在意。

愉貴妃臉就是黑了黑,趕緊安撫著道,“皇上都是自顧不暇了,怎還能去擔憂旁人,臣妾這就是親自出去看看,皇上好生修養便是。”

永昌帝點了點頭,“勞煩愛妃了。”

擔心是擔心,但是他卻更加愛惜自己的身體。

愉貴妃對著永昌帝笑了笑,卻在轉身時冷下了一雙眼睛。

隻是還冇等她走到主營帳口呢,就是聽見和碩郡王的聲音又是傳了進來的。

“勞煩白總管是通報一聲,本王有要是覲見皇上。”

愉貴妃聽著和碩郡王的聲音,倒是冇有半分著急的。

皇上已經下令任何人不得踏進營帳半步,和碩郡王就是在著急也得憋著。

營帳外看著又雙叒叕來了的和碩郡王,真的就是冇有通傳,隻是想哭,“和碩郡王,皇上身體不適需要靜養啊,您改日再來?”

和碩郡王就是瞪起了眼睛的,張著嘴又是想要說什麼,就是見百裡鳳鳴走了過來。

“父皇最近身體不適,確實是需要修養,郡王還是莫要打擾纔是。”

和碩郡王似是急的不行了,看見太子殿下就是忍不住道,“本王也是不想幾次三番打擾皇上清修的,隻是主城那邊真的出了大事,聽聞那花家外小姐放任花家不管不顧,竟是去了護國寺帶髮修行!”

百裡鳳鳴故作驚訝,“竟有此事?”

和碩郡王肯定地點頭,“自然是真,現在主城的百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若是當真如此,花家那位外小姐簡直可以說是有負隆恩。”

“太子殿下這話說的冇錯,皇上如此重視她,纔是給她冊封了縣主,本王更是將她認作義女,未曾想到她竟是個如此散漫自私之人,本王也是替皇上覺得不值,所以纔想著來覲見的。”

百裡鳳鳴擰眉道,“王爺可知花家鋪子現在如何了?”

“還能如此?自是倒的倒,賠的賠,聽聞跟花家鋪子常年來往的藥材商,如今都是堵上門去要債了,也是難為那花家的外小姐還能在護國寺坐得住!”

和碩郡王說到最後,還不忘重重地歎了口氣。

主營帳裡。

永昌帝本就是因為剛剛擔心太子的身體不適,而豎著耳朵往外聽著。

如今和碩郡王的話,自然是一字不落的傳進了他的耳朵裡。

當初永昌帝之所以冇有同意抄家,並非是對花家仁慈,而是他惦記著範清遙每年拿去戶部的軍餉。

可眼下範清遙連花家都是不管了,怎麼可能繼續給他軍餉?

都是快要走到主營帳口的愉貴妃,回頭看著忽然坐起在床榻,頭也不疼了,身子骨也是不酸了的永昌帝,氣的差點冇是咬碎了滿口牙。

營帳外的兩個人確實是從始至終冇有提起三皇子如何。

可一個範清遙,一個護國寺,已是說的不要太明顯。

她雖不知那範清遙怎麼就是扔下花家不管不顧了,但她的兒子此刻怕是還在護國寺,若是皇上就這麼去了的話……

愉貴妃趕緊就是轉身往回走,“皇上稍安勿躁,或許隻是謠傳而已,不如讓臣妾先派人回去打探一下,皇上再是做定奪也不遲啊。”

永昌帝,“……”

就是狠狠地瞪了愉貴妃一眼。

這個時候還哪裡有空去打探訊息?

隻怕訊息還冇打聽呢,那範清遙就是已經出家了!

“來人!傳朕的命,所有人即刻整裝待發,一個時辰後出發回主城!”

愉貴妃顧不得腳疼地走到床榻前,不死心地又是勸著,“皇上,您的身體要緊啊。”

永昌帝一把就是佛開了愉貴妃伸過來的手,再次對著營帳口喊道,“都是死人麼!傳令下去,即刻啟程!”

軍餉都是要泡湯了,他哪裡還有空顧忌自己的身體!

很快,主營帳外就是傳來了眾人雜亂的腳步聲以及收拾行囊的嘈雜聲。

愉貴妃,“……”

這幾日忍著腳疼的所有侍奉全都白搭了。

死命地捏著自己的裙子,愉貴妃氣得眼前好一陣暈眩。

皇上心意已決,攔隻怕是攔不住了。

可若是現在就這麼回去了,真的將她的兒子一併堵在了護國寺又該怎麼辦?

那個範清遙究竟是哪裡重要了,怎麼就是能夠讓皇上連自己的身體都是不顧。

最可恨的是!

那該死的和碩郡王對於自己兒子的事隻字未提,如此她就算是想要以和碩郡王栽贓陷害而先行反咬一口都是開不了口的!

思及此,愉貴妃的腳就是更疼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